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章(2)  

2013-07-04 18:38:10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张秋生叼着烟袋,站在客房天井里等槐花。过一阵,外头进来两个老妈子,给大爷们送茶水。又过一阵子,进来一个小丫头,冲他喊声“我大爷”。张秋生开头没入真,听见她喊,才认出这丫头是槐花。张秋生朝她上下打量打量,只见她头发梳水溜光的,一条大辫子垂在脖项梗后头,上身穿件月白碎花细腰小棉袄,下头穿条毛蓝粗布棉裤,裤脚上镶两道金边子,脚上一双新鞋。全身素净净的,收拾干干净净,利利索索,一块补丁没得。张秋生连声夸赞。槐花骨嘟嘴说:“人家穿那水红的,才好看哩!就我倒霉,穿这身素的。”张秋生晓得她侍候的二太太是个寡妇,屋里不能穿艳的,就宽慰槐花说:“这比你在家强多咧,还不知足哇。只要主子人性好,比什么都强。能吃饱不,活重不重哇?”槐花仰脸说:“我不吃亏哦,我大爷!我才不痴哩,每顿都吃饱饱的。活也没多少子。屋里还有个丫头,带小少爷。我就侍候太太,梳个头哇,倒个茶伍的。饭菜都是伙房送来的,不用我们弄,累不着。你叫我大我妈只管把心放宽宽的。”把张秋生听笑眯眯的,直点头。

从大爷那块出来,槐花见前后没人,躲到树后头墙拐角,捂脸哭了。哭一阵子,才把脸抹干净,走出来。将进院子,就听见太太在屋里头骂:“这死丫头,一转脸,人就没得得了。怎归功的呀?”槐花赶紧跑过去:“二太太,你老找我哇?”姚美珠一听又来火了,端起茶碗,劈头朝槐花戽过来:“我怎交待你的?蹲家就喊太太,把那二字去得了。就这丁也记不住,你猪头哇?”槐花往旁边一闪,才没挨淋着,连忙改口:“是,太太。”姚美珠把茶碗往桌上一扽,气呼呼说:“死眉蹋眼东西!茶没得了,不晓得倒哇?”槐花连忙把茶壶桶抱过来,给碗里倒上热茶。趁太太喝茶工夫,她把太太烟袋拿过来,装上一袋烟。等太太喝过茶,替太太把烟点着,拿手帕子帮烟嘴擦干净,端给太太。姚美珠吃口烟,气才消得了,缓缓对槐花说:“槐花呀,我对你发脾气,也是为你好的。你蹲圩下才上来,什么规矩都不懂。我不把你调教好,将来到旁人家去,吃亏的还是你哩!”槐花低着头说:“我懂哩!”姚美珠把眼一瞪说:“你懂什么呀?人家教你东西,该说谢谢才对头哩。”槐花连忙说:“谢谢太太。”姚美珠点点头:“你比那个总算强丁个。”

没过多天,清明到了。自从娘家搬走过后,姚美珠平常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一年里头,只有清明这天,出城上一回坟,顺带踏踏青。赵家祖茔在南门外祝荡。这块三个庄子,几百亩地,是老祖太爷在板浦发家过后,买的头一块庄稼地,离板浦有十来里远。老太爷老太太,带着儿孙一大队人马,坐车的,坐轿的,头天晚就到庄上歇下来。第二天,赶早到祖坟上烧纸祭奠,回到板浦,天还没过晌。路过善林庵,姚美珠跟老太太告假,说想上庵里上炷香,顺便替栓子求根签。老太太见善林庵离家不远,就答应了。善林庵跟赵家只隔几户人家。从善林庵出来,姚美珠打发轿子先回去,她走河边蹓跶蹓跶。小花搀着栓子走前头,她跟槐花走后头,一边看景致,一边往家走。

清明时节,风清气爽。河水尽管不甚洁净,但是岸边杨柳嫩芽初绽,万绦齐垂,一片碧绿。有几株桃红李白,点缀其间,更有衔泥春燕喃喃细语,往复穿梭,令人心旷神怡。姚美珠不由得立在石阶上驻足观赏。忽听对面高墙内传出嘻戏喧闹之声,举目一看,只见青瓦绿树中间,忽然飞起一个人来,满头珠翠,粉衫彩裙,笑声琅琅如银铃传音,衣袂飘飘赛仙女凌云。原来是人家闺阁在院子里荡秋千。回想起从前在娘家日子,每逢清明前后,父亲常会带他们兄妹蹴鞠、荡秋千、放纸鸢,玩的好开心哇!而今物是人非,这种欢愉快乐日子,再也不回头喽。姚美珠不由得心生悲伤,鼻子一酸,扑漱漱掉下泪来,连忙掏出手绢来擦拭。

河里正巧划过一队盐船。城里河道狭窄,船跑不起来,好多船工闲下来,坐在船头船尾上吃烟说笑。看见岸边有个全身黑皂的女人,连走边擦眼泪,晓得是寡妇上坟回来的,船工们顿时兴奋起来,纷纷朝姚美珠身上指指戳戳,说些轻薄话。一个船工扯起嗓子唱起来:

“正月里哪正月正,小寡妇拔脚我泪纷纷。小寡妇我今年三十二哪,我的夫哇,一十七岁就进了你家门哪,我的夫哇。”

他唱的正是《小寡妇上坟》。他一唱,船上人都跟着起哄。有人嫌他唱的不够带劲,拦过来唱道:

“我迈进大门进二门,一气进得上房中。把门一开往里看呀,我妹妹哇,两床铺盖就你一人。”

这一唱,船头船尾都使劲喊起“好”来。唱小调那船工更来劲了,嗓子越扯越高:

“正月天气实在冷,你一人睡觉我心疼。快掀开被子让我进呀,我妹妹哇,我跟你鸳鸯戏水闹欢腾哪!”

那些船工,都是走南闯北老江湖。听见有人唱起荤调子来,顿时热闹起来了,一个个拍板打桌的,把船帮船舱敲的乒乓乱响。唱曲子的见有人捧场,越唱越放肆,竟把船往姚美珠这边靠过来。姚美珠吓得花容失色,连忙朝屋檐根那边躲。船工见她着慌,越发开心得意,纷纷跑到船帮上来,弯腰撩水,朝她身上泼。小花见状,赶紧带栓子朝前跑。船工根本不睬她,一捧眼珠子,全盯在姚美珠身上。姚美珠拼命躲闪,可惜脚太小了,根本跑不动。槐花见太太受人欺负,连忙把身子一横,挡在太太前头。无奈船上人多,她挡得了这个,挡不了那个。没多会子,她跟姚美珠两人身上全挨打湿得了。衣服一湿,胸脯挺出来了,格外显眼,引逗得那些船工更加兴奋。

正尴尬工夫,街上传来衙役喝道声音。姚美珠跟槐花连忙避让。船工正在兴头上,还七手八脚朝岸上撩水,不料正撩到衙役跟后头轿子上。轿子上坐的是李元济。他在城外公干回来,嫌轿厢太热,把轿帘打起来透风。船工撩的水,竟然从窗口打进来,溅到李元济身上。李元济朝外一看,见有船工往岸上撩水,便让轿夫把长随李福喊过来,问道怎么回事。听李福回,船工在欺负岸上过路妇女,李元济勃然大怒,忙叫轿子停下来。他出来一看,路边果然有两个妇人,一主一奴,身上挨浇了不少水,前后襟全打湿得了,形容尴尬。再回头一看,船上那些人见有官出来,一个个早收敛了,全规规矩矩坐在船上。就剩下几个撑篙的,使劲把船朝前头撑。李元济吩咐衙役:“到前头把船拦下来,把为首的送到巡检司去。这帮无赖,青天白日竟敢调戏良家妇女,实在可恶,一定要重重法办。”前头两个衙役得令,立刻飞奔而去。

李元济这才回过头来,看看姚美珠。姚美珠惊魂甫定,娇喘连连。见有陌生人盯着看,顿时满脸飞红。俗话说:“若要俏,三分皂”。姚美珠去上坟的,穿一身黑衣黑裙,头上本来还裹条黑绒头巾,这阵子也跑掉得了,搭拉在肩上。她皮肤本来就温润如玉,给这身打扮一衬,更是雪白粉嫩,滑如凝脂。加上她惊恐不安,一脸楚楚可怜样子,把李元济看得心神荡漾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他仔细一打量,才认出眼前这妇人,正是去年秋天在赵家曾经见过的那位美人,不禁心头一喜,躬身朝她作个揖:“安人受惊了。”

姚美珠早已看见他执事上写着“海州盐司正堂”,又见他身穿补服,头戴白顶子,晓得他是位老爷。见他把船工赶跑得了,姚美珠心存感激。但是囿于男女有别,她正预备给他来个不辞而别,不料他反倒先过来见礼,只好敛袵答个万福,口中称谢道:“多谢老爷援手相助,民女感谢不尽。”偏偏李福在旁边多嘴:“家老爷是盐司正堂李大人。”姚美珠只好又福一下:“李大老爷万福。”李元济连忙还揖:“学生有礼。安人府上贵姓是否姓赵哇?不知安人和洞天世兄如何称呼?”姚美珠见他认得自己,很有丁诧异,不觉抬头朝他看一眼,不料正跟他眼神相遇。这下子,姚美珠脸更红了,慌忙把头坑下来,小声回话道:“亡夫是他二兄。”

李元济这才知道,原来她是赵圣晴二嫂子。这阵子,四周围过来不少人看热闹。在李元济心里头,恨不能伸出手来,亲自扶着姚美珠,把她们送回家去。不过众目睽睽之下,也只能想想而已。他见围观人越来越多,留着姚美珠她们不雅,便吩咐衙役护送她们回家。姚美珠拜谢离去。李元济站在那块,默默望着她们,直到她们拐过弯子,才依依不舍地上轿回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