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七章(1)  

2013-05-12 11:12:36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盐场有句谚语说:“八月卤水贵,九月菊花盐,十月盐归土。”意思是说,八月份卤水是最金贵的,九月份晒出来盐叫菊花盐,到十月份,老卤全放得了,盐池底子露出来了。这句话指的是常年。今年偏偏闰八月,秋盐到九月初就收差不多了,该进盐坨进盐坨,该进垣子进垣子。灶户把老卤放出来,开始修整盐池子。滩里不用拾当的,趁着天还不算冷,忙着张罗娶媳妇,嫁闺女。

桃花出门子那天,花轿从张圩出来没多一阵,她就挨颠睡着了。新郎倌请一班吹鼓手,跟在花轿后头,一路吹吹打打的,都没把她吵醒。等到东陬山,她醒倒是醒了,不过还迷迷糊糊的。临出门前,她妈关照她,路上不要掀帘子朝外看。桃花本来也没想看。都熟门熟路的,有什么看头哇?等到天黑要进门那阵子,外头鞭炮炸的震耳朵,她想看,又不敢掀轿帘子了,生怕挨崩着。到末了,稀里糊涂挨人家抬进来了。东陬山她来过不少回,常打孙家客栈门口过,不过从来没进来过里头什么样子。等轿子落地,再想看来不及了。孙家请的全面奶奶,是新郎倌孙二子他小娘孙五家的。轿子一落地,孙五娘手就伸进来搀她了。她赶紧把盖头拉下来,跟在孙五娘后头走进堂屋。

堂屋当中大柜上点两根大红蜡烛,亮堂堂的。孙五娘把桃花搀到孙二子旁边,让她跟孙二子一起拜堂。桃花什么都看不见,光看见地上裤脚跟鞋子。她穿的是葱绿裤子,大红绣花鞋。旁边是她男人孙二子,穿黑裤子,出底边黑鞋子,全崭新的。对面两个人。一个黑裤脚子,穿一双窝帮圆口旧布鞋。另一个裤脚上镶边子,穿一双云彩头粉绸鞋。桃花猜,这该是她公婆了。她将站好,就有人喊“一拜天地!”孙二子赶紧拉着桃花,朝前跪下来磕三个头。将起来,那人又喊“二拜高堂!”桃花这回没要孙二子拉,就朝那两双鞋子跪下去,又磕三个头。站起来将喘口气,那人叫他俩分开来朝后退。陪房姑槐花赶紧过来扶她,帮她朝退几步子,说“中了”。就听那人又喊“夫妻对拜!”拜过站起来,桃花叫槐花帮她替公婆预备的糖跟鞋子拿出来,新手递给公婆,把公婆两个喜的嘴都拿不上。

孙家大嫂子端来一碟糕点,捧到两个新人跟前。孙五娘拿双筷子,从果碟上夹起一块桂片糕,嘴里唱道:

 

“桂片糕,方又长,做成全是米和糖。新郎新娘吃一对,当年养个状元郎。”

 

唱过,把桂片糕送进孙二子嘴里头。接着又夹起一个小麻团,唱道:

 

“小麻团,团又圆,王母娘娘往下传。新郎新娘吃一对,生下儿子会当官。”

 

她把麻团送进桃花嘴里,说:“你们小夫妻,往后日子甜甜蜜蜜,和和美美哇!”等全面奶奶说过这句话,婚礼就算大功告成了。孙二子出去招呼客人,孙五娘跟槐花把桃花送进洞房。

洞房门口横着一条长板凳,上头挤四五个后生,都是孙二子带去搬箱笼、抬嫁妆那帮本家弟兄,把门堵墩墩实实的。桃花连脚都插不进去,更莫说进门了。她脚一停,后头窜上围过来一大堆人,没男没女,挤成一团子,把她们包在当中。孙五娘到底见多识广,早有防备。她叫槐花把包袱捋下来,抱搁心口窝,然后挤到板凳跟前,横眉竖眼,跟那几个后生谈盘子。包袱里头装的,是桃花从娘家带来的炒糖豆子,拿红纸包成一包一包的。后生说,每人顶少给两包子。孙五娘说,顶多给一包。两下半天谈不拢。后生见文的不行,干脆来武的,七手八脚上来抢包袱。孙五娘眼看守不住了,跟桃花商议一下,答应迁就他们。她挡在那些人跟前,叫槐花跟桃花赶紧掏给他们。将掏几包出来,后头那些人不干了,一窝疯全扑上来。不晓得有多少只手,一起往包袱里头伸,把包袱角都拽掉下来,顿时撒满地都是的。桃花她们不但不生气,还笑呵呵的,把地上红纸包使劲往外踢。趁各人弯腰哄抢,她们三人抬腿从板凳上跨进新房,回手把板凳拖进去,把门挡上了。

地上东西一时三刻挨抢净光。有人还没尽兴,找几张荷叶出来,跑到锅屋,抹一把锅底灰,四处追逐新娘子老公公、大伯头子,要往他们脸上抹灰。姑娘跟小媳妇们都围在新房门口,想挤进去看新娘子。孙五娘跟槐花在门口挡着,一个都不让进。不管哪个,想进来先得说喜话。小大姐都不晓得怎说,全盯着小媳妇。打头一个小媳妇,笑眯眯说:“马桶一响,当年就养。”孙五娘“哈哈”大笑,连忙放她进去。第二个想跟后头混进去,脚一抬,就挨拦下来了。她赶紧退回去,挑挑门帘子说:“门帘一掀,当年就添哇。”孙五娘笑了,一把将她拽进去。后头人赶紧搜肠刮肚接着想。

热闹一阵子,外头开席了。男家凡比孙二子大的男人,怕挨抹锅底灰,全躲没影子了,光剩下舅舅跟老姑爷出来撑门面,招呼客人吃喝。酒席吃过,客人散得了,槐花也跟送亲的一起回去了。孙二子几个玩伴,蜂拥挤进新房里头,来闹洞房。他们将才喝过酒,借着酒劲,满嘴胡说八道。一阵叫新娘子装烟、点烟,一阵叫新娘子剥糖、剥花生,喂到他们嘴里头。“结婚三天无大小”,闹洞房不分辈份,是人都能闹。晚辈闹长辈,长辈不作兴翻脸。长辈闹晚辈,晚辈也莫笑谝人。新房里说过什么话,概不算数,出门不许找后账。这阵子,人最容易忘形的。平常再板正,闹洞房都会说出个三荤四素来。孙五娘坐在旁边,光顾笑,不吱声。只要不出格,随便他们怎法闹。桃花心里不情愿,也没法子,一头打哈欠,一头应付。

好不容易熬到子时,外头打更的报过时辰,放过送房鞭,闹房人只得起身出去了。后头有两人磨磨蹭蹭不肯走。桃花不好撵他们,只好等孙五娘来撵。哪晓得孙五娘不但没撵他们,还递给他俩一双筷子。那两人接过筷子,喜笑颜开跑出去了。桃花正纳闷那双筷子有什么好的哩,忽然听见窗户外头有动静,把她吓一跳。她悄悄叫孙二子过去看看。孙二子走到窗户根,发现新糊的窗户纸挨戳个洞。他很奇怪,将要伸手去摸摸,一双红筷子从洞里伸进来。他朝旁边一闪,那双筷子“啪”一下笔直飞到床前。就听外头有人唱道:“一戳金,二戳银,三戳鲤鱼跳龙门……”

孙五娘见小两口发愣,笑着告诉他们:“这叫戳筷子,懂吧?今晚不要拾,等明早起床再拾哦。”桃花指着床上笆斗问道:“那这个呢?”孙五娘笑了,说:“这个得拿下来。不拿,你们怎法睡觉哇。着急了吧?快了。”把桃花弄个大红脸。孙五娘走到床跟前,把笆斗拖过来。笆斗上头有两把麸子,一杆小秤,一面小镜子,下头装红枣、桂圆、花生、栗子,还有铜钱。孙五娘抓起红枣铜钱那些东西,朝帐子四个角子撒,一头撒,一头念祷:

 

“一撒长命富贵,二撒金玉满堂。三撒状元及第,四撒事事如意。五撒五子登科,六撒福禄双全。七撒七子团圆,八撒八仙上寿。九撒十撒我不会,随你新人怎法睡。”

 

撒过,把帐子放下来,带桃花跟孙二子拉到窗根。窗台上点一对红蜡烛,还摆一对新油灯,灯芯雪白的,都没点过。桌子当中摆一对衣饭碗子,碗上盖着绿底大红剪纸。碗两边各有一个瓦盆,上头也盖绿底大红剪纸。孙五娘交待桃花说:“这两盆,一盆是米,一盆是面。明早起来,你拿这米面,做顿饭给公婆吃。懂吧?”桃花心里“卟嗵”一下子,这怎做哇?又不好问道,只好先答应下来。等这些关目全做清得了,孙五娘才出去。孙二子戴上帽子,跟后头跑出去上茅房。

屋里安静下来,桃花冷不丁打个寒噤,又紧张又害怕。趁这阵没人,她麻溜从床底摸出马桶来,褪下裤子坐上去。解过手,身上顿时舒服多着了。她提起裤子,稍微犹豫一下,三下五除二把棉袄棉裤全脱得了,爬上床,往被窝里一钻。将把被子裹好,听见外头有人说话。桃花竖起耳朵细听,原来是孙二子跟婆婆。前头说什么没听见,就听见婆婆交待他说,你轻丁个哦!

桃花没听明白什么轻丁个,也没多想,两眼一眯就睡了。没多会子,孙二子进来了,几下把身上脱溜光的。他不着急进被窝,先把被子掀开来看看。桃花捂住捂着,不给他看。孙二子??头,还要掀。桃花说:“你把灯吹得了噢。”孙二子光身跑下床,吹熄蜡烛,赶紧往被窝钻。这回桃花不捂了,随他往里钻。两人身子一碰到,都一哆嗦。孙二子慢慢伸出手去,往桃花身上摸,一摸摸到桃花后脊梁。桃花跟泥鳅似的,往里一缩。孙二子够不到了,把身子也朝里挪挪,接着再摸。桃花还往里躲。孙二子笑嘻嘻说:“里头是墙了,看你还往哪躲。”桃花没吱声,“噗哧”笑了。听见她笑,孙二子来劲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手抄到桃花前头,一把把她搂过来。桃花两手拼命拨拉。孙二子趁机在她身上乱摸,一摸摸到奶子上头。桃花身子一抖,就跟中邪似的,一下子不动弹了。孙二子赶紧爬桃花身上去,挺起身子乱捅。桃花憋气不吱声。孙二子忙活半天,还没找对落头,只得央告桃花,请她帮帮忙。桃花说:“那你往后得听我话。”孙二子连连点头。桃花见他不吱声,生气说:“你不听?那算了。”就要推他下去。孙二子说:“我点头咧。”桃花笑了,说:“黑更半夜的,你点什么头哇!痴瓜不嘲的。”有桃花帮忙,孙二子这才如愿。他是个愣头青,不晓轻重,拼命往里挤,把桃花弄生疼,忍不住想喊。她责怪孙二子,叫他轻丁个。话一出口,想起将才婆婆叮嘱孙二子那句话,不由得笑出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