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一章(2)  

2013-03-04 20:12:56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董玉湘眼皮耷拉着,不理她,默默从烟箥箕里撮起一团潮州兰花烟丝,慢慢摁进烟锅子,吹着火点上。他心烦哪!不光为二子这一件事。前两天,老七跟姜荣拿来一张地图,指着埒子河口跟灌河口之间一千多顷海滩,说董氏盐业公司要能把这块地全买下来,挖成盐池子,那他弟兄俩摇身一变,就成板浦街首富了。我亲乖乖,这两人口气多大哇,一千多顷地哪!除去水面,再修几条大车路,少说能挖三四百排滩盐池子出来,赶上眼下板浦场一多半哩。真是人生不足蛇吞象哇!荒滩官卖,价钱再便宜,就算三千钱一亩,也得四五十万吊。上哪去筹这么多钱哪?火字号跟吉字号两家加起来,一年还不到一万吊流水。不吃不喝,这辈子也攒不够哇。说是公司可以发股票,上上海去筹钱,那块有钱人多的是。人家痴子哇,不亲不故,送钱给你花?就算有人肯出钱,那钱也不能白用哇。得给人利息,跟人家分红。分来分去,到自己手里,剩不下几个了。一年到头辛辛苦苦,不变成替人扛活的了么?我好好东家不做,劳那神做么呢?

不过话说回来,姜荣替他跟老七描绘的前景太诱人了,实在叫他欲罢不能。板浦街首富哇!眼前这些大户,不管姓许的,姓程的,还是姓汪的,光算盐田,哪家也没得一千多顷哇!就算公司有旁人股份在里头,毕竟这么大一块地盘子,将来都由他跟老七说了算,他们董家是这片盐田主人哇!搁从前,千顷往上大户,官家要挂千顷牌、立下马石哩。他跟老七,能替董家挣下这么大一份家业,在董家人跟前,多有面子哇。将来族里修家谱,都得好好大书特书哩!用姜荣话来说,董家门口有两根旗杆子,门第足够显赫的了。要再成第一大户,就真正富贵双全了。到那时候,许、程、汪什么的,统统往后站,就连许胜甫盐商总会的头把交椅,也得让给四表哥来坐。都说“姑表亲,辈辈亲,打断骨头连着筋”,一丁不错。姜荣到底跟我是亲表兄弟,这么大好事,头一个先想到我。我要不把它拿下来,给旁人先抢去,那太可惜了。不光对不起先人,往后看见姜荣也没法交待哇!不错,这块肥肉确实太大。照董家眼前这实力,根本没法一口吃下来。不过这也不碍事,一口吃不下,不妨慢慢吃。先买几千亩滩过来试试,看看到底能晒出多少盐来。等将来有钱,或者公司能筹到更多钱的,再把它全部收入囊中,不就大功告成了么?想到这块,董玉湘有些得意,不由得开心地笑了。

四奶奶抱着锁子在屋里转悠,听见他傻笑,回头笑谝他说:“怎的噢,一阵愁眉苦脸,一阵又嘻嘻哈哈的,害盲病哪?”

“你才害盲病哩!”董玉湘瞪她一眼,没好气说。他看天色越阴越黑,不放心地对四奶奶说:“看这样子,雨要下下来,恐怕不得小。今年偷懒,墙头都没弄,不要哪块丁漏雨哦!我出转一圈看看。”四奶奶说:“这事你交给二舅不就行了么,还用你去哇?”四奶奶叔伯舅舅胡二,在董家专管房屋修缮这一块。他办事要利落,董玉湘也不用多操这份心了。看在四奶奶面上,董玉湘又不好明说出来,只得含糊说:“我这不正好蹲家没事么。”

董家前后一共七进院子。董玉湘最担心的,是老六玉清那座明园。玉清前年把家眷都接京师住去了,那么大院子,十几间屋,就刘老大老公俩住里头看房子。房屋不怕住,就怕空。一空下来,老鼠、家蛇、麻雀子这些鬼东西,都来祸害,几下就把墙掏空得了。董玉湘顺着夹道往后头走,一头走,一头朝两边墙头上看。家家马头墙上都长茅草,有的快长跟篱笆似的,唯独他担心的明园倒没长。明园不光墙上没长茅草,屋顶也光溜滑的,连棵瓦松都没得。董玉湘看得心里舒服服的。刘老大从前是他家灶户,后来腿跌瘸得了,没法在圩底下干活,董玉湘叫他两口子到家里来做些杂活。这两口子到底在圩下勤快惯得了,做什么事都不惜力。董玉湘照顾刘大腿脚不方便,叫他看明园,人家把院子拾当干干净净的。要是人人都像刘老大这样省心,那该多好哇!

将走过明园,管家胡二拎杆烟袋,气喘吁吁从后头追上来:“他四爷哇,我陪你一起去哇。”董玉湘晓得是四奶奶多嘴告诉他的,也不好说什么,先板脸把他说一顿:“二舅啊,这块归你管哦!你看看,老七家、老五爷家墙头上这草长的,都疯得了。我那边草也不少着。雨要漏进去,把墙鼓开来怎得了的?万一砸到人,你就死直直了。”胡二连忙陪罪,说一阵就喊人帮草拔得了。董玉湘气恼地骂道:“你晕大头哇!雨说下就下了,这阵拔草,不存心留窟窿往墙里灌水的么?”胡二挠挠头说:“拔过就手弥起来。”董玉湘更来气了:“弥你个头!这天弥上去,灰能干得了吗?你到底能不能干的?”董玉湘本来还想说“不能干趁早滚蛋”,想想他到底是长辈,没好说出来,憋气往后头走。

走到西边下房,胡二拦着董玉湘说:“下人住落头,你莫进去了。我进去看看。”董玉湘没睬他,抬脚往里走。院子里头,各种杂物堆乱七八糟的,几个小鬏绕着杂物堆,嘻嘻哈哈追来追去。一个老头坐在门口修窝篮。他跷一条腿,把窝篮压着,手拿一把砍刀削柳条子,嘴伸多长,跟屋檐下头几个做针线女人调笑。看见胡二领四爷进来,老头想站起来,偏偏腿跨在窝篮上头,一下没站稳当,跌个仰八蛋,把那些女人逗哈哈大笑。

董玉湘脸板着,跟没看见似的,直哧走到西墙根。墙根下头堆一堆碎砖、碎瓦碴子。下半截墙上,盐硝长白花花的。董玉湘问:“返硝还这样厉害哇?”胡二说:“是的啊。天越阴,返硝越厉害。你看这些砖头,全潲得了,有的就剩半边咧。”董玉湘伸出手指头,往砖头上一抹,“唰”抹下一层砖头面子。他再弯腰摸摸下头那层盐硝,“簌簌”掉下来一片,盖在瓦碴上头,跟霜花似的。他担忧地说:“这墙,要不了多年,不就海得了么?”胡二说:“这没法子哇,除非把隔壁货栈搬走得了。”围过来看热闹女人听见他这话,个个嘻笑颜开的:“货栈要搬哪?那太好咧。搬走,我们就能种瓜种菜了。”董玉湘嫌胡二多嘴,朝他狠狠瞪一眼。胡二转身瞪那些女人:“种什么种?赶紧干你们活去!”撵走那些女人,他拿烟袋朝墙里捅捅,对董玉湘说:“还不错,没潲透,里头砖头都还好好的,比圩下强多了。圩下人家根本不敢拿砖头盖房子。那潲起来才快当哩,要不了两年,墙就对过通了。”董玉湘几年也不上圩下去一回。胡二说没错,圩下灶户确实都住土坯房。不过未必是怕潲的,多数恐怕还是住不起。要不,刘继友家怎有十几间砖石到顶大瓦房的呢?那房子,搁板浦街,根本不显山不露水。在圩底下,那就是了不得一大片房产了,圩下人把它看的比东陬山还重,方圆几十里独一份子!想到这块,董玉湘猛然想起一件事。他交待胡二说:“剩下的,你再好好看看。会漏雨落头,先拿油布子、草帘子盖上。外墙没法盖的,你自己想法子。”说过转身就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