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四章(1)  

2013-04-07 19:49:15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顺着车轴河往东南走下去十来里,河道忽然开朗。前头出现一个湖,湖面像个笤把子,一头宽大,一头细长。车轴河口正好接在“笤把子”腰眼上。朝左手看,湖面笔直朝东边伸出去。朝右手看,水面非常开阔,波光潋滟,一眼望不到头。湖对面,就是姜荣说的那块荒滩。岸边正对车轴河口落头,芦苇渐稀拉拉,露出一个坍塌的小码头。姜荣指着小码头,兴奋地说:

“从这块上去,没多远就是丰乐街。”

一路上,姜荣没少唠叨荒滩跟丰乐街。这一大片海滩,北起埒子河,南到灌河口,方圆三四百里地,荒无人烟,唯有西北角靠近车轴河口这块,住过几十户人家,这就是丰乐街。这块滩是从海里淤出来的,上头除去盐蒿子、海英菜,什么庄稼都种不了。靠海那边没得大堤围着,海潮稍微涨高丁个,海水就漫上来了,就算勉强能种丁什么,也收不到手。常到滩上来的,都是些捞鱼摸虾的,也有打猎的。有时候他们图方便,也想在滩上住一阵子。可惜滩上水咸,没法吃,人也就住不下来。后来有人在丰乐街这块打出一口井,滩上有甜水了,这才慢慢有人住下来,渐渐形成一条街。咸丰闹长毛那会子,天下大乱,土匪没人管。有股悍匪,看中丰乐街这块山高皇帝远风水宝地,窜到滩上来,把原先住家户统统撵跑得了。他们在丰乐街安营扎寨,把丰乐街变成个大贼窝子。原先丰乐街西边跟这块地,跟河西是连着的。土匪占据丰乐街以后,怕官兵从这边上来,就在这块地上挖个湖,南接五图河,北接车轴河,把荒滩跟陆地彻底分开来。打这往后,除去贼匪,滩上真正人迹罕至,连打渔打猎的都不敢过来。同治后几年,捻子肃清过后,官家腾出手来,大规模清剿各地残匪。海州守备调集辖区内南城、北城、盐砣等几个大镇绿营兵,几百号官兵一起进剿,一举攻下丰乐街。为根绝匪患,官兵放火把丰乐街烧一干二净。打那以后,再也没人上这荒滩上来住了。

听说前头就是丰乐街了,大家一齐跑上船头,争相朝对岸眺望。船老大把船摇到岸边,“噼哩叭啦”压倒一片芦柴。离岸还有一庹多远,船靠不过去了,只好停下来。两个汉子抬起一块艞板,从船帮上出溜下去,搭在码头上。一个汉子扛起缆绳,从艞板上走下去。后头一个汉子扛根木桩子,胳肢窝夹两把长柄木锤,跟后头下去。走到岸上,两人先把桩子钉进地里头,把缆绳套上,这才招呼其他人下船。

码头这一带全是平滩,站在船头上,能望下去很远很远,一直望到天边子。这番景象,跟早晨在船上看的朝霞,完全不一样了。中秋时节,秋高气爽,海滩上海英菜彤红彤红,近看像地上铺一层红毡子,远看像七夕的火烧云,浓艳,绚丽,一望无际。远处水面上,白鹭跟仙鹤,还有各种各样海鸟,成群结队在那里觅食戏嘻,白茫茫一大片,就像洼地留到春天还没化的积雪。有的拍打着翅膀,一阵飞起来,一阵落下去。有的盘旋在天上,自由自在,任意翱翔。天地之间,除去秋风和鸟鸣,还有拍岸的浪涛,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,一切都那么宁静,那么安详。

董玉湘等人全看呆得了,情不自禁赞道,真是人间仙境哇!董玉洲笑呵呵对姜荣和朱治平说:“欣然哪,这么好落头,怎法偏偏给你找到的呢?秀峰哇,你说,在这上盖两间茅屋,整天坐家门口,看云卷云舒,听潮起潮落,是不比神仙还舒服?哈哈!”朱治平说:“没错哩。‘孤云将野鹤,岂向人间住’哇?在这块结庐修隐,那才真叫闲云野鹤哩。欣然哇,我看你不必急吼吼在这块风水宝地上挖什么盐池子了。买下来,干脆留给七爷盖房子算了。哈哈!”程正铎接过来说:“怪不得刘大善人死活不蹲街上住,非要住圩下头哩。敢情他是想当神仙哇!”董玉洲说:“哎,对了。要说,还是刘继友最洒脱的。人家那才叫‘只羡温言不羡仙’哩!”朱治平说:“那也此一时彼一时了。最后,他不还步入凡尘,跑公子衙里当老太爷去了么?”董玉洲还要说什么,董玉湘不耐烦说,你们到底下不下船的?各人这才住口,鱼贯走下艞板。

小码头不大,有四五丈长,最多能靠上两条船。前边靠水一面,早已坍塌不像样子了。两边靠岸根子上,还残留一些当年砌的石块,上头长满苔藓。码头后边,是很大一块空场地,地上连海英菜、盐蒿都不长,可见这一大片,当年都是货场。要么就是土匪常在这块操练,把地踩平得了。码头往里,有条一丈多宽大路,路上车辙印子依稀可辨。董玉湘在地上跺两脚,说这块场地,还有这码头,都得好好留着,将来能省不少事。姜荣听见他这么,心头一喜。连忙凑到董玉湘旁边,指着那条路说,这条路直通丰乐街,大概有四五里这样子,过不过去看看?

董玉湘看见前头有个土坡子,紧走几步爬上去,手搭凉棚朝四下看看。姜荣跟上来,指着远处天边子说,从这块往东二十里,是海边子,往南二十里,是大潮河、灌河。这块地,笼共一千五百多顷。水面大概占去两成,净地至少还在一千往上,少说能挖三五百排滩盐池子!董玉湘站在土坡上头,一阵朝东看,一阵朝西看,不吱声,也不肯下去,好像怎看也看不够。姜荣朝他望望,见他满眼放光,一副心潮难平样子,显然对这块海滩十分中意,心里也暗算得意。他不再多说话,不想再打搅董玉湘,默默陪他在土坡上站着,转着,望着。

董玉洲上来看一阵就不耐烦了。他心里惦记湖面上那些野鸟,下来对铁拐李说,洋枪拿回去,把鸟铳子换回来。铁拐李猜出七爷心思了,眼一亮,赶紧吩咐梁五,回船上去换枪。下船时候,他把鸟铳子留给梁六跟王长义,叫他俩在船上看船。洋枪打仗厉害,打野鸭子,就不如鸟铳子管用了。梁五连赶三跑回船上去换枪。董玉洲后悔不迭说,要晓得这块有这么多野鸭子,还坐什么船哇?骑上马,带两条大狼狗上来,那多带劲哇!

董玉湘看见梁五扛鸟铳子回来,问道老七,你要做么?老七说,滩上就这样子,还能看出什么名堂哇?不如顺手打几只野鸭子回去,也算没空手。对不对?董玉湘眉头皱起来,说你来就为打猎的哇?董玉洲见四哥脸色不好看,连忙说,当然不是的,那不过顺带的。你说吧,要我们做什么?董玉湘说,上丰乐街,看看那口井,还能不能用了。将来要想在这上头安营扎寨,离这土匪窝子,恐怕还不中哩。董玉洲不再吱声,朝铁拐李一使眼色,跟过去了。

四五里地,一阵工夫走到了。倒是找那口井,费了他们不少事。丰乐街到处残垣断壁,瓦砾遍地,根本无从下手。最后还是来福瞎猫碰上死老鼠,在一堆碎瓦堆里头,发现一块石头,像井台子。扒开来一看,果然没错。井台居然是用一块整石头凿出来的,上头有字,前面是“丰乐井”三个大字,后头跟一排“嘉庆十六年春”几个小字。井里乱七八糟东西塞满满的,早实弥得了。董玉洲有丁幸灾乐祸。朱治平说,不碍事,找人掏掏,应该还能用。董玉湘本来有丁失望,听见这话,抬头朝朱治平看看,回头又看看程正铎。

董玉洲说,这番该能去打鸟了吧?董玉湘他们也都累了,坐下来吃烟喝水。得这机会,董玉洲朝铁拐李一撇嘴,抄起鸟铳子,带着梁五、顺子跑得了。没多会子,滩上先后传来两声枪响。受惊的水鸟“呼啦啦”飞起来,遮天蔽日,在天上盘旋一阵子,慢慢又落下去了。过一阵子,枪声又响了。来福找个高落头站上去,踮着脚尖子朝远望,根本看不见他们人在那块。

姜荣猛然把大腿一拍说,糟得了!枪这样响,不把土匪全招来了么?听他这么说,各人全慌得了,连忙爬起来往回走。董玉湘叫来福赶紧喊七爷回去。来福看不见人,只好冲天上鬼喊。好在他站的高,他没看到七爷,七爷倒先看到他了。七爷叫顺子把铁拐李跟梁五喊过来。鸟铳打的是喷砂子,滩上鸟又密,一铳子打过去,连死带伤一大片。七爷跟铁拐李放枪,顺子跟梁五把腰带扯下来,跟他俩后头紧拾,一阵肩上、手上全提溜满得了。七爷说,看样子他们要走了,赶紧回去吧!他们从水边走出来,来福总算看见了,拼命朝他们招手。董玉洲朝他挥挥手,示意他们不过来了,顺着湖边往码头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