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十八章(3)  

2013-06-08 11:18:4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桃花害过喜,变的倒多能吃,就跟害喜那阵子肚皮多亏空似的。今天是她小生日,家里请这么多客,桌上全是好吃的。她狼吞虎咽,吃下去一个整肘子,外加两条鸡腿,一碗干挖挖肚肺汤,还喝下去一小碗酒。跟前鲻鱼鲦虾这类海货,她连一筷子皆没动过。吃过喝过,看见大肉坨子端上来,她两眼又放光了。婆婆怕她撑着,请她娘家二嫂子带桃花出去蹓蹓。看见小姑子这副吃相,张二嫂子也担心她伤食,便起身把她搀出去消消食。小院子里头摆四五桌席,坐满满的。张二嫂子见前院宽敞,搀着桃花走进前院。

今天客栈来不少客人,进进出出的。牲口棚下头拴不少骡马,有黑的,有白的,有黄的,还有枣红的,一排溜站在槽头上,“呱吱呱吱”嚼草料。有的一头嚼,一头尿尿。有朝前尿的,有朝后尿的,把地上堂灰哧多高的。圩下很少有牲口。这么多牲口聚在一块堆,桃花还头一回见到。她站在东墙根,远远指着那些牲口,悄悄问二嫂子:“怎有前有后不一样子的哇?”张二嫂子腰都笑弯得了:“个不要脸的。出过门子,到底跟小大姐不一样了,脸皮八丈厚哩!笑死人了,咯咯!”桃花脸一下子红得了。张二嫂子成心逗她:“公的母的不一样呗!你猜,哪种是公的?”看见桃花直瞪眼,张二嫂子笑的都快站不住了,坑头把桃花朝前推推:“去去去,靠跟前看仔细丁个。”桃花没提防,差丁给她推个跟头。张二嫂子想起她有身子,连赶三抱住桃花大粗腰。两人抱在一堆“咯咯”大笑。

恰好姜荣他们从穿堂出来,听见这边有女人说笑,都一齐朝这边望。桃花见有生人,连忙把脸转过去。张二嫂子将才就听见说前头有洋人来。看见屋里有人出来,她不但不躲,反倒伸脖子朝那边张望。洋人个子本来就高,打扮又跟常人不一样,一眼就看见了。张二嫂子掰着桃花肩膀拐说:“哎,洋鬼子哦!”桃花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一眼。她忽然拽拽二嫂袖头子说:“那人不是刘圩那教书先生么?”张二嫂子也把姜荣认出来了。她“嗯”一声,点点头,两眼还盯在洋人身上。

桃花心却“咚咚咚”跳起来。她有大半年没见过姜荣了,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人的哩!没想到,这人在她最丑最难看这阵子冒出来了。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,不要让他看见我哇!看不见,看不见哇。她心里暗暗祷告,坑头拉拉二嫂子,想回去躲起来。偏偏张二嫂子光顾望呆了,两只脚跟钉地上似的,动皆不动。

“这不张家二嫂子嘛。”

桃花扭头一看,姜荣朝她们打招呼哩。他还绕过草料堆子,朝她们这边走过来了。张二嫂子直愣愣问道他:“洋鬼子是你老带来的呀?”姜荣说:“洋人是他们请的。我帮带带路。”张二嫂子追着问道:“他们是哪个哇?你帮他们带上哪块丁个的呀?”姜荣说:“他们是衙门做公的。”张二嫂子扬扬眉毛问:“你吃官司了?”姜荣笑笑说:“不是。他们上丰乐街那块量地,找不着。我帮他们带过来的。”张二嫂子惊讶地说:“那边华土匪哟,你去做么的呀?”姜荣说:“我们要买那块地哩。”他怕张二嫂子哆嗦不清,指着她旁边女人问道:“这个嫂子是哪家的呀?”张二嫂子朝他望望:“这是桃花哇。你老认不得了呀?”

姜荣吃一惊,朝那女人上下打量。只见她上身穿件水红色宽袖头绉绸棉袄,没穿裙子,腿上穿条枣红色棉裤,裤脚上镶两道金边子,一对大板脚,套一双葱绿绣花鞋。头梳光滑溜的,在后脑勺上盘个髻,髻上插根金钗子,一头坠个掏耳扒子。人站在那块,捺着腿,肚子朝前,脖子朝后,一手扠在腰上。手脖子上头,戴两条银镯子,一动弹哗啷哗啷响。这副模样,那还有从前张家大姑娘一丁点影子哇?连忙问道:“你是桃花?”

桃花嘴唇动弹动弹,没吱声,脸上挤出丁笑容来,朝姜荣点点头。她有丁不入神。姜先生跟她二嫂子后来说些什么话,她一句没听真,老觉得眼面前愰愰惚惚的。到最后,她连眼面前到底有没有姜先生这人,都有丁迷糊了。她害怕起来,生怕耳朵跟眼出毛病了。有人告诉过她,女人带肚子,各种毛病都会来。从前,她腰多会酸过的呀?这番好了,动不动腰酸腿胀的,不就为有身子了么?眼跟耳朵再要出毛病,又聋又瞎的,那就坑死得了。万一,这些毛病再传到肚里小鬏身上,那怎得了的呀?她越想越害怕,忽然听见婆婆大嗓门子,抬头一看,好多亲戚吃完席从后头出来,有剔牙的,有吐痰的,有说酒话的,有拉拉扯扯的,好不热闹。婆婆跟表舅母一路殷勤把客人往外送,一头送,一头七大姑八大姨招呼。桃花仿佛一下从云里雾里钻出来了,耳朵也灵咧,眼也尖咧,再定晴一看,眼前哪有什么姜先生哇?她顾不上细想,笑眯眯跟在婆婆后头,把亲戚们送到大街上。

里外亲戚都走得了,娘家那些嫂子、姐姐,一个个也走清得了,最后槐花也要走。桃花实在舍不得,拉着槐花手,留她下来住一晚上。吃过晚饭,她叫男人把门板卸一块下来,睡在当门地,她跟槐花两人挤一被窝里头,灯也不点,叽叽喳喳嚓一宿呱。桃花想起槐花今年该十五了,问道她婆家找没找好。没想到一提这事,槐花哭得了。桃花连忙问道,怎的呀?经她再三催问,槐花才说,她大要把她卖给东家当丫头了。桃花一听,“咚”一把帮被子掀得了,“啪哒”坐起来,忿忿不平说:“我二爷眼瞎得了!凭什么的哇?”

槐花说:“我大哥亲都订五年了,一直没钱送彩礼,人家就不嫁过来。去年底,人家带话过来,说等不起了,翻过年再不娶,就另找人家了。我大一听急得了。我大哥都二十好几了,下头还有我二哥跟我小哥哥,都跟后头等着哩。怎办哇?就把主意打我身上来了。桃花姐呀,你说我们女的,怎这样可怜的呀?呜哇哇哪。”槐花实在忍不住了,趴桃花腿上哭起来。半夜三更的,她怕把孙家人吵醒了,只得拿被子把嘴捂上。声音出不来,她心里那些委屈没法发泄,后脊梁跟皮老虎似的,一阵起,一阵伏。

听着槐花哭诉,桃花心里跟刀绞似的难过。她慌忙抱住槐花,手掌心贴在槐花背上,轻轻往下抹,帮槐花顺气。“莫哭哇,槐花。我妹妹,我好妹妹哇!”她嘴上叫人莫哭,自己两行眼泪,却怎法也忍不住,顺着腮盘子“哗哗”往下淌。她声音打颤,不敢往下多说,生怕槐花听着更伤心,只得把槐花搂紧紧的。

婆婆睡在西屋,听见东屋里头动静,放不下心,点灯过来看看。见姊妹俩抱头痛哭,连问怎回事。她宽慰槐花说:“出去当丫头,未必全是坏事哩。把主子伏侍好了,将来主人一高兴,把你许给哪个管家的。你摇身一变,就成街上人咧,不比你桃花姐强哇?莫哭了,乖。”

桃花一夜没睡好,第二天起床,眼通红的。出门看见前院后檐墙,才想起昨天在前院看见姜先生了。姜先生大概就住这屋里头,眼下恐怕还没走哩。昨天听他跟二嫂子嚓呱,说他们要上丰乐街那边买地。这丰乐街在哪块丁个哇?这样说起来,他们恐怕要上丰乐街去了。多会走呢?今天还住不住这块了?这一走,回头还在不在这住了呢?要不在这住,不晓得等多会才能再见上他一面了。

槐花跟她后头出来的。看见她站门口发愣,哪晓得她想这些心思哇?就催她。桃花朝旁边让让,给槐花过去。望着槐花背影,她倒羡慕起槐花来了。想当初,我大要帮我卖到街上去,伺候哪家小少爷,说不定倒真能碰上姜先生哩。念书人跟圩下这些人就一样子。人家念书那声音,多好听哇,跟唱戏似的。两手捧书,在屋里走来走去的,那样子多神气哇。就算不能跟他蹲一起,哪怕伺候他一回,帮他打盆洗脸水,倒倒茶也好的呀。罢咧!这番我都嫁人了,还想这些子,有什么用的哇。再说了,在外头住店男人,难保不会跟那些生意客一样,找喜子家的那种女人做龌龃事。这种男人,我又挂念他做么呢?

婆婆见她早心起来就发呆,以为她还为槐花伤心哩,过来劝她说,莫多想了,伤身子哩。昨天前头人来多,你嫂子一人忙不过来。你要不嫌儴,就过去帮搭搭手。桃花眼一亮,连忙答应说,我不儴。整天坐着,屁堂骨生疼的。她赶紧梳头洗脸。吃过饭,把槐花送走,连衣裳都没换,就直接上客房去。等她进来,客房早空得了,就剩大嫂子挨个房间扫地抹桌倒痰盂子。桃花一看床上光溜溜的,被褥全带走得了,晓得客人不回来了,心往下一忑,精神头全没得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