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九章(1)  

2013-06-13 20:23:3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恒泰盐业公司给海州盐运分司上道禀帖,要申购埒子口外那块荒滩。官地发卖,必须请旨,地方无权定夺。这块荒滩靠近盐场,恒泰买去是预备晒盐的,所以州府不管,须从盐司衙门逐级上报。这种帖子,要搁满人手里头,十有八九挨驳回来。李元济前头,海州分司有过一任正堂是旗人,不管盐场递什么禀帖上来,只要不是修海堤的,大老爷一律不准。“好好的,多什么事哇?省省心不好嘛!”后来板浦街人就替这位满人正堂起个外号,叫“省心老爷”。跟满人比,汉官勤勉多了。

李元济接到恒泰帖子,晓得出自姜荣手笔,仔仔细细看好几遍,私下对吴师爷说:“这个姜欣然,听说在学里考过几回案首,州里预备替他补廪的,看来果有才学。你看这条陈写的,理真法老,一字一珠。尤其后边这几条,加课增拏,动关国计,来头不可谓不大。岁入丰盈,乐输报效,利诱不可谓不多。体察民情,顺乎民意,则游乎恭维与协迫之间矣。真是抽丝剥茧,步步为营哪。这文笔,莫说我这分司衙门,就算淮盐两道三司加起来,恐怕也未必能找得出一个人来,跟人家比比的。莫怪当初卞状元舍不得放他出来哩。”

吴师爷挨他说的,脸红一阵白一阵的,偏偏不识相,还问道准不准。李元济说,这帖子要不准,等他捅到上头去,司里批下来,你叫我如何发落哇?吴师爷晓得他准了,单等他批出来,好发到房里去拟稿。不料一连多少天下来,李元济都没再提这事情,跟忘记得似的。吴师爷到签押房一看,帖子还在案头搁着哩。吴师爷从打李元济外放出来就跟他,对东翁心思多少知道丁个,晓得东翁把这帖子压着,自有用意,他便心照不宣,不闻不问。

没过多天,姜荣又上门来送帖子。这回送的是请柬,说恒泰盐业公司开业庆典,请衙门各位老爷、先生一起去捧场。俗话说,不看僧面看佛面。董翰林家有事,地方怎能不照应呢?庆典那天,板浦街比过节很热闹。不光板浦中正两场绅衿悉数前来捧场,连知州大老爷也亲临祝贺。董家光接待各路宾客,就整整忙了三天。板浦街这些贺客里头,自然是李元济独占鳌头。庆典过后,董玉湘亲自到衙门来谢客。吴师爷心说,四老爷来过,董家那帖子该批了。果不其然,第二天,李元济就把恒泰帖子批到房科去了。

等分司把帖子转报出去,姜荣得着消息,赶紧跟董玉洲坐船上扬州,就住在董玉洲儿女亲家黄仲晦家。董玉洲大闺女今年十三,上头那年,跟黄仲晦家三少爷订的娃娃亲。黄仲晦带他们到两淮盐运使司上下使银子,通关节。俗话说,“钱能通神”。在衙门里头,只要有钱,什么事皆好办。一个多月过去,盐司透出消息来,说公事已经上呈到两江总督那块了。从道光十一年陶澍在两江任上起,两江总督兼管两淮盐政,成了两淮盐运使顶头上司。侯门如海,总督府那是多大衙门?得到这消息,姜荣跟董玉洲自知应付不了,赶紧给在京的翰林公董玉清去信,请他出面周旋。这边姜荣又给老师季直先生修书,请先生在总督跟前帮忙说项。

张謇字季直,号啬庵,南通海门人,行四,老家人皆称他为“四先生”。他自幼聪颖过人,五岁即可背诵《千字文》。有一天,老师见门外有人骑白马走过,便以“人骑白马门前过”为题,让学生对下联。张季直三哥对的是“儿牵青牛堤上行”,老师评为上佳。等到听见张季直对出“我踏金鳌海上来”,老师不禁大喜过望,连夸他志向远大,将来一定能大有作为。不料张季直科举并不顺利,十六岁中秀才,到三十三岁才考中举人,随后连续四次参加会试,都名落孙山。光绪十四年,他应邀到赣榆县选青书院掌教。姜荣等人就是在这时候投在他门下,成为他门生的。光绪二十年,张季直已经四十多岁了,才在恩科会试上,被皇上老师翁同和拔为头名状元,分在翰林院任职。时逢甲午战败,朝廷跟日本签订了《马关条约》。张季直有感于国家贫弱,屡受列强欺凌,愤而辞职回乡,在老家南通创办一家大生纱厂,成为天下辞官办实业第一人,深受海内外人士敬重。创办实业同时,张季直还先后在崇明瀛洲书院、安庆经古书院当山长,时下执掌江宁文正书院。收到姜荣来信,张季直精神一振。他教书多年,桃李遍天下。不过这些学生里头,眼下仅有一个徐生茂,跟他鞍前马后做实业。其余那些学生,不是热衷科举,就在官场上钻营,整天想着封妻荫子,升官发财。姜荣能舍弃功名出来做实业,弘扬他主张,践行他主旨,不正是他日夜所期盼的么?如今姜荣遇上难事,他怎能不施援手呢?不巧的是,当时他恰好有事要回南通。于是亲笔写封回信给姜荣,跟姜荣约好日子,等他从南通回到江宁,再陪姜荣去面见总督。那几天正好下大雪,哪块也去不了,姜荣他们只好先在扬州等着。

过些日子,张季直回到江宁文正书院。接到先生来信,姜荣跟董玉洲连忙赶往江宁。文正书院在江宁北城上元县境内,座落在鼓楼西南角一块坡地上,方圆几百亩地,周遭粉墙环绕,里头苍松翠柏参天入云,朱阁飞檐,一派肃静。见到姜荣,张季直很高兴。姜荣把董玉洲作个引见。董玉洲是董玉清嫡亲兄弟。董玉清既是张季直学生,又跟他同科中进士,有同年之谊。所以张季直见到董玉洲,就如同见到他六哥一般亲热,当即留他们住下来,下榻在书院客房里头,好朝夕谈心。他算下日子,第二天恰逢三八上院,大帅要在衙里头接受属官庭参,便叫姜荣跟董玉洲一起,随他前往总督府。

当下两江总督刘坤一,字蚬庄,湖南新宁人,是湘军宿将,中兴名臣。姜荣对他仰慕已久。如今沾先生光,拜识刘蚬帅尊颜,不免诚惶诚恐。从总督府出来,姜荣才发觉里头贴身小褂子,早湿透透的了。转眼看董玉洲,额头上大汗淋漓,不住成拿手去抹。两人相对一笑,虽然形容尴尬,心里头却都无比舒畅。

张季直这些年在家乡办实业,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尝过。好在大生纱厂开工以后,产纱质地很好,很快在上海杭州这些大码头站住脚。很多人捧着现银,在大生纱厂门口等货。为保障纱厂有足够的棉花,张季直筹集巨资,把海门一带荒滩买下来,围垦造田。这些荒滩跟埒子口海滩差不多,全是遇潮即淹,寸草不生。为了挡潮,张季直聘请一名叫威廉森的荷兰技师修筑海堤。今年夏天,眼看就要合龙,不料遇上百年罕见大水,把辛辛苦苦修大半年海堤全冲毁得了,十几万两白银打了水漂。这修这条海堤,威廉森殚精竭虑,把命都搭上了。偏偏股东里头鼠目寸光之辈,见势不妙,吵着闹着要撤资散伙。张季直想拿大生纱厂盈利来堵这窟窿,纱厂又不愿意,差丁弄的他众叛亲离。

张季直把他这些教训,一五一十说给姜荣听,谆谆告诫他,一定要未雨绸缪,防患未然。最后,他给姜荣推荐两个洋人,都是威廉森学生,一个是测绘专家,一个是修堤专家。张季直说,大帅圣眷正隆,他上折子,上头少有不准的,何况这事对朝廷有利。你们回去,赶快催促盐司派人去勘测丈量。把图绘出来,就可以筹划筑堤了。这两位专家,对你们都有用。姜荣跟董玉洲听了,心里头热乎乎的,倍感亲切。那时已经过了腊八节。姜荣跟董玉洲在书院盘桓不少日子,眼看年根将近,不便久留,只得依依不舍跟先生告别。

回到板浦,跟李元济一说,李元济羡慕地对姜荣说:“你真不简单哪!状元本来就凤毛麟角,天下能有几个?常人若能见上一面,就足资笑谈了。你倒好,当今一文一武两状元,跟你全有交情。你要走仕途,那还不飞黄腾达,青云直上哇?何必自讨苦吃,跟这些乡村野老,混迹于市井闾巷呢?”姜荣不便多做解释,只说是先生教诲的。李元济一想也对,他先生张状元不就辞官不做,回家办厂垦荒去了么?姜荣步其后尘,也算是遵从师教哩。得知状元公推荐两位洋技师,李元济连忙叫王贵把户房何书办请来,当面交待他,跟姜先生一道,带洋人去勘测绘图。

领了堂官钧旨,何书办不敢怠慢,在街上几家大盐号中,选出几位稔熟弓尺的帐房先生,又选了几位平时走动多的书手,搭成一个丈量班子。虽说土匪轻易不打官差主意,毕竟丰乐街那块是有名贼窩子,不得不防一手。何书办跟班头武进全商议,从壮班里头选了几位精壮兄弟,充当护卫。灯节过后,天气渐暖,姜荣亲自上南通把洋人请来。洋人一到,何书办便带上这干人马,跟姜荣一起,直奔东陬山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