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三章(1)  

2013-03-26 19:42:36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这场秋雨,从七月底下起,滴滴嗒嗒,一直下了六七天。到八月初六下晚心,雨点没停,太阳倒先出来了。太阳出来没多会子,东边天上冒出一道五颜六色彩杠。杠一出来,眼尖人看见了,顾不上外头还有雨点子,推门往外跑,一头跑,一头惊喜地欢呼:“杠出来了,出来看杠哇!”这一吆喝,小鬏子全跑出来了。挨雨憋在家这些天没捞到出来玩,一个个跑起来争先恐后的。没多会子,街上站一下人,个个脸仰多高往天上看。有人拍手唱道:

 

“东杠风,西杠雨,东边来个小巧女。坐坐哇,歇歇哇,小脚给我捏捏哇!”

 

第二天,天终于放晴了。吃过早饭,姜荣磨浓浓一砚台墨汁,预备写东西。将磨好,打外头进来个官差。姜荣出来一看,认得是分司衙前听差的李福。李福说他是大老爷打发来的,请姜先生去参加中秋诗会。还说大老爷同各位老爷在前头已经启程了,请先生赶紧赶过去,车在陶公祠门前候着。姜荣一听,赶紧把砚台盖上,穿上大褂子,跟在李福后头往外走。陶公祠门口,果然有挂二驾马车等在那块。车旁边已经有两人候着了,一个是擅长画仕女的不醒居士汪五爷,一个是贡生吴景澄。姜荣走过去拱手作揖。一转脸,赵瑞玘急匆匆赶来了,连称得罪。李福见人到齐,招呼各位老爷先生赶紧上车。顺着东大街从东门出去,往北走没几步,拐上香干河南岸魏公堤。

这道河堤,是道光年间湖南人魏源在海州分司当运判时修的。河堤修的又高又厚,不光为防汛,还为方便板浦、中正两下往来。板浦街跟中正街虽然只隔七里地,从前只有一条小路,中间还隔条两三丈宽六灶河。河上没得桥,人要过去,还得摆渡,车马更加难行,极为不便。修堤时,魏源力主一堤两便,特意把南边这道堤放宽了两倍,把堤面筑成一条大路。又在六灶河渡口上,架起一座木桥,叫半路桥。为了方便过往行人,魏源在路两边栽下两行垂柳,又在半路桥西南角上堆个土坡子,土坡上修个草亭,供行人歇息。草亭四周辟个小园子,栽下六株金桂。道光十七年,魏源离开板浦时,香干河堤已经绿柳成荫,半路桥亭子上金桂飘香。后人为纪念魏源恩德,干脆把香干河堤叫做“魏公堤”。半路桥原先那座草亭子,咸丰十年毁于捻匪。捻子退走过后,垣商捐钱,在原地盖起一座单檐青瓦的六角亭子,还在亭上题个匾额,叫做赏桂亭。

马车顺着魏公堤走下去三里多路,就到半路桥了。远远看见路边停好多车马轿子,车夫仆从等人,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吃烟嚓呱。柳树后头,支着一个露天灶烧茶水,“呼呼”朝外冒烟。李元济虽说是个佐杂出身,却喜好吟诗填词,每逢清明、中秋两节,都要邀请板浦中正两地名士,到野外踏青、赏月,举办春秋诗会。看这架势,今年中秋诗会,办在赏桂亭上了。不过细看四周,旗锣伞盖全没用,也没人喝街净道,倒是轻车简从。只不过从大路往里,用毡子铺出一条小路,通到园子,园子里头地上铺一层油布,以防雨后地湿路滑。油布上头,摆下三张八仙桌,呈“品”字形。桌子四周十几张凳子上,聚一大帮官绅名士,一个个谈笑风生,欢歌笑语。亭子里头倒空荡荡的,一张八仙桌,上头摆着文房四宝,一只香炉,一望而知是留着题诗的。一个书办端坐在桌子旁边,等着抄诗誉写。车上人见这情景,皆兴奋不已,恨不得一步跨到亭子上,展露胸中才学。马车将到毡子那块,不等车停稳,姜荣跟吴景澄二人就“卟嗵卟嗵”跳下来,踩着毡子往里疾走。

桌边那些人,正拿着几张斗方互相传看。听见衙役通报,皆回过头来观看。姜荣他们赶紧上前见礼。靠外边两张桌上,一桌坐着敦善书院许少亭山长,陶公祠祭酒石道人,还有分司老文案程仁轶;另一张桌上,坐着中正街精勤书院讲习朱悠之举人,还有两位饱学秀才,一个叫方少堂,一个叫卞寄云。后头那张桌上,最上头坐的是李元济。他没穿官服,一身长袍马褂,头戴黑呢瓜皮帽。右首坐着邱继才,左首坐着陈汝芬,皆着青衣小帽。姜荣过来跟各人见过礼,在朱悠之对面坐下来。问道左近的方少堂,才晓得今天题目还没出了。各人手上传看的,还是去年中秋和今年清明的旧诗。李元济别出心裁,让人把这些诗抄在斗方上,方便大家观赏。姜荣这才定下心来。他跟吴景澄一对眼色,两人会心一笑,安心喝茶吃烟。

等汪五爷跟赵瑞玘气喘吁吁爬上来,郑彦申看人到差不多了,便请邱继才揭题。一个差官,捧着一方描金黑漆匣子,放到邱继才跟前。邱继才揭开盖子,拿起上边一张纸念道:“庚子中秋雅集诗题:咏桂。七言绝句,分韵赋诗。”念完把匣子递到李元济跟前,“请别驾先拈第一阄。”匣子里盛着十几个一寸来长纸卷子。李元济跟同桌的陈汝芬客气一下,伸手从匣子里抓出一个纸卷来,打开一看,上头写的是“上平十一真”。邱继才扯起嗓门,把李元济拈得的诗韵唱给各人听见。亭子里书办,赶紧提笔记下来。随后各人依次过来抓阄。陈汝芬抓到“上平七虞”,许少亭抓到“上平四支”。姜荣在这群人里年纪最小,最后一个过来抓。拿到手一看,上头写“下平十一尤”。

阄抓到手,各人皆不吱声了,赶紧坑头苦吟。差官王贵走进亭子,拿起一根线香,插进香炉,把火纸吹着,擎在手里头,静候邱继才发话。邱继才朝抓到“上平一东”的石道人笑笑,说:“恭喜道长,你得头名状元咧。诗兴上没上来哇?要点香喽。”石道人拈须一笑,缓缓站起来,朝邱继才点点头,一副胸有成竹样子,往亭子走过去。差官赶紧把香点上。石道人朝远处凝望片刻,提起笔来,奋笔疾书。写完把笔一放,笑吟吟出来了。众人看那炷香,一半还没烧到,都夸他是七步之才。差官不等墨迹干透,就把宣纸捧到大老爷坐那张桌子上。各人赶紧凑过来欣赏。只见纸上四行行草,颇具雪松道人风范,先声夺人。再细看那诗,写的是:

 

“微云淡淡碧天空,丛桂香生细细风。

不要人夸好颜色,要留清气满乾坤。”

 

集的是沈之琰和王冕诗句。虽说王冕诗是咏梅的,用在这里倒也天衣无逢,各人齐声称赞。邱继才不满地说:“道长,你也太会省事了吧?这不中,等会要罚酒一杯哦。”石道人呵呵笑道:“我不像你们有空去细想哇。我头一斛子,只好拿现成的充充数咧。”各人皆笑。

接下来,按照抓阄顺序,各人依次登台赋诗。那边出来一首,这边争相传看。一来要评头论足,互较短长;二来不要让自己腹中想的句子跟人家重得了。姜荣抓的靠后,一直等人家都做完了,才挨到他。他诗早已做好,几乎要烂在肚里头了,拿起笔来,挥毫立就。差官捧到郑彦申跟前,各人伸头一看,只见上边写道:

 

“昨夜雨停秋风稠,谁家粟米粘枝头。

不羡嫣红不羡紫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”

 

一笔书法,游于翁同和跟何绍基之间,深得两位大家神韵,令在场各人叹为观止。李元济把姜荣诗默默吟诵两遍,悄声对比肩的陈汝芬说:“这人自视甚高哇!他有这等才情,那天在盐宗庙倒还真没看出来哩!”听他话音似乎有些不快,陈汝芬连忙替姜荣打圆场说:“他这人有点呆气,读书读的。霖翁莫要想多得了。”李元济隔着桌子朝姜荣望望,没吱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