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一章(1)  

2013-02-28 14:03:16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董玉湘小时候屁堂骨受过伤,一到阴天腿就疼,走路更不方便。晌饭后睡一觉起来,看见天乌黑,跟要下雨似的,他便把将穿上身的背心子又脱下来。将要撂床上去,回手又拾起来往身上套。四奶奶端茶进来,看见他来回折腾,坑头偷偷笑:“不想去就不去呗!你是东家,还怕哪个说你什么的呀?”董玉湘一只膀子已经伸背心窟洞里去:“蹲家又做么呢?陪你嚓呱哇?”四奶奶把他如意紫砂壶放搁房桌上,回头说:“呱我有人嚓哦,用不着你。二子那事,你到底怎想的,给个话啊!头晌锁子他娘还问道我哩。”

四奶奶说的二子,是她跟董玉湘生的二少爷,名叫满祯。光绪三年生的,属牛,今年二十四。满祯前两年将考中秀才,今年本来兴冲冲要跟小表叔一起上南京去应乡试的。不料朝廷一道圣旨下来,庚子科乡试取消,把他兴头全浇熄得了。正闹心哩,敦善书院有个同学来找他,说省里招人上东洋去留学,告示已经发到州里了,问他去不去。满祯受他大哥满祺熏陶,思想日益开化,偏巧今年乡试又取消,他便不想再走科举这条道,想上州里报名去留学。没想到跟他大一提,董玉湘窜上把脸掼下来,死活不答应。不光他大不答应,他女人也不答应。他结婚五六年了,今年春才好不容易生个儿子。四奶奶见孙子来的艰难,替孙子取名叫锁子,还打一把拳头大银锁给孙子挂脖底下。眼下锁子还吃奶哩,锁子娘怎子舍得男人漂洋过海呢?满祯见家里人不答应,牛脾气上来了,躲蹲书院不回家。还放狠话出来,说家里要不答应,他这辈子都不回家了。锁子娘一听慌神了,反过来倒帮男人说话,把董玉湘气得七窍生烟。

董玉湘一想起这事就窝火。他拢共就两个儿子,老大上南方游历去了,一两年回不了一趟家。老二再上日本去留学,家留给哪个看的?还有,这俩王八羔子袖头一甩跑得了,女人小鬏全撂家里头,哪个有闲工夫替他们管?尤其让董玉湘头疼的是,他听说出去留学人,都要剪辫子穿洋服,这不辱没先人么?就算学成回来了,这副德性,进不了祠堂,还能算董家子孙么?他把套到肩上的背心又褪下来,扔回床上,挪到房桌跟前,捧起茶壶嘬两口,问四奶奶:“满祯待没待家?”四奶奶说:“还没回来咧。等你发话哩。”董玉湘听出她话里有话。满祯敢尥蹶子,十有八九是她在后头撑腰。这死老嫚子,光晓得惯小鬏,一丁分不出轻重来。他端着茶壶走出房门,回头吩咐一句:“你叫人把他女人喊来。”

他在当门地太师椅上坐下来,点着水烟袋,没吃几口,满祯女人周氏抱着锁子过来了。周氏娘家原先在南新安镇,是筦渎盐场垣商,祖籍也是徽州的。筦渎场跟中正场合并以后,周家改行做运商。到她祖父那一辈,家搬到清江浦,所以她说话猫嘎嘎的。听老公公问起她男人,周氏没遮没拦说:“他那脾气,你老还不晓得的么?吾(我)要真拦他,他跑出去不回来了,吾(我)这下半辈子,不也得跟大嫂子一样,蹲尬(家)头守活寡么?”

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董玉湘一听,眉头就皱起来了。他带着责备口气说:“你想没想过,他要跟东洋人学坏得了,那又怎办呢?”

锁子怕他爹爹长眉毛,看见爹爹就躲。爹爹眉毛一动弹,他更害怕了,嘴一撇哭出来,在他娘怀里拼命往外挣。周氏一头哄他,一头答话:“这个你老做主呗!吾(我)一个女人家,晓得什呢哇?有饭吃,有衣裳穿,霞(孩)子有大大疼,就知足了。他大好不好的,本来也由不得吾(我)哩,听命摊呗!”

董玉湘给她说的哭笑不得,一口烟吃在嘴里头,差丁呛着。他吐出烟,咳嗽几下,喝丁水压压嗓子:“那他要出去不回来,你不也得认命么?”

周氏说:“那吾(我)不认命,有甚法子哦!不过人还得讲良心。他大说了,吾(我)要答应他上东洋哩,他学成就还回来。在东洋念书,顶多几年。要赌气不回来,说不定就是一辈子咧。吾(我)熬几年,总比熬一辈子强哇!”说过赶紧哄锁子,“哦哦,乖莫哭。看看看,大花猫来咧。”一只黄白相间跟老虎似的大花猫,跩着浑身肥肉,从门槛上跳下来,贴着墙根,晃晃悠悠往里走。锁子趴在他娘肩头不哭了,两眼直盯花猫看。

董玉湘明白周氏意思了。没想到这女人还怪有主见的,话说的不张不扬,却句句有骨子。他不由抬头朝周氏望望。周氏穿一身居家常服,上身是蓝布滚黑边大襟宽袖短褂子,腿上是黑布裤子,脚穿一双黑布素鞋。穿的素净,反倒更衬出她模样俊俏,加上不吃烟,脸色雪白透红,尤其两眼,水灵灵的。董玉湘不敢正视,扫一眼,赶紧挪孙子身上去了。

四奶奶跟在花猫后头走进堂屋。听见儿媳妇话,连忙帮腔说:“锁他娘说没错哩!老实人做事干叹。二子也是挨你逼急得了,才犯这浑的。这年头不像从前了,出去留洋念书人多着哩。你犯得着为这事跟小鬏绷着哇?再说,二子也不孬,比老大懂事多了。这些年,什么事他没听你的?就说这回,要上东洋去念书,事先他不也禀告你的嘛!你没点头,他哪也没敢走哇!”

董玉湘没好气说:“他等我钱哩!没钱,他上哪去?上天哦!”

四奶奶把孙子接过来,搂在怀里头,接着他话茬说:“那能花多少钱呀?说句难听话,我跟锁他娘凑凑,怎子也帮他路费凑齐了。就算缺丁饭钱,他大哥那块,他还要不来?你莫把小鬏看一无是处。二子要真不懂事,这些年早把你气活跳了。是不是的?”

董玉湘放下水烟袋,仰脸朝屋梁望半天子,才把头坑下来。他长叹一声,对她婆媳俩说:“既然这样子,那就给他去哇?”周氏听老公公这样说,晓得他答应了,顿时兴高采烈。她手正好空着,敛手屈膝朝老公公行个福礼,道声谢。四奶奶摇头往锁子怀里拱,开心地对 锁子说:“乖哎,你大要当洋举人了。你呢,长大当洋进士哇!”锁子挨她拱的“咯咯”直笑。周氏春风满面对婆婆说:“娘啊,霞子你老先抱一刻哇。吾(我)去叫人喊他大大来尬(家)!”说罢,风摆杨柳走出去了。董玉湘揑着签子往烟锅里捅烟灰,等烟灰松了,“噗”一口吹出来。看见她婆媳俩高兴成那样子,他叹口气说:“欸,你们都是好人哇!就我一个坏蛋。”四奶奶跟后说句俏皮话:“嗯,这话说对咧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