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四章(3)  

2013-04-18 12:43:2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回到板浦,天擦黑,城门都关得了。各人拼命喊,才把看城门兵丁喊出来。看见董七爷站在船头上,后头跟着铁拐李等人,门头全认得,连忙叫人扳绞盘,提起水门栅栏,把船放进来。朱治平摸出两串铜钱,从他旁边过去时候,留给他打酒喝。

姜荣回到家,家里人早吃过饭了。汪秀卿说,我们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哩,锅全刷得了。姜荣说,剩什么,吃丁就中了。汪秀卿就上锅屋去替他热饭。姜荣把手里东西放下来,各人这才看见他拎的野味,全围上来看新鲜,就连杨婉罗怀里抱的小四子,也眼睁多大朝地上望。大子、二子抱着小叔腿,拼命问道,这叫什么鸟哇,天鹅还是大雁哪?姜荣偏偏卖关子,不肯告诉他们。姜棻端详半天,也说不上名字。姜文谭把灯拿过来照照,对两个孙子说,这叫青桩子。这鸟好发呆,蹲水边一站半得天,跟桩子似的,就得了这么个名字。杨婉罗朝姜荣说,你把这东西搁堂屋做么的哇?赶紧拎锅屋去。还没等姜荣动手,大子一把拎起来,上锅屋找他娘去了。二子、三子跟两条尾巴似的,紧跟在大子后头。

杨婉罗吩咐小滢子,去替你大端盆洗脸水,然后跟姜荣一前一后回到东厢房。姜荣把袖头卷卷,等小滢子把水端来,就着门外亮光洗过脸,也不点灯,摸黑坐下来装烟吃。杨婉罗在他对面坐下来,问道他:“你们那个什么公司母司的,是不要开张哪?”姜荣朝她望望,屋里乌黑,也看不清楚,不晓得她做么,就说快了。杨婉罗追着问道:“你是不是要当什么总办哪?”姜荣奇怪了,反问她:“你听哪个说的?”杨婉罗说:“你莫管哪个说的,就说有没有这事就中咧。”姜荣见她不肯说,也就不直接告诉她,绕个弯子对她说:“公司要开张,当然得有总办啦,要不哪个管事呢?”杨婉罗叹口气说:“这就对了。你呀,要说聪明也算聪明,就是心气太高了。心气一高,眼就会挡着,有些事反而看不清楚。”

姜荣给她说莫名其妙的,瞪着眼问她:“你想说什么的,到底?”四子嫌黑,“嗯嗯叽叽”闹着要出去。杨婉罗拍拍他后心头,不管用,只好站起来晃晃。她见没空跟姜荣兜圈子了,就直截了当说:“下晚心他二姑来,看你没在家,就跟我说,叫你防着朱治平丁个。听说你要当总办,朱治平在你表哥跟前,没少说你坏话。说你出那些主意子,全是书呆子说大话,放空炮,没一样能行得通的。他二姑叫我提醒你,说你大概还蒙在鼓里头,天天拿他当好人。人心难测哇,叫你往后多留丁心眼子哩。”姜荣说:“她怎知道这些事的?”杨婉罗说:“她家大爷回家,背给他二姑爷听的呗。他二姑爷听了,还能不跟他二姑说哇?”姜荣吃口烟,想想说:“你莫盘老舌头。这些事,碍你什么事呢?”他把烟袋一拎,上堂屋来了。

姜文谭跟姜棻正在堂屋谈大子婚事。姜文谭一共生四个子女。长女姜婕最大,属虎的。按照姜氏族谱中间一段:“安邦承礼义,修家育芝兰。文章开甲第,忠孝启英贤”,姜荣这一代辈份在“章”字上。当年,姜文谭他大哥姜文谨生头生子时候,老爹爹姜兰生嫌章字不好起名字,就把这字省得了,给长孙起名叫姜桂。打这往后,这房头章字辈弟兄姊妹十来个,全起单名。姜婕在章字辈女的里头大排行老二,所以杨婉罗称呼她“二姑”。姜婕嫁给本街程家老二正磬,字玉鸣。程家老大就是董家吉字号坐力程正铎。姜婕下头是姜棻,同治九年生的,属马,比姜荣大三岁。姜荣还有个妹妹叫姜妤,是属猪的,嫁在花果山山脚下头当路村王秀才家。姜棻原先也在董家火字号做事。娶了汪秀卿之后,才上汪家帮汪礼泰做事。他跟汪秀卿生育两个儿子。大子开骏,生于光绪十五年。二子开骅,生于光绪十八年,跟小滢子同岁,都是属鸡的。从姜文谭这块算,开骏是长孙,今年十二了。姜文谭急着要替他订亲,生怕晚得错过好人家。

为大子婚事,姜棻跟汪秀卿商量过。不过一时没得合适人家,再者觉得大子还小,倒并没真着急。姜文谭说,本街没得合适的,就找旁落头的。近的不行,响水、新安镇、沭阳,还能都没得哇?正说着,姜荣进来了。姜文谭对他说,你比你哥认得人多,帮你侄儿多操操心哩!你那些同学的,同年的,哪家闺女跟大子年龄差不多的,帮他找一个哇。姜荣说几个,姜棻都说找人问过了,不是人家下过聘,就是你嫂子嫌人家长不好看,问道他远落头有没有。姜荣仰脸想想说,远落头不常来往哇。姜文谭说,只要你上心就中咧。姜荣说那中,往后我多留意就是了。姜文谭忽然把话扯到小滢子上,说你家小滢子也不小了,脚也裹好了,也该许个人家咧。先前你天南海北各落跑,家里大事小事一概不问。这番你看家守室的了,大人小鬏,该操心就得操心,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子,事事都指望他小婶子一人了。正好杨婉罗在天井喊他吃饭。想想父亲说的话,姜荣觉得自己很惭愧。

吃过饭回屋,看见杨婉罗哄四子睡觉,姜荣半开玩笑跟她说,我大叫你替小滢子找婆家哩!杨婉罗杏眼一瞪说,她才几岁呀,就张罗找婆家?凭我滢子这人才,还不嫁不出去的哇,真是的。给她这一抢白,姜荣有些尴尬,笑着说,看把你急的哦,又没真叫人来提亲。杨婉罗有丁不好意思了,毕竟这话忤着老公公,说出去不好听。她坑头讪笑说,我就这脾气,你又不是不晓得的,非要逗我。

姜荣闹个没趣,不吱声了,坐在房桌跟前,把油灯信子挑亮丁个,坑头修改公司章程。这份章程是他起草的,公司开张就要用。在这以前,姜荣已经改过好几回子了。不过下晚杨婉罗说那番话,让他觉得章程对公司几个管事的权责,分的还不够细。他起草的公司章程,基本上是照上海轮船招商局搬下来的。公司设总办一名,全权负责日常事务,相当于大掌柜的。另外设会办一名,会同总办处理事务,相当于二掌柜的。又设协办若干,协助总办、会办。杨婉罗说的并不全对。姜荣心高是不假,不过他想得更多的是做事。他走的是季直先生那条路,一心想办实业。他不欢抓权,一开始,就没想过要当公司总办。照他想法,总办最好是表哥自己当,七哥当会办,他跟朱、程当协办,各人管一摊子。没想到,没在哪块,朱治平跟程正铎两人倒先咬上了。姜荣忽然想起磨房躲雨那天,朱佩芳对他说那些话。要不是她大哥说的,还有哪个会告诉她?可惜那天半路跑进条死狗来。要不,朱佩芳肯定还有不少话要跟他说哩。给死狗一捣乱,朱佩芳跌他怀里去,两人都闹大红脸子,不好意思蹲下去了。

他正想朱佩芳脸红样子,杨婉罗凑过来,轻声念道:“恒泰盐业公司章程。”姜荣吓一跳,腿把桌子一顶,笔从砚台上滚下来,正好把“恒”字滚糊涂得了。杨婉罗一看闯祸了,连忙陪笑。姜荣吓唬她说:“这要给我表哥晓得,你这祸闯的,大着了。”杨婉罗晓得他开玩笑,不过不明白他什么意思,就问道他。姜荣说:“为恒泰这两字,我表哥不晓得费多少劲,才搜肠刮肚想出来哩!”为这两个字,董玉湘确实花不少心思。他觉得这两字吉庆:恒者,久也;泰者,顺也。恒泰,意即永远顺顺当当的。他还说,在山里头,五岳是最高的。在五岳里头,北有恒山,东有泰山,足见恒泰地位有多尊贵。他还专门跑到孙家桥,找算命瞎子帮他占卦。瞎子听见董四爷来算卦,喜出望外,一双鸡爪似黑手,抓几个铜钱摇来摇去,往独头柜上一撒,然后一枚一枚摸起来,跟董玉湘说:“董四爷,大吉哇!《周易》云:‘泰,小往大来,吉亨。’什么叫小往大来?出去少,进来多哇!做生意哪有不想本小利大的,这不是最吉的吗?再看这卦象。这是个豫卦,用在常人身上,不过是中卦。用在董四爷说这事上,那就是上上卦,大吉哩。这卦象上说明明白白的哇。凡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。‘九四,由豫,大有得。’说的就是这起生意早有预备,终得大成。‘勿疑,朋盍簪。’说的是有贵人相助。‘六五,贞疾,恒不死。’说这生意就算有丁小难,最终也平安无事。”把董玉湘说的心花怒放,差丁把手指头上玉扳指捋下来赏他。

姜荣接着将才话说:“他要晓得你往‘恒泰’上头涂墨汁,能饶得了你哇?”杨婉罗“哧哧”笑了,说:“怪不得你表哥信你那些鬼话哩。连瞎子他都信!”姜荣没想到自己反倒给她绕进去了,又不想跟她说太多,只好朝她笑笑,叫她先去睡觉。杨婉罗歪着头说:“你还不睡哇。是不是昨晚给人掏空得了?”一句话把姜荣欲望勾上来了。他把铜笔帽子往笔上一套,起身搂着杨婉罗奔床上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