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二章(1)  

2013-03-12 19:16:17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雨断断续续下好几天,到八月初三还没停。这天是刘圩拍卖日子,也是姜荣要露脸日子。拍卖这东西,板浦街好多人都头一回听说,更没人见识过,只有常年在外的姜荣,晓得怎么个拍法子。于是监场的李元济跟许胜甫,都推荐姜荣来当那个敲锤子的。为办好这差事,头天晚上,姜荣专门上邻居曹篾匠家,借把批竹篾用的柴木榔头回来。第二天,他早早起来,叫杨婉罗帮他辫子重新梳理一遍,扣上一顶黄料帽正宝蓝小帽子,又把平时出客才穿的八成新竹布大褂找出来穿上。将坐下来想换双干净鞋子,杨婉罗帮他一把夺过去了:

“外头哗哗下雨,穿干净鞋子做么的哇?收褡裢里头,到屋里再换迟得哪?”

姜荣想想,她说的也对,就把鞋子跟榔头,还有一叠地契之类的文书,都装搁褡裢里头。正吃饭时候,开保来了。开保是姜荣侄儿,老二姜桢家的,今年十八,属羊的,长的精精灵灵。姜荣估计今天光靠自己一人忙不过来,喊开保过来帮忙的。姜荣吃过饭,把褡裢递给开保,叫他先上盐宗庙等着。开保走后,姜荣换上一双雨靴子,打把油布伞,先上蓬莱客栈。老东家刘继友两天头就来了,下榻在蓬莱客栈梅园。姜荣跟老东家约好,今天一起上盐宗庙。谢小麻子跟轿夫戴上斗篷,穿上蓑衣,抬一乘小轿去接李元济。

尽管下雨,盐宗庙还比往常热闹多了,不少闲人打伞跑来看热闹。庙祝带着两个小道士忙不过来,专门又请几个闲汉、女人来帮忙,烧茶水的烧茶水,买瓜果的买瓜果,摆茶盏的摆茶盏,里外忙个不亦乐乎。刘继友他们将到门口,庙祝早早站在大殿屋檐口迎接。见到刘继友,庙祝连忙道歉,说雨大,没能到门口恭候,多有得罪。刘继友整整衣冠,毕恭毕敬走进大殿,依次在宿沙氏、胶鬲和管仲三位祖师爷神像跟前,各烧三炷香,磕三个头,虔诚祷告一番,在功德簿上随过喜,这才由庙祝领着,走进西跨院盐业会馆。

庙祝按照姜荣吩咐,把盐业会馆堂屋重新拾当过了。除去迎面桌椅照常摆设,其余交椅茶几统统搬走,换上一条条长板凳,挨排一字摆开来,当中留下两人宽走道。这些长板凳,都是从邻居家借来的,反面写上张五赵六名字。外相好看的,摆在前头,歪瓜裂枣的,全放拐旮旯。堂屋家具搬进南屋,倒把南屋收拾跟厅堂似的,茶几还摆上茶水瓜果。南屋放不下的,只好临时放走廊里头。为防有人玩鬼,拍卖没开始前,堂屋不让闲人进去。来的宾客,全在南屋歇息等候。刘继友他们进来时候,南屋已经聚不少人了。看见事主进来,各人争相过来问候。姜荣正好趁这机会脱身,带开保上堂屋这边来。他先换上干净鞋,接着把榔头、文书一样一样拿出来,在条桌上摆整齐,叫开保把门闩子抽出来,压在文书上。等东西拾当好,他在前排板凳上坐下来,吃烟养神。一袋烟将吃清,开保慌忙过来告诉他,南屋人都过来了。话音没落,走廊上已经啰皂起来。姜荣连忙起身相迎。

打头进来的,是盐运分司二堂老爷李元济。他年纪四十上下,中等身材,长的端端正正,很有派头。刚交八月,他已经换上暖帽了,足见他往日循规蹈矩,谨小慎微。李元济字霖生,老家湖南沅州人,去年到海州分司当运判,才来一年多。姜荣跟他不熟,对他为人了解也不多。今天见他穿戴的郑重其事,心里顿生好感。

紧贴他旁边的是许胜甫。这人很有意思,不讲究穿着,头上六瓣黑地纱瓜皮素帽,帽檐子上脑油灰多厚,八月天了,身上还穿夏布大褂子,脚上黑直贡呢圆口鞋,不晓得穿几年了,刷成灰色白的。后头跟个下人,替他拎烟袋。他这根烟袋,跟常人不一样子,足足三尺长,膀子伸笔直也够不到点烟,非得有人跟着伺候。莫看他年近七旬,须发全白,脸上却满面红光,精神十足,说话嗓门也大。他殷勤招呼李元济进来,到正中那两把太师椅客位落座。许胜甫在咸丰年间捐过知县,后来又加捐过好几回。不过他不想当官,从没去候补过,更不上吏部去议叙,眼下官衔升到几品,连他自己也弄不清,所以没法穿官服。他不穿官服,却欢摆官架子。分司衙门里头,除正堂大老爷以外,佐贰以下官吏,统统不放在他眼里。今天对李元济这样客气,那是因为今天李元济踏上他地盘了,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。同时他也想通过这种待客之道,告诉李元济,管你官多大,在盐商会馆,你是客,我许胜甫才是主。见李元济落座了,他跟后头各位圜商客气一下,撩起大褂后襟,一屁股坐在主位上,扬手招呼看茶。

他俩坐定,簇拥在后头的圜商,“嗡”一下散开来,纷纷在长板凳上找位子坐下来。跟在圜商后头的管家跟坐办,看见边上有空位的,就找空位坐下来。没得空位的,就贴墙根站着。看热闹的进不了屋,全挤在门口跟窗户根,把堂屋围的层层叠叠。

姜荣站在许胜甫旁边,见圜商都坐下来了,弯腰请许胜甫说话。许胜甫请李元济讲,李元济摆手不讲。许胜甫便从椅子上站起来,咳嗽两声,声音洪亮地讲了一段开场白:

“诸位,今天这场雅集,叫拍卖会。什么叫拍卖会,请各位看一下这把榔头,就明白了。”他从姜荣手里接过榔头,在各人眼前晃晃。各人眼都盯着榔头看时候,他却把话锋一转。“刘孝廉的令郎是个孝子,擢拔福建县正堂,就要把双亲接过去奉养。人走,地带不走哇。刘孝廉只得忍痛割爱,把刘圩拿出来转让。这是块吉地哇,上头承载刘公子一片孝道哩!所以听说刘圩要出手,好多人争着要。都是乡党,都是故旧,卖给哪个好哇?这下让孝廉犯难为了。幸亏孝廉身边有高人哪。姜先生,各位都认得吧?板浦街有名的神童,十六岁就中秀才,是卞状元最赏识的幕宾,眼下是刘孝廉府上西席。见孝廉为难,他就替居停出个主意,把刘圩拿出来拍卖。怎法拍呢?我来告诉你们。今天在场各位,凡是想买的,都可以出价。底价制钱两千吊,每次加价一百。什么意思?就是头一个出价的,不能低于两千。往后再出价,至少要比前一个高出一百,要么就二百三百,千万莫弄出三十五十之类零碎来。听懂了没?出一回价,姜先生这边数三个数。数到三,没人吱声了,我把榔头往下一砸,就算成交。这就叫拍――卖!有拍有卖嘛。莫小看这把榔头哦,今天,它就是大老爷上堂用的惊堂木哩。不过,我把丑话撂搁前头:想买的,榔头砸下来之前,你尽管喊价。一旦榔头落地,你喊破天也不管用了,没人跟你央央。还有一条,不作兴后悔。成交过后,你再说我出价高得了,想翻悔,那对不起,门都没得。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请各位务必深思熟虑,谨言慎行哦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