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三章(1)  

2013-08-19 08:24:51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董家出事这消息,赵圣晴很快从衙门那块听说了。大老爷堂下站班衙役里头,有个叫祝富的,小名祝二狗子,家里是替赵家看祖坟的。他这差事,是当年赵瑞暄花钱替他大卖的,后来他承袭过来,在站班当上班头。站班跟老爷帖的最近。老爷出行,站班要鸣锣开道。老爷坐堂,站班站在公案前侍候着,提审行刑。老爷会客,站班还要装烟倒茶。在三班衙役里头,站班无疑是消息最灵通的。大老爷头晌见过董玉湘,祝二狗子晌心连饭都没顾上吃,急急忙忙跑到赵家,把消息告诉赵圣晴。赵圣晴一听,立马幸灾乐祸开怀大笑:

“哈哈,这下董家完蛋了!”

赵圣晴兴冲冲写帖子,打发管家去请吴师爷,晚上在海昌书寓翠华堂小酌。孙家桥西南爪子下头鱼市巷旁边,有条南北向窄巷口子,叫海昌巷。巷子不深,约有一箭地,两边有十几家人家,都是小门小户。这些宅子门口,全挂一块黑底金字招牌,这家上头写“某某堂”,那家上头写“某某书寓”。唐朝有个才女叫薛涛,八岁能诗,精通音律,后来父死家贫,堕入乐籍。西川节度使韦皋赏识她才学,打算授她一个校书郎官衔,终因有违体例,未能实现。不过打那以后,歌伎就落下这么个雅号,叫“校书”。她们的寓所,也雅称“书寓”。板浦街最有名书寓,全集中在这条海昌巷里头。道咸以来,只要上板浦街来过的客商,没有不晓得海昌书寓的。

“翠华堂”是海昌巷里头老招牌,座落在巷口中当段子,回门朝东。门口有两个石鼓,墙根下头还有一块“石敢当”。里头前后三进院子。迎门一个照壁,转进去是前院,正中敞厅,东边三间厢房,西边花园台子。敞厅后檐接正院抄手游廊,当中天井,正北三间堂屋明三暗五,东西厢房也都很宽敞。西墙头有个月洞门,通往后院。房屋是百十年老房子,里头住的人却跟流水似的,常换常新。在这里做生意的住客,这些年,不晓得换过多少茬子了。眼下这个老鸨子,是南边人,叫韩老七。她从扬州带来三个瘦马,分别叫金凤、玉凤、翠凤。扬州大姐花鼓腰,在两淮是鼎鼎有名的。这三人不光腰细,脸盘子也恶俊,还有一身技艺,吹拉弹唱样样精通。她们一来,板浦街风流名士趋之若鹜,争相要拔头筹。替金凤梳拢的,就是赵圣晴赵三老爷。打那过后,赵圣晴在海昌书寓款客,回回都把酒席摆在翠华堂。

到下晚四五点钟,赵圣晴估计金凤她们该睡醒了,连管家小安子也不带一个,孤身一个,也不坐轿子,拖上吴振宁奔海昌巷过来。从北口进去,一路上人不多,偏偏翠华堂门口停挂马车。赵圣晴担心有人上金凤这块打茶会,占住场子,心里头七上八下的。走到门口,龟公老苏正跟车把式嚓呱,看见赵圣晴,连忙迎上来招呼。赵圣晴指指马车问老苏:“会哪个的?”老苏说:“来找二先生的。”

书寓是高雅场所,跟那些出卖皮肉的窑子不可同日而语。在这里坐倌的姑娘,不管是客人还是家里人,都尊称她们先生。客人在书寓打茶会,先生多数是陪客人喝茶聊天,喝个曲子,弹个弦子伍的。当然,打情骂俏是必不可少的。但是,除去要好的孤老,也就是通常所说“相好的”,对于一般客人,先生是很少侍寝的。老苏说的二先生,指的是玉凤。听说来客是会二先生的,赵圣晴这才放心。他抬腿往里走,老苏随即在后头扯嗓子高喊:“赵三老爷到,吴先生到!”

韩老七带着一个大姐,应声从里头迎出来。看见赵圣晴,她格外亲热,一口一个“大姐夫”,把赵圣晴朝里让。她笑嘻嘻说:“大姐夫,席面都预备好了。全按照你吩咐做的,用上等鱼翅。等尊客一到,就能开席了。”赵圣晴“好好好”答应着,进到敞厅,脚不点地,直哧往里头天井走。早有老妈子进去关照过了。等赵圣晴迈上堂屋门台石,金凤正好从里头迎出来。她在钗环里头戴上几朵茉莉花,香味多远就能闻见。身上穿一件月白洋绸衫子,下头穿条湖蓝绉心缎镶三道绣织花边裤子,一双粉色花开富贵绣花鞋,打扮俏刮刮的。把赵圣晴跟吴振宁迎进屋,让到东头房外间烟榻上,她把果碟子端过来,先敬一遍瓜子。大姐过来点烟灯。老妈子拎个水铫子进来,帮他们冲茶碗。赵圣晴朝西头房指指。西头是老二玉凤闺房。韩老七小声说:“是中正街墩口骆二老爷,带个客来打茶会。”赵圣晴跟这人不熟,就不管他了,在烟榻上躺下来,接过金凤递来的烟枪,对着烟灯吃起来。

三个烟泡吃过,比神仙还舒服。赵圣晴从烟榻上爬起来,坐到板壁下头喝茶。将喝两口,他请的陪客到了。前头进来这人,是个二十五六岁汉子,长的五官端正,鼻直口方。头上戴一顶宝蓝镶金边窄沿小帽子,上头系个红珊瑚算盘结,前头镶块碧绿翡翠帽准,身上穿一件天青色缠枝纹宁绸袍子,脚上一双大红绣鞋,腰里挂着小戟、掏耳扒子、火刀火镰,杂各里拢一大串,一路叮当乱响。这人是漕帮安澜堂少当家的,姓沈名学勤,字香涛。他跟赵圣晴是总角之交,两人最为莫逆,孟焦不离,就连逛堂子打茶会也结伙成双。翠华堂从扬州招来这三只凤凰,赵圣晴抢先梳拢金凤,他跟着把玉凤抢下来。当下玉凤屋里有客,暂时过不来,赵圣晴便叫金凤先侍侯他吃烟。

跟在沈学勤后头进来的,是个五十来岁老头子,刀条脸,虾皮眼,上嘴唇精细两道八字胡,手里拿一柄斑竹折扇,上头画着虎丘夕照,扇柄上坠条尺把长红穗子,中间串一青一白两颗莲子大玉珠。这人名叫李寿昌,字仁甫,是安澜堂白纸扇子。看见他们进来,吴振宁连忙把位置让出来。

过一阵子,赵圣晴请的正经主子吴师爷来了。韩老七挥着手帕子,风摆杨柳似的跟他后头又走进来。赵圣晴等人连忙整整衣冠,从里屋迎出来。来的人多,里间坐不下,赵圣晴把吴师爷让在当门地客位上坐下来。西屋骆二老爷听说衙门吴师爷来了,撂下烟枪,出来跟吴师爷见礼。骆二老爷见这边人多,还要摆酒,自觉留着不方便,便带客人先告辞了。玉凤也不多留,把他们送到门口,返身笑嘻嘻把沈学勤接到她那屋去了。

赵圣晴跟吴师爷寒暄几句,请他先过去吃口烟。吴师爷也不客气,宽下外头马褂,就着沈学勤那盏灯,叫大姐帮他先烧两个烟泡子。外头,韩老七吩咐人进来拖桌子、围桌布、搬椅子,预备摆席。赵圣晴叫金凤把花笺拿出来,请吴振宁写局票,叫局子。金凤不用写了。赵圣晴先问吴师爷叫哪个。吴师爷放下烟枪说:“写朱月琴吧。”吴振宁连忙写下来。沈学勤这块不用问,老吴当下就替他写了韩玉凤。轮到李寿昌,赵圣晴问他,他半天答不出来。他不常走烟花巷,没得相好的。赵圣晴就替他点翠凤。一问,才晓得翠凤出局去了,不在家。韩老七凤央告赵圣晴说:“大姐夫,你帮李老爷保个媒呗。我家新来个小妹,叫小凤,人恶俊哩!是你小姨子,你见过的哇。”小凤才十四五岁,还没梳拢,是位清倌人。赵圣晴一提,李寿昌红着脸点点头。赵圣晴便叫吴振宁写上。吴振宁自己写个郑金莲。这朱月琴跟郑金莲都是在海昌巷坐倌的,各人都认得,用不着再写地址。局票写好,交给大姐拿出去。趁这工夫,金凤已经到屋里头,把出局衣裳换出来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