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二章(2)  

2013-03-16 16:51:51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等许胜甫讲过话,姜荣拿起条桌上文书,跟众人做个交待:“这是刘圩田契和房契,是许商总亲自派人到圩下丈量,回来重新登记造的册子。会馆山墙上贴出来的,就是照这个抄的,估计各位早已烂熟于心,我就不念了。还有一事,姜某要先告个罪。等下各位出价,姜某唱价时候,不管平辈、长辈,都要直呼大名了。得罪之处,祈请海涵。”交待完毕,开始拍卖。一开头,各人争先恐后,举手的,扯嗓子喊的,急站起来的,什么样人都有。姜荣一看,这样下去要乱套,赶紧拍巴掌让大家安静下来。他重新交待一遍,想出价的要先举手,等请到你站起来,再报出价。凡是私下乱喊的,一概不算数。这一来,秩序变得好多子了。各人出价节节攀升,没多会就升到三千。跟姜荣估计差不多,三千是个关口。先前出价,他还没捞到唱价,下头就举一大堆手了。到七千往上,凑热闹的手就不敢举了。等出到三千,手举的越来越慢,越来越稀。

三千吊是中正街卞二爷报的。卞二爷是姜荣旧主卞状元本家,也是姜荣堂姐姜妍的近房叔公,名焘,字文杰。他父亲原先在中正街有名的圜商刘家当坐办。后来刘家人丁不旺,几个大伙计趁机把刘家一大半产业瓜分得了,跑出来自立门户。卞家这一枝从此成了圜商,传到卞焘手里,已经是第二代了。姜荣见卞二爷报出三千,忍不住朝董玉湘看看。

头一排长板凳上,坐的分别是板浦场大使邱继才,中正场大使陈汝芬,还有许家、程家、汪家几家大户。董玉湘跟董玉洲并排坐在第二排,走道往东数第二、第三个。从打一坐下来开始,董玉湘就闷头吃烟,水烟袋“呼噜呼噜”的,不住成冒泡泡。屋里乱哄哄各人争着喊价那阵子,他跟董玉洲都憋气没吱声。那会子,姜荣并不着急。按照他们事先商量的,哪怕前头吵翻天了,也莫着急。喊声音越高的,越是来凑热闹的。真买主出面较量,至少要到三千往后。果不其然,姜荣看好的几个真买主,像董玉湘、许胜道这些人,都坐那块纹丝没动,只有赵圣晴沉不住气,一开头就跟着瞎起哄。这也难怪,他就是那搁不下枣脾气。他要不闹腾,就没人喊他“猴子”了。姜荣以为他会喊八千的哩,没想到半路杀出程咬金,让卞二爷抢个先。

姜荣朝董玉湘那边望望,心说,表哥,七哥,该出手啦!他一愣神工夫,有人催他,数数哇!姜荣抬头看看,想找出哪个催他的,没人接他茬子。回头看见李元济跟许胜甫都在看他,姜荣沉下气,开口唱价:“三千了,还有没加的?”话音没落,赵圣晴手举起来。“三千二!”后头跟着有人拍起巴掌。姜荣眉头轻轻皱一下子,接过来唱道:“三千二。赵圣晴报价三千二。还没有更高的了?想要赶紧举手哇!”

董玉湘总算举手了。他慢吞吞从板凳上站起来,左手捧水烟袋,右手捻山羊胡子,扬着长眉毛,不急不慢说:“欣然,我出三千三。”姜荣心头一喜。阿弥陀佛,你老人家总算开金口了。这回他片刻都没迟疑,窜上唱道:“三千三。董玉湘报价三千三。有没有比这还高的?三千三一遍……”

姜荣将数出第一个数,赵圣晴跟卞二爷手同时树起来。卞二爷朝赵圣晴望望,抢先说:“我三千四。”赵圣晴跟上说:“老马,莫费劲替他数了。我直接上三千五!”卞二爷气得朝他吹胡子瞪眼。赵圣晴把头扬多高的,根本不睬他。卞二爷实在咽不下这口气,顾不上体面了,大声冲赵圣晴喊:“赵三猴子,成心跟我作对,是不是的?有种,跟我把这杠子抬到底!”赵圣晴不服气,冲他嚷嚷道:“抬就抬,哪个还怕你哇!莫以为你家有个武状元,就仗势欺人。今天把话撂搁这块,哪个往后退一步子,哪个是小大姐养的!”这话一出来,满屋哄堂大笑。好多人本来就是来看热闹的,看见这架势,更带劲了,两边帮着煽风点火:

“对,输是小大姐养的!”

“卞二爷,莫装孬哇!跟他拼到底。”

“猴子,莫怕他。状元怕什么的?现官不如现管咧。”

“吵归吵,莫动手哇!手有烟袋哩,拷头上不是闹玩的。”真是相眼不嫌局大。有人嫌吵仗不过瘾,开始支歪招,挑唆他们动手了。有身份圜商,像邱继才、陈汝芬这些人,纷纷起来替两家劝和。许胜甫急的大声喊他俩人表字:“文杰、洞天,有话好商量,莫上火嘛!”

开头,姜荣还没着急,站在条桌前头,冷眼朝他俩看。后来见他俩越吵越厉害,屋里还有一大半人跟着起哄,姜荣站不住了。卞二爷坐在走道东边第三排,赵圣晴坐在西边第二排。幸亏两人离远,要不然,真能动起手来。万一动手,那就难堪了。姜荣叫开保过去帮邱继才劝阻赵圣晴,自己快步走到卞二爷跟前,伸手抱住他,硬把他脸别朝里,小声劝道:“二爷哇,消消火!这么多人哩,照顾丁体面哇。”然后朝那些靠墙根站着起哄伙计大声申斥:“你们起什么哄哇!一丁规矩没得。人家争执,没敢说上来劝劝的,倒相眼不嫌局大。打起来,你们就高兴哪?要打到你头上呢,还喊不喊啦?”把这些人声音压下去,姜荣又回过头劝卞二爷,“你老这身份,怎能跟他们这些人一般见识呢?少说两句吧,二爷。冒这么大雨上板浦来,为跟人吵仗的呀?生这闲气做么的呢,对不对?坐下来,吃袋烟。”他连推带压,把卞二爷压到板凳上坐下来。回头一看,邱继才也把赵圣晴压住了。姜荣心头一喜,掉头往回走,忽然听见李元济骂出一句湖南土话:

“嬲你妈妈别,猪脑壳。”

各人都愣住了,尤其前边几排圜商,都没听懂李元济说什么子。不过从他哭笑不得那样子,看出来他很不高兴,一下都不吱声了。后边人不晓得怎回事,生怕错过精彩情节,纷纷跟前头人打听。偏偏前头人说不清楚,又怕李元济还有话要说,连连朝后摇手。姜荣赶紧跑到李元济跟前,问他是不是要说话。李元济朝他摆摆手,示意他回到原先站落头,接着往下拍卖。等姜荣走到许胜甫旁边停下脚,李元济忽然又开口了:“还缙绅哩,我看就是泼妇!要在公堂上,我每人打你们一顿板子,看看哪个还敢放肆!娘杂脚。”这段话是拿湖南官话说的,各人没全听懂,大意总算还明白,一个个面面相觑。

姜荣见冷场了,拍拍手,把各人眼珠引到他这边来。他说:“今天各位不虚此行哇!生意场上,差丁兵戎相见,足见刘圩确实是块风水宝地。就像许商总开头说的,这块地上,承载刘子霖君一片孝心哩。百善孝为先,难怪人人都想沾光哇!不过,君子好德,温润载物。像适才这二位所为,似与君子风度大相径庭,实非智者所取哦!我们还是照既定之法,循拍卖之规,来公平交易吧!将才我最后一次唱价,是董玉湘报的三千三……”

有人在下头嘘他:“嘘!赵圣晴都报过三千五了。”

姜荣当然记得赵圣晴报过三千五。他那样说,其实是耍个小伎俩:“我说的,是我最后一次唱价。卞二爷报三千四,赵圣晴报三千五,我都还没来及唱,就挨他们闹得了,对不对?所以,这两个不能算数,还得从三千三这块重来。”他用意,就是巴望卞、赵二人经过这么一吵,没心思再做生意。这样,董玉湘就能以三千三成交了。

哪晓得赵圣晴还真是杠头子,窜上举手站起来,规规矩矩把三千五又重报一遍。姜荣没法子,只得接过来。他嘴里唱四千,眼盯住盯在董玉湘那块,等他出价。董玉湘跟董玉洲商量一阵子,半天才把手举起来,报出三千六。姜荣一阵振奋,唱价声音明显提高:“三千六,董玉湘报价三千六!”

接下来几个回合,董、卞、赵三家轮番上攻,一阵就把出价抬到四千。他们报一回价,看热闹的就跟着喝一阵彩,声音一轮比一轮高,几乎人声鼎沸。外头雨还断断续续下个不停,门窗又挨人堵死死的,屋里一丁气不透,各人吐出来烟,全盘旋在头顶上,雾罩罩的。姜荣不住成出汗,里头小褂子早湿透得了,连大褂子前胸后背都有汗印子。偏偏这三家较上劲了,跟王八掐架似的,咬住咬着,哪个都不肯松口。最后赵圣晴实在不耐烦了,心一横,卷着袖子冲姜荣喊:“老马,我干脆替你多省丁劲。四千五,旁数不用喊咧!”他这话一出口,屋里顿时鸦鹊无声。过半天子,才有人窃窃私语。又过一阵子,才慢慢噪动起来,有人拍巴掌,有人喊好,纷纷替赵圣晴架势。

姜荣也有些猝不及防,没想到赵圣晴会一下子加五百吊钱上来。他真急得了,使劲朝董玉湘这边使眼色。董玉洲明白姜荣意思,见四哥没动静,拼命拿胳膀肘捅他。董玉湘给他捅烦得了,板脸朝他一瞪眼。董玉洲没法子,一着急,自己站起来了。姜荣看见他站起来,连忙问他加多少。还没容董玉洲开口,董玉湘一把把他拽坐下去,大声说:“董家我说才算!”惹得满屋又是一阵哄堂大笑。

姜荣没法子,昂脸又看后一排卞二爷。卞二爷气呼呼的,满脸不高兴。也不晓他跟邻座说些什么,反正头坑着,始终不朝姜荣这边望。姜荣只得不看他,两眼扫扫其他人。见没一个举手的,他只好打起精神来数数。数数时候,他故意一遍一遍重复,指望董玉湘能站起来。董玉湘只顾坑头吃烟,眉毛耷拉着,憋气不吱声。一直拖到没法再拖了,姜荣只好把三数出来。数过,他告诉许胜甫:“许商总,落锤吧!成交了。”

许胜甫挥起榔头,“啪”一声敲在桌上,兴奋地宣布:“恭喜刘孝廉,四千五成交了!哎,人呢?”他眼瞪多大的,想找刘继友表功。在人群里头望一圈子,也没看见刘继友影子。这才想起来,刘继友在对面南屋等他们哩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