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六章(3)  

2013-05-05 16:45:24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姜荣临走托人带话回家,说他上海州去了,把汪秀卿急不轻又不轻。好不容易捱到晌心,老公公跟姜棻回来了。一问道,他们全不晓得海州出什么事。问三子,三子更不懂。一家人晌饭吃没滋没味的。饭后,姜文谭也没心思上公司去了,坐在当门地,一锅接一锅吃烟。一直等到下晚心,看见姜荣跟杨婉罗带着小鬏平安回到家,各人这才放下心来。

姜荣一到家,抱起茶壶桶子,“咕咚咕咚”先喝一肚水。他喝水工夫,杨婉罗三言两语,把事情跟老公公和嫂子说了。末了说:“这番滢子他大蹲家做事,我们也用不着再放印子钱了,提心吊胆的。不如把帐收收,给他入股算咧。省得他老说我们拖他后腿。”说完,歪头朝嫂子看看。汪秀卿是长嫂,她男人又是家里苦钱的,她在家理所当然是当家奶奶。按说拿钱入股这种大事,应当由她说了算。但是她总觉得,妯娌俩在外头放贷,本钱是人家杨婉罗拿的,怎法处置这些钱,最好听杨婉罗的。于是她说:“本钱是你的,放不放都随你。”杨婉罗没听出她什么意思,补上一句说:“入股也能分红利哩。”汪秀卿笑了:“我又不是钱罐子,光进不出。”杨婉罗也笑了:“你是老母鸡,天天下蛋。”汪秀卿说:“你还摇钱树哩,一摇就掉钱下来。咯咯。”小滢子晓得姆妈跟她娘斗嘴的,觉得好玩,拉着她娘手使劲摇:“快丁掉钱下来,快丁掉钱下来。”把全家人逗哈哈大笑。姜荣说:“入股何止分红哇?将来公司长大了,这些股票值狠着钱哩,比眼下至少翻好几个跟头。”

他把恒泰公司前景跟家里人描绘一番,各人全听热血沸腾。汪秀卿跟杨婉罗赶紧把钱匣子搬出来盘家底子。她们斗斗帐,有十吊存在钱铺里头,家里还有几吊现钱,其余五十来吊全放出去了,有一半一月能到期的,还有一半都在一月以上,最长还有好几个月的。姜荣着急了,说十几吊顶多够认一股的,哪值当买的呀?汪秀卿说,那怕什么的哟?有毛不为秃嘛!杨婉罗说,算了呗,还不够人家笑话的哩。她盘算盘算,对姜荣说:“要买十股,眼下真没得这些钱。买五股要中的话哩,倒还能想出丁法子。”姜荣以为她要把另外一锭元宝拿出来哩,喜滋滋说:“你是说把那锭也……”

哪晓得杨婉罗不是这样想的。她娘拢共给她两锭元宝,她已经拿一锭出来了,总得留丁后手哇!将来儿子娶媳妇,闺女出嫁,哪样她能空手呢?她赶紧拿话把姜荣嘴堵上:“那些钱必定能收回来,你尽管放心好了。”她替姜荣出主意说:“你不火烧眉毛等钱用么?我有一法子,你们听听中不中。我们上钱铺跳一笔钱出来,先给你拿去用。反正放、跳都是二分利,一来一去兑冲得了,只当我们没收这利钱呗,也不算吃多大亏。等我那些钱到期了,再拿来还本。”

听她这样说,姜荣心里一阵感动。摊上这样通情达理女人,真是三生有幸哇!他都不晓得说什么好了。

汪秀卿嘀咕说:“亏没吃,这些天腿白跑了。”杨婉罗以为她舍不得,说:“你该得份子,我照给。”汪秀卿见她误会了,瞪起眼说:“我就这样不开眼哪?真是的。”杨婉罗朝姜荣撅撅嘴,笑着对汪秀卿说:“你不要,账全算他头上去。等过年,叫他替大子、二子每人做双新鞋子。”汪秀卿不跟她斗嘴了,拿出当家奶奶派头,请示老公公:“你老说,这样中不中哇?”姜文谭还没老到七老八十哩,耳不聋眼不花的。他们商量的,他在旁边听一清二楚。他说不上入股这事到底好不好,不过两个儿媳妇都明大义、识大体,支持姜荣做事,这让他很欣慰。见汪秀卿问他,他摆出一副“老不问少事”样子,把烟袋从嘴里拔出来,笑眯眯说:“随你们哦!”

姜荣拿房契做抵押,从汪家钱铺跳来三十五吊钱,加上原先存的,还有家里几吊现钱,一共五十吊,交给董玉洲。董玉洲听说他钱是跳来的,于心不忍,不想收。姜荣说:“你不收,这事就没法往下做了。”董玉洲恨恨地说:“就那几个刺头挑的。妈的,我迟早叫他们好看!”他马上关照帐房跟书手,告诉那些人,说姜家把股认了,问道他们怎说。姜荣押房子跳钱入股事情,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板浦街人全晓得了。恒泰要是不赚钱,哪个愿意冒这么大风险入股哇?这样一来,不光董家人争相认股,就连外姓,也有不少人想入股。董玉洲这阵成板浦街最吃香人了,不管走到哪块丁个,都有人围他刨根问底。开头几天他还洋洋得意的。后来给人围烦得了,干脆躲搁家不出来。

没过几天,巷口头牌坊盖好了。脚手架一拆,全露出来,引得板浦街人纷纷跑来看西洋景子。说叫牌坊,其实更像个门楼子,是个半圆型拱门,骑在两边盐号山墙上。顶子是平的,檐子往外出。拱门跟顶子中间坊额上,嵌着六个朱漆楷书大字:“恒泰盐业公司”。牌坊从上到下没得一根木头,全拿砖砌的,外头抹上一层灰不拉叽东西,很结实,莫说手抠不动,就拿铁锤砸,顶多砸个白印子出来。听说这东西叫“洋灰”,加上板浦人从没见过这种式样牌坊,便都把这牌坊叫做“洋牌坊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