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三章(2)  

2013-03-30 15:16:52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陈汝芬对姜荣一向很赏识。去年,受知州鲍毓东所托,陈汝芬跟中正场垣商集资,把中正街文昌宫空闲房子买下来,并入骆家祠堂,办起一所精勤书院,曾经力邀姜荣过去讲学。当时姜荣在刘圩授业,不好中途而废,只得抱憾婉拒。今年夏天,姜荣从刘圩辞馆回来,陈汝芬再次请他出山。不料姜荣志不在此,惜未成行。两次遭拒,陈汝芬并没气恼,反而跟姜荣更加亲近。那天,姜荣跟陈汝芬谈起他老师张季直先生,让陈汝芬内心受到很大触动。季直先生不仅是甲午恩科状元,更是东南有名的实业领袖,是陈汝芬非常景仰敬佩的人。姜荣跟陈汝芬说:

“先生说过,当今天下最迫切要办事情有两桩,一是教育,一是实业。眼下少尹在中正办教育,这事办的深得人心,各人都交口称赞,堪为我辈楷模。不过实业这方面,我们板浦街还没得人做,远远落在人家后头了。海州沈二先生雨辰公,在海州办起一家垦牧公司。敝恩师那块更不用说了。他老人家在南通办大生纱厂,已经出棉纱了。照他老想法,将来还要办铁厂、船厂、织布厂,还要办垦牧公司种棉花,还要办专科学校培养专门人才。这样大手笔,我们鞋脱得也追不上。就我们板浦中正这两落头来说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除去拿盐来做文章,别无他途。我打算借助我表哥盐号子,兴办盐业公司,开垦海边荒滩,用新法晒盐。对公而言,可以添帑加课增强国力。对民间来说,商人有利可图,灶户也多个饭碗。这事情,不晓得旁人想没想过,反正我从来没听人家说过。我既想到这一层,我不去做,推给哪个呢?”

这番话陈汝芬一直记着。那天在盐宗庙拍卖刘圩那块盐滩,他坐前排,对姜荣几乎面对面,把姜荣神态看一清二楚。他以为董家志在必得,没想到最后让赵圣晴捷足先登。这里有什么缘故,他始终没弄明白。今天正好碰到姜荣,便趁李元济带人点评诗文这空当,把姜荣拖到旁边,在河堤上找块干地坐下来,跟姜荣说几句悄悄话。他问姜荣说,拍卖那天,我看你急的,跟董若卿不住成挤眉弄眼。最后董家怎法不要了呢,是不真嫌高哇?姜荣说他到现在也还疑惑哩!本来他跟董玉湘说好好的。为这事,姜荣事先还做过铺垫――这话有点拿不上台面,他跟哪个都没说过――他估计赵圣晴会是董家最大对手,事先专门找赵圣晴下过底,说那块地孬透得了,根本买不出几钱来。这也是实话。没想到这猴子抖机灵,大概以为姜荣说反话,拍卖时候拼命跟董家抬杠子。偏偏董玉湘又软一把子,结果让猴子占个便宜。

陈汝芬说,四千五哩,不见得便宜。姜荣说,你不晓得这里头弯弯绕。我想要那块地,另有打算哩。那块滩上有个能人,叫张大胆。姜荣把张大胆前后那些故事一一讲给陈汝芬听。听到最后,陈汝芬差丁喊出来。他前后看看,见没人注意他们,才小声问道姜荣,你想改八卦滩哪?这违禁呀。姜荣装着轻松样子,轻描淡写说,都过去几十年了,盐司、分司不晓得换过多少茬官了,哪个还记得哇。陈汝芬担忧说,官是换过不少茬子,两宫都还没换哩!尤其西边这个。这些话在外头不方便多说,两人都住嘴了。过一阵子,陈汝芬忽然问道他,后来你没问道他怎回事哇?姜荣怔一下子,半天才反应过来,说问过的,他表哥不想说。他估计是有人在他表哥跟前进过什么谄言。既然表哥不想说,他也不多问,省得心里多个疙瘩。陈汝芬有丁替他惋惜,说你如意算盘落空了,下头怎法弄哇?姜荣不在意说,不碍事。这才失一着棋,还早着哩!

他回头朝人群看看,见没人在意他们,便放心跟陈汝芬说,我想请你帮我打听个事,中不中哇?陈汝芬朝他望望说,你跟我客气哇?姜荣??头,不好意思笑笑。他问道陈汝芬,荒滩能不能买呢?陈汝芬没听明白。姜荣又说一遍。埒子口外头有一块荒滩,他想帮董家买过来晒盐。这回陈汝芬听明白了。他惊讶地望着姜荣。那块滩他晓得,在灌河口跟埒子口中间,南北几十里地哩!董家要买这块滩?怪不得董玉湘看不上刘圩哩!跟那块滩比,刘圩连根毛都算不上哇。好大胃口!陈汝芬一时算不清那块滩有多少亩,能买多少钱,总之,这数字肯定不得了。他不禁脱口惊叹道,乖乖,董家有那么多钱哇?姜荣说少尹哇,你也太看得起董家了。他家那几排滩盐池子,几百顷地,能值多少?钱嘛,到时再想法子喽。陈汝芬回过神来,说,荒滩官卖这种事常有哇。别驾在那块哩,你过去问问不就中了么?姜荣说,我跟他不熟呀!况且,他正在兴头上,哪好拿这种俗事去搅他兴致?

陈汝芬忽然想起将才李元济跟他说的话,眉头一皱说,欣然兄哇,别驾将才对你那首诗颇有微词哩!姜荣想想说,我诗里没得什么毛病哇。陈汝芬敲打他说,你呀,还是有丁气太盛了。这脾气不改,迟早要吃亏的。姜荣还是不明白。陈汝芬说,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头,哪能挨到你排第一呢?姜荣这才恍然大悟,连忙解释说,我说的是桂花呀!陈汝芬笑了,说,你跟我说有什么用的?姜荣还要说,就听见吴景澄朝他们这边喊,快丁过来,别驾批你俩诗哩!

两人从河堤上爬起来。邱继才、汪五爷、赵瑞玘、方少堂、卞寄云等人,都围站在亭子里头,看李元济批诗。李元济一人坐着,手里提一管朱笔,在各人诗旁边写批语。批过一张,各人赶紧传看,啧啧地称赞。听见陈汝芬将才那番话,姜荣晓得李元济对他诗不满意,也就没得兴趣过去捧臭脚了。正好这当口,送酒席的来了。

酒席是在四海春订的,装几十个大食盒子,掌柜雇挂骡车拉来的。差役过来把桌子拾当好,把酒席摆起来。李元济对大家说,各位先用饭。饭后喝酒,我们打诗钟。各人一听,皆兴奋起来。陈汝芬趁李元济上茅房净手,示意姜荣一起跟过去。茅房是差役拿芦席临时圈的,里头放两个尿桶。方便过,李元济神情轻松下来。陈汝芬凑到他跟前,说有人要买荒滩晒盐,请别驾示下,准不准。李元济说,这事我哪敢说准不准哇?这得请旨定夺哩。哪个想买,叫他上个禀贴来,等我往上呈报。陈汝芬立刻答应下来。

等他们回来,王贵早把铜钱吊起来,香也预备好了,单等老爷发话。李元济说,我们今天把桂花这题目做足,就拿这两字来嵌字。也不必太烦了,就用七字正格,凤顶燕颔这么顺序做下来,挨到哪个算哪个,中不中哇?大家一看,十几个人哩,一轮肯定到不了头。李元济叫王贵喊几个衙役过来,把三张八仙桌并成一排子,酒菜重新摆布,各人围成一圈子坐下来。除去李元济一个占个独头子,其他人正好每边坐两个。这一来,各人皆觉新鲜,不住成朝对面看。李元济说,从我这块算一,接下来少亭山长、伯芳兄这样挨着,到第八个悠之兄那块再重来,还算一。方少堂插嘴说,我们才十三人哩!李元济说,这才好玩哪!各人号头都不固定。一圈下来,贤达兄是最后一个,六唱。挨到我,我就变成七唱,不是一唱了。接下来少亭山长变成二唱,这么往下挨着。哪个记错得了,跟对不出诗一样,浮一大白!

下晚回到家,姜荣没精打采的。杨婉罗闻他身上一股酒味,抱着四子离他远远的。姜文谭问道他,说老爷请你们去做诗,赏花,不正挠在你们这些人痒痒肉上么,怎这样没精打采的呢?姜荣说,那是闲时候。这番我浑身事,哪有那些闲心哇!坐在那块,净受罪咧。姜文谭告诉他,子山找过他。姜荣不晓得董玉洲找他什么,转身就要出去。杨婉罗抱着四子在院里撵鸡玩,见姜荣又要出去,不高兴说,嘛,家里有刺哇?姜荣看看天不早了,朝她凑过去,两手伸多远说,我来抱抱四子,你歇歇。杨婉罗立刻回嗔转喜,笑呵呵把四子塞给他。

第二天头晌,姜荣到董家一问才知道,原来董玉洲找他,是打算上埒子口那边,去看一下他说那块荒滩。一听这消息,姜荣立马兴奋起来,连声说好。董玉洲告诉他,四哥要亲自去。朱治平那边,已经派人上东陬山打前站去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