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章(3)  

2013-07-09 19:46:1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李元济从前读书时候,不欢做时文制艺,学到十几岁了,文章还写不成篇。但是吟风诵月却很在行,一部李义山,一部白香山,读的滚瓜烂熟,开口成诵。老太爷见公子不成器,干着急也没得用,只得替他捐个监,到吏部投文候差。没过多久,发在钦天监做主簿。京官本来就穷,钦天监更是清水衙门。俗话说,千里为官只为财。李元济在钦天监不但没揩到什么油水,那点俸禄,连养家糊口都不够,每年还要从老家拿银子来贴补应酬,出份子。

他有一个同乡,在户部跟官。本官到扬州盐运司当差,同乡也跟去混过几年。回来过后,在他跟前,把两淮夸得比江南还富庶。李元济一狠心,回家把一多半祖产典出去,捐了个六品衔。到吏部候补时候,又花下血本,这才如愿补上盐运司库大使。库大使虽然比不得堂官,但是只有当过这差事的,才晓得库大使有多实惠。俗话说,县官不如现管。库大使虽说只个八品官,跟钦天监主簿职衔相当。李元济以六品衔充当库大使,明着看是降级任用,其实管的都是有钱的盐商。到过这些盐商家深宅大院,李元济才晓得,什么叫做锦绣膏梁,富可敌国。人家花起银子来,跟戽水似的,连眼都不眨。库大使能管到这些人,好处能少得了吗?他才做一年,就发起来了,不光把从前典出去祖业全收回来,还在老家置下几百亩水旱良田,盖起一座几进几出的簇新庄园。上司同僚那块,他都跟人家相与,衙门内外,没有不说他好的。三年考比,他序了个优。吏部预备把他过班到钦天监当官正,他死活不肯去,宁愿在盐运司蹲班候补。恰好海州分司运判因海堤溃烂出缺,就把他委过来。

太太原先跟他在扬州任上一起住的。半年前老家来信,说老太爷身子不好,几个兄弟顽劣,老太太镇不住,便把太太接回家去支应门庭。太太临走时候,担心老爷起居没人照应,便替他买个扬州瘦马,名叫蒋翠环的,填充后房。“养瘦马”是扬州这一带人风俗。扬州是盐商聚集地方。牙公牙婆花十几吊钱,把穷人家六七岁大小丫头买回来,教她们唱歌跳舞,琴棋书画。等她们长大成人了,把她们卖给有钱的盐商做妾,要么卖到秦楼楚馆去做妓女,一个能赚一千多两银子,是个利润非常丰厚行当。因为贫家女多瘦弱,所以叫做“瘦马”。这蒋翠环老家是江都乡下的,七岁卖到城里头,跟教习学习琴棋书画。什么吹拉弹唱,双陆骨牌,样样都会。李元济调任海州时候,蒋翠环正怀揣六甲。到板浦过后,翻年替老爷生下一个小公子,下个月正好过头周。蒋翠环早就吩咐家人预备宴席,连请客帖子都写好了,就等老爷发话。

李元济从外头回来,蒋翠环接着。丫环听荷不等主子吩咐,连忙过来侍候老爷更衣。李元济脱去官服,换上一件茧绸直裰,连帽子也不戴,光头滑脑从里屋出来。蒋翠环已经备好茶盏,等着侍候他。李元济朝她望望,没说话,心里不由自主拿她跟赵家二太太作个比较。蒋翠环瘦马出身,从小挨调教的八面玲珑,尤其一对黑眼珠子,滴溜溜的,似乎会说话。人长的也小巧可人,俊俏伶俐。然而浑身上下,总透出一股小家子气来,犹如小满的杏子,青涩有余,甜美不足。回看赵家二太太,容眸流盼,神姿清发,丹唇晧齿,丰腴圆润,尤其薄衫下那一对香乳,好比六月心的水蜜桃,熟得透透的,想想都让人口齿生香。

蒋翠环哪晓得他脑子里头想些什么东西?见他不说话,便轻启朱唇问他,小官过头周,到底如何打算的呀?李元济这才回过元来,叫她不用操心,说他已经安排人去办了。

李元济如夫人当年怀揣六甲过来的,第二年喜添小公子,板浦街没有人不知道。如今一年过去,各家都记得,小公子该过头周了。衙里头有事,垣商哪敢装糊涂?不用主家张罗,一个个趋之若鹜。早有人上门来打听,哪天收礼,哪天送汤饼,哪天摆宴,哪天抓周。

为这事情,赵圣晴早就预备上了,头年寒专门去趟上海,置办贺礼。他在太古洋行买了一件新奇玩意,据说是德国皇帝送给小公主玩的。这东西,上头有几个小人人,每人骑一匹高头大马,下头有个小盒子,旁边有一把钥匙。把钥匙拧紧过后,手松开来,盒子就响了。盒子一响,上头那些骑马的小人人都跟着转,很好玩。买回来过后,赵圣晴没敢给小鬏看见,偷偷玩给王桂芹看过一回。声音一出来,把王桂芹吓一跳了。她抱那东西,翻过来掉过去看。“盒子才这样大丁个,弹琴这人怎法能钻进去的呢?”她死也想不通,最后,只好朝那些花花绿绿小人人傻笑。

赵家这件礼品,算不得最贵的,不过却是最抢眼的。就连李福、王贵他们,也都欢喜,专门把这八音盒放在礼山上最显眼位置,没事还把发条拧拧,放一阵声音出来,给路过人听听。凡来送礼的,皆忍不住朝这八音盒上多看两眼。蒋翠环从小听惯各种乐器,却从没听过这东西,也喜欢的不得了,恨不能立刻拿下来给小官玩。说来也怪,小官尽管才一岁,一听见八音盒响,就手舞足蹈的,把蒋翠环跟下人们逗的“咯咯”直笑。李元济看见了,眉心皱成咸菜疙瘩。公子将来要攀宫折桂、开府封疆的,怎能教他这些轻薄东西?当众人面,他不好朝蒋翠环发作,只好喝叫李福,赶紧去找块红布来,把那花里胡哨东西盖起来。

摆宴那天,赵圣晴满以为很有面子,特意打扮俏刮刮的,头皮刮雪亮,换上一身簇新补服,戴上明晃晃金顶子――垣商每年都要向朝廷报效很多捐输,再小器的,历年捐输累计起来,也足够七品衔的了。赵圣晴虽然从没上吏部掣过签,出过仕,职衔还是有的。这种场面,自然要规规矩矩穿上补服。他踌躇满志踱到礼山这块来,本想出出风头的,不料却看见他送的贺礼上,结结实实盖块红布,把礼物遮严严的,顿时手脚冰凉。他心慌意乱,悄悄朝李福手心塞个洋毫,问道他怎回事。李福告诉他说:“家老爷不欢喜哩!”赵圣晴一听,脑袋瓜“嗡”一下懵得了。这顿席,他吃的没滋没味,连公子抓周也没顾上打听。等回到家,王桂芹问他:“大老爷家公子抓什么周哇?”他随口说:“人家那公子,还不抓印把子呀?”

哪晓得那天公子抓周,放着毛笔、印章这些东西,一样没抓,连漂漂亮亮金算盘都不抓,偏偏一把抓个黑乎乎吹机子,把李元济气个半死,大骂赵圣晴混帐王八蛋。蒋翠环开头没弄明白,心说儿子抓吹机子,跟人家姓赵的有什么瓜葛呀?她不问还好,一问,李元济连她跟下人统统都骂在里头:“娘赤脚!他欢听那倒头东西,还不是你们带坏得的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