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三章(3)  

2013-08-31 09:07:3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赵圣晴回到家,屋里灯早黑得了。听见王桂芹在东屋“呼呼”酣睡,赵圣晴蹑手蹑脚溜进下房,摸到丫头春香床跟前,手伸进帐子里头乱摸。春香惊醒了,失口要叫。赵圣晴连忙把她嘴捂住,小声叫她莫喊。听见是老爷声音,春香不吱声了,把身子缩起来,躲到床里头。赵圣晴脱下鞋子,把帐子一撩,闪身钻进来,就要动手剥春香衣裳。春香把他手死死抓着。

赵圣晴帖在她耳朵上说:“我小乖乖,我亲乖乖。只要你跟我好,让我舒服,我包管你一辈子不愁吃喝。”春香说:“我横竖饿不死。”赵圣晴说:“乖,你要听我话,将来把你收进房当太太。”春香说:“现成有太太在那屋头!她好好的,哪挨到我哇?顶多当个小的。”赵圣晴说:“小的怎的了?只要老爷我高兴,小的照样当家。”春香说:“你饶饶我吧,还当家哩!给太太晓得你上我床,不把我剁十八瓣子才怪哩。”赵圣晴说:“她敢!”春香说:“敢不敢,老爷心有数。”一句话,把赵圣晴嘴堵住了。他手一软,身子瘫下来。春香见他软得了,也把手松开来,两眼睁着,幽幽地朝他看。赵圣晴叹口气,心有不甘说:“迟早的,我要叫她晓得我厉害。”他从床上爬起来,拔上鞋子,悄悄溜回房。

第二天早上,吃过早点,他叫人上前头盐号把吴先生请过来。他把吴振宁带到书房,悄悄问道他,昨天吴师爷说那寡妇,究竟是哪路神仙哇?吴先生没答话,起身先到门口张张,见周近没得人,“哗嗒”把书房门关上,这才凑到赵圣晴跟前,套他耳朵上说:“那人是二太太。”

赵圣晴见他神神秘秘的,早已预料其中必有故事。等他说出那人竟是姚美珠,不由大吃一惊。他盯着老吴问:“这话可不能乱说哇,吴先生。我二嫂子守这些年寡,族里从来没人说过一句闲话。老太爷前些天还跟我合计,要替我二嫂子请旌节妇,立贞节牌坊哩!这话要传出去,不帮她一世名节全毁得了么?不光她,就连我赵家脸面,也没落搁哇!”

吴先生吧哒着烟袋说:“这我还能不懂哇?我又不是愣头青,不晓得轻重。其实,这话要不是你老问道我,就算烂在肚子里头,我也不会跟旁人说出来的。也算事有凑巧,那天偏偏是我在河边亲眼看见的,这才敢斗胆告诉你老个。要是半路听来的,就算乱棍子帮我打死得了,我也不敢乱说一个字哇。”赵圣晴仰脸往椅子后背上一靠,半天不吱声。吴振宁见状,小声说:“那我走哪?”听见赵圣晴鼻子里头“嗯”一声,吴振宁悄悄从书房退出去,随手把门掩上。

赵圣晴闭上眼,仰脸对着天花板,脑子里头乱死得了。他二哥圣晖,还有他二嫂子姚美珠,两人在他脑子里头来回晃荡。圣晖跟他都是赵马氏生的,两人是亲哥两个,圣晖就比他大两岁。两人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玩,一起念书,一起跟先生淘气。后来先生不教了,两人一齐上朱先生家念私塾。圣晖从小就是个病秧子,经常吃药。不过书念的比他好,要不是生病耽误考试,那年肯定跟姜荣一起进学了。老太爷看他身子不归功,指望娶房媳妇帮他冲冲喜,就把姚美珠抬进来了。大哥圣时结婚那会子,赵圣晴还小,懞懞懂懂的,什么都不懂。等到二哥结婚,他长成大小伙子了,什么全晓得。他还记得,二嫂子头一回替公婆盛饭,也替他盛一碗过来,款款递给他。他伸手去接那工夫,抬头朝二嫂子看一眼。那是他头一回拿大人眼光跟一个女人脸对脸。不晓得怎的,他脸“刷”一下红到脖项梗子。大嫂子见他脸红,腰都笑弯得了,直说“他小爷长大了!”打那过后,他大他娘就帮他订了一门亲。二哥死时候,他没在家,跟他大一起上省城苏州去了。等回来看见二哥死得了,他头一个想到的,就是他二嫂子:“这辈子,她怎法熬哇?”他又想起去年秋天,他娘过五十大寿那天,二嫂子在家祠后头小树林里头,冷不丁把他抱住。那回,他要真跟她好上,她会不会就有巴头,不再天天对着窗户望月亮了?

他正胡思乱想工夫,忽听天井里头有人吵闹。他竖起耳朵听听,似乎是王桂芹在骂春香:“你个骚×丫头,还敢勾引老爷!我看你是老虎头上?痒痒――不要命了。”春香嘟嘟囔囔,不晓得说句什么,王桂芹又骂道:“你还想真的?奶个老腿下来的,还敢跟我犟嘴。看我不把你×嘴撕烂得了!不给你丁颜色看看,还骑老娘头上来哩,反天了,你!”接下来,王桂芹大概在天井里追打春香,把春香打鬼哭狼嚎的。赵圣晴忍不住跑到窗户跟前,偷偷朝外看。只见王桂芹拎个笤把子,满天井追着春香打。赵圣晴干着急,又不敢出去,只好在屋里头乱转。

过一阵赵马氏进来,把王桂芹喝住。赵马氏问道她:“这事有影子哇?”王桂芹指着春香,气呼呼说:“有影没影子,你老问道她哇。这臭不要脸的,什么好货哇?”赵马氏把春香拉到旁边盘问:“到底怎回事,你老实说。有我哩!”春香只得交待说:“昨晚老爷酒喝多得了,回家嫌渴,上我屋里找口茶喝。喝过就回去睡觉了。”王桂芹抡起笤把子,朝春香砸过来,回头对赵马氏说:“你老听见了吧。我打她冤不冤枉?”赵马氏和稀泥说:“不就喝口水嘛!又没做什么子。”王桂芹说:“要喝水,堂屋没有哇?跑下人房里喝什么水的呀!”赵马氏说:“那你也不能怪春香哇。你当家的要喝水,她能不给进屋去?”王桂芹说:“半夜三更,他喝个×水的哇。母狗不翘腚,公狗能上得去?我不管她,迟早是祸害。”赵马氏说:“你呀,就是疑心病。”好说歹说,好不容易把王桂芹压住。

听见外头没动静了,赵圣晴悄悄打开书房门,帖着抄手游廊,小心溜到外头。走到巷子里头,他才拍拍心口窝,长长舒口气。路过姚美珠院子门口,他扭头望望。见院门紧闭,接着朝前,走进上房。趁老太太没在跟前,他把下人撵出去,抓紧跟老太爷商量对策。

听老三说李元济垂涎他二嫂子,赵瑞瑄恨得牙根直痒痒。他惦记姚美珠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尽管姚美珠不答理他,甚至还搧过他耳刮子,赵瑞瑄始终没死心。女人嘛,哪有不矫情的?他痴迷姚美珠,不光为这女人年轻俊俏,更希罕的,正是她身上这种味道。要都像唐小娥那样主动投怀送抱,他早倒胃口了。在他看来,女人越是外表看起来三贞九烈的,心里头那把邪火越旺盛。一旦给男人得手,这种女人就会对男人死心塌地的,就跟烈马挨套上笼头似的。为这女人,赵瑞瑄已经磨砺几年工夫了,没想到临了杀出个短路的来。在板浦街,能叫他赵瑞瑄低头的人,屈指可数。偏偏这位横刀夺他所爱的,恰恰是这屈指可数几个人当中最顶尖那个,他连躲都没法躲。想到自己心头肉要落入他人怀抱,赵瑞瑄怎法能不又痛又恨呢?但是,为了赵家将来,他又不能不忍痛割爱哇!

据说从前那个满州运判,就是外号叫“省心老爷”那位,看中一个盐商家姨太太,拐弯抹角找人把这层意思透露给那盐商。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那盐商不仅没骂他,相反当天晚上就悄悄弄乘小轿子,把姨太太直接送进老爷住的后衙去了。但赵家毕竟是乡绅,何况姚美珠又是他家明媒正娶的二太太,当然不能这样不讲体面。这事情,怎法才能做到万无一失,赵家父子真是大费周章。这两人平常全是眼一眨就一主意子,这阵也抓瞎了,脑袋瓜想破得了,也没想出个好法子来。

没多会子,赵马氏回来了。看见赵圣晴跟他大嚓呱,也不管他们说什么子,开口就数落他:“你说你有没有出息,跟个丫头勾三搭四的!腥没沾到,还落一大堆把柄给人家。我就不懂了,你们赵家到底什么生向哇,一个个怎专好勾搭下人的呢?真是山溜红上不得台盘子。祖败哇!”

赵圣晴一听她把老太爷也括上了,生怕她再说出更难听话来,连忙推说盐号还有客人,匆匆忙忙从堂屋逃出来。到盐号里头,他把老吴喊到堂屋来。跟老吴商量,当然不能提二嫂子事情了,得另想法子。如果有其它法子能破解,那不更好么?无奈李元济设的是个僵局,老吴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。见赵圣晴着急,老吴宽慰他:

“莫急。眼下董家比我们麻烦还大哩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