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一章(2)  

2013-07-23 08:16:0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正巧沈云沛从浙江办差回京,路过海州,回老家盘桓几天。沈云沛字雨辰,家住海州沈巷,跟张謇是同科进士。他们和赣榆的许鼎霖,三人都积极倡导实业,被《申报》主笔狄平子称为“江北三名流”。当初张謇在南通创办大生纱厂,沈云沛和同乡富绅宋治基等人,也在海州创办了一家树艺公司,在云台山开发近百亩茶园,还在山前山后种植大量油桐、油茶、柏树等林木,在新浦开办一家油厂,生产茶油、桐油。树艺公司出产的茶叶、油料,经由临洪口入海,远销上海、闽广、烟台、京津等地。公司生意兴隆,令沈云沛十分振奋。当年公司成立时候,就是通过发行股票招募资金的。为进一步扩大公司规模,今年初,他们把股票发行到上海、苏州这些富商云集地方去了。据说,南方那些有钱人,投资兴趣非常浓厚。只要生意好,都愿意投钱,何况公司创办人沈云沛还顶着官帽子,是翰林院的庶吉士?有这棵大树在,还怕没荫凉?没过多久,他们就在江南募集到十万两白银,很快就要在云台山进行大规模开发了。

听到这消息,姜荣正如久旱逢甘霖,马上请董玉洲带他赶往海州,去拜见沈老先生。董玉洲车好,他们不走水路,改走旱路。板浦通往海州有条官道,是在从前老海堤上修出来的。这条海堤,据说是北宋年间,范仲淹在海陵盐仓监官任上倡议修建的,所以叫做范公堤。乔三赶着马车,从北门口出来,顺着范公堤一路往北,从黑风口摆渡过来,绕过朐山头,一阵就到海州城东了。从朐阳门进城,找到沈府,跟门上一问,才晓得沈老先生现在住新浦。海州到新浦不过十里地。他们连沈家门都没进,立马掉头往新浦。

这几年,新浦早已今非昔比了。从前这块叫临洪滩,只有十几户人家,住的都是茅草房。而今从西艞口进去,笔直一条大街,足足一丈有余,又宽敞又平整。街两边铺子,挨肩接踵,鳞次栉比,人家也全是大瓦房。天后宫前头更是热闹非凡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沈家新开的生庆公茶庄,就在天后宫对面没多远。这一带商铺,全是上下两层洋楼,高高大大,又阔气又楷样。生庆公茶庄是四开间两层洋楼,东边三间门面,门窗全装西洋玻璃,顶上刻着西洋浮雕,楣上挂三块大匾,黑底金字,当中一块是“生庆公”字号,左边是“东坡制谱”,右边是“陆羽评经”。

姜荣跟董玉洲望见生庆公招牌,远远下了马车,正正衣冠,恭恭敬敬朝茶庄走过来。到店里头,把手本递上去。没多会子,有家人从里头出来,把他们从西首小门带进后宅,在厅上坐下来,装烟奉茶。须臾,沈云沛从后头出来。跟清瘦的张謇正好相反,沈云沛身宽体胖,长髯飘飘,一副堂堂官相,威仪凛凛。董玉洲起身要跪拜,沈云沛把他拦住了:“在下跟令兄同年,如何能受你大礼?还是作揖吧。”董玉洲说:“我是来请教老先生的,自当以师礼参拜。”推让一番过后,两人平磕。沈云沛做过姜荣老师,又长他近两旬。轮到姜荣行礼,沈云沛就不谦让了,坐着受他跪拜,然后还他半礼,起身作揖坐落。

彼此相熟,姜荣也不跟老师多客气,寒暄几句过后,直接说明此番来意。听说他们成立公司招股开荒,这趟是专程来向老师请教经验的,沈云沛不仅大加赞赏,而且十分欣慰。他站起身,把他们让到书房,说好坐下来好好详谈。下人跟过来,重新装烟倒茶。坐进书房,比在客厅坐着宽松多了。姜荣把他的打算,还有前边做过哪些事情,如数家珍,细细跟沈老师说一遍。听说张謇不仅为他们出谋划策,举荐人才,还在刘宫保跟前帮忙替他们说项,沈云沛不甘示后,把树艺公司在南方招股种种经验教训,一五一十,毫无保留,悉数倾囊相授,,还赠给他们厚厚一叠资料。董玉洲跟姜荣如获至宝,连声称谢。足足谈了一个时辰,沈云沛看天不早,把下人喊进来预备饭。他拿出几张帖子,预备请几个名士来打诗钟。姜荣说,老师赏饭,门生愧领了。赐酒却敬谢不敏,饭后要早丁回去跟敝东回话,好让他们放心。

回到板浦,他们下车就来找董玉湘。不料北头堂屋空着,董玉湘跟朱治平皆不在。听茶房说四老爷回府里去了,董玉洲带着姜荣匆匆往家赶。将出大门,迎面碰上程正铎。董玉洲一把拉住他,吩咐道:“眼下正青黄不接。我们回来路上,碰到狠着要饭的了,实可怜哪。你派人上我家拉丁米出来,上北门口办个粥厂,周济周济这些人。”

程正铎晓得董家一向好做善事,仓库里头,现成有二十四印大铁锅,专门用来熬粥的。听见七老爷吩咐,他赶紧叫人上北门外去搭棚子,支锅。

安排好这件事,董玉洲心情格外舒畅,走在路上,不知不觉哼起徐梅香最拿手段子:

“谯楼上打三更,月明人静。按吴钩紧锦带,独自思忖……”。

一头唱,还一头比划,惹得过路人纷纷侧目。姜荣生怕挨他碰到,远远跟在后头,掩口偷笑。走到大门口,他才不唱,站下来等姜荣。两人直奔上房。

董玉湘正在书房给长子满祺写信。满祺比姜荣小一岁,小时候同姜荣一起上学。张季直在赣榆讲学那会子,满祺也是板浦街前去求学的六个人之一。他进学比姜荣晚一科。他生在富裕人家,不用操劳生计,进学过后,就到南方游历去了。后来给家里来信,说是在广东做船运生意,其实是参加了革命党。去年十月,参加兴中会惠州起义,跟清军苦战半个多月。最后因为失去接应,弹尽粮绝,功败垂成。起义人员就地解散,满祺跟随郑士良等人撤回香港。在香港期间,为躲避追捕,他一直没敢往家里写信。后来经台湾辗转到日本,才给家里写信报平安。他参加革命党是瞒着家里的,所以留的地址,还是广东那家船运公司。董玉湘哪里想到儿子在外头做这种冒险事情?见儿子半年才来一封信,不免要在信上教训几句。他正念给太太听,看见董玉洲跟姜荣进来,便把信放下来。太太估计他们有事要谈,先出去了,叫下人送茶进来。

姜荣把他们在沈老先生那块听到的、看到的,一五一十说给董玉湘听。董玉湘很受鼓舞,当即跟他们商定,把股票面值制钱十吊,改成纹银十两。上扬州找家刻字店,印一万张出来。先拿出两千张,到上海试试水。要是认购人多,再接着往里投。说到投放地点,姜荣主张去上海,理由是上海人新潮,对股票投资兴趣大。董玉湘则主张去扬州,理由是扬州盐商多,对晒盐熟悉,肯定愿意往这上投钱。董玉洲这回出个聪明主意:“干脆把人马一分两下,上海一摊,扬州一摊,来个双管齐下,齐头并进,不就两不耽误了么?”

董玉湘跟姜荣都赞同他这主意。于是商定,姜荣带一班人马去上海,董玉洲带一班人马去扬州。起先,董玉湘不同意让老七上扬州,怕他到扬州跟徐梅香腻一起去,耽误事。但是董玉洲有个亲家在扬州,跟盐商容易攀交情。这长处,姜荣替代不了。

扬州一向号称有“三把刀”:雕漆刀、琢玉刀和刻字刀。扬州雕版技艺精湛,名家辈出,自宋元以来,一直名闻天下。到大清朝,更是规模空前,不论官刻、坊刻、家刻,皆各有所长,其中家刻尤为精妙,精品层出不穷。董玉洲带查文康等人先到扬州,拿出云台山树艺公司股票做样子,找人刻版印刷。这回来人多,还要长住,不方便住在亲家府上了。黄仲晦托牙行把天宁寺隔壁陈御史家房子赁下来,给亲家当寓所。过几天,姜荣估计股票印差不多了,带上其他人,一起奔扬州来。拿到股票之后,姜荣带上他一班人马,直奔上海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