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二章(1)  

2013-08-03 09:43:54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过去好多天,杨婉罗还气不顺。姜荣不在跟前,她有气没落煞,全煞在小鬏身上,这个吵过来,那个骂过去。小鬏子看她整天气鼓狼嚎的,吓的没人敢惹她。杨婉罗不甘心,最后下定决心,抽空去会会这女人。她晓得这女人会剪鞋样子,央她人不少,便拿这个做由头,扭扭捏捏走到陆家门口来。

朱佩芳还住在陆家那三间南屋里头,西头房租给人家开个针线店,她带三个小鬏住余下两间,当门地又铺床又支锅,来个人,连脚都没落插。杨婉罗跟朱佩芳早就认得,晓得她娘家是教书先生,但从没上她家来过。在街上碰见她,见她穿戴也干干净净、利利索索的,没想到她家竟会这样窄背。

她家当门地是个穿堂,前后门都敞着,一人没得。杨婉罗在门口犹豫一阵子,把头伸进去问道,有人吗?里头有人瓮声瓮气答一句,有。接着,从后门口应声探出一个脑袋来,头发多长,乱糟糟的跟麻雀窝似的。杨婉罗认得他,是陆家痴小叔子陆四,就问道他,你三嫂子在家没?陆四说声在,扯起嗓子朝里喊道,我三嫂子,有人找你!里头有人问,哪个哇?陆四说,是个母的。说过,自己“嘎嘎”傻笑。里头人说,我听见了。你请她坐坐,我一阵就来。过一阵,朱佩芳打后头进来。看见杨婉罗,她脸上绽出笑容来,热情招呼说:

“哎呀,是六嫂子哇!慢待了。赶紧进来哇!”

杨婉罗朝她打量打量,见她衣裳破旧,围裙上补丁摞补丁,家常没穿裙子,腿上穿条青布裤子,裤脚散不捺叉的,下头削尖一双小鞋子,鞋尖上有个洞,绣朵花遮着,耳朵上挂个紫铜圈子,手上一副铜钏,全身唯独头上顶块蓝花布帕子,倒还像大半新的。再看自己身上,今天特意穿件去年新做的雪青色纻丝夹袄,下头配条褚红色裙子,一双丹凤朝阳绣花弓鞋,手上戴个包金镯子,上头拴条喜鹊登梅杏黄手巾,头上插着包金簪子,斜戴一枝点翠头花,两边耳垂子上,各戴一只水滴金耳坠子,又鲜亮,又大方,心里不禁暗暗得意,自觉比对方高出一头来。她矜持地挺挺腰板,脸上堆笑,掐着嗓子说:“他婶子,莫客气哦!来请你帮忙的哩。早就听说你各式女工都会做,想请你帮绞个鞋样子的。不晓得你有没有空子哇?”

朱佩芳朝她望望,心说,哟,怎这味道的噢?不过嘴上没说出来。她问杨婉罗,替哪个剪的,脚有多大,要什么样式?杨婉罗比划比划,朱佩芳进屋拿一叠样子出来,给她拣。她拣一个出来,递给朱佩芳。朱佩芳拿起一张白纸,一叠为二,左手捏着,右手拿把铁剪子,“咯嚓咯嚓”,几下就剪出来了,打开来往桌上一摊。杨婉罗把鞋样子拿起来,把后跟捏搁一起,前头朝上鼓鼓,一只鞋面就出来了。她左看看,右看看,满口夸赞。朱佩芳说,往后要什么样子,只管来找我。杨婉罗犹豫一阵说,鞋面上绣花,你也有吧?朱佩芳笑着说,有,多着哩!我拿来给你拣。她叫小叔子去倒碗茶来,回头对杨婉罗抱歉说,我家没人吃烟,慢待了。你自己请便哦。

杨婉罗捏捏腰里烟袋,没拿出来。朱佩芳出去片刻就回来了,手里捧个大本子,放在杨婉罗面前。杨婉罗一看,封面是云纹丝绢的,非常精美。书里鼓鼓囊囊,比书脊厚出一倍还多。打开来一看,里头夹着各式各样花样子,都是纸剪出来的。有鞋上的,有头巾上的,有手帕上的,有枕巾上的,有门帘上的,还有窗花,有挂阆子,有喜帖,真是应有尽有,把杨婉罗看眼花瞭乱的,不住成咂嘴,打心眼里佩服人家心灵手巧。

陆四端来一只黄釉陶碗,放在桌上,说声“嫂子,茶”,就又一屁股坐后门口去了。朱佩芳把茶碗往杨婉罗跟前挪挪,请她喝茶。杨婉罗端起来呷一口就放下了。她眼都盯在花样子上哩,哪有工夫喝茶哇?她看看这个也好看,看看那个也舍不得,过半天子,好不容易才挑中一个。朱佩芳照着她选的样子,一时三刻替她重新剪一个出来。

杨婉罗接过来,打开一看,两只鸳鸯在荷叶下头戏水,栩栩如生,不禁喜笑颜开。她连夸几句,随后说起家常来:“小鬏呢,都没蹲家哇?”朱佩芳朝天井望望说:“大的在盐号当学徒。两个小的,上他二舅家念哩。”杨婉罗说:“哦,你一人,带三小鬏不容易吧?”朱佩芳说:“是的哩。都男小鬏,淘死得了,没一个省心的。”杨婉罗说:“怎不再找一个的呢?你年纪也不大,人又标致,还这样能干,找一个不难哇。”朱佩芳一听这话,眼就瞪起来了:“你什么意思哇?有话直说呗。”杨婉罗听她话音,似乎对再嫁有点反感,就说:“我随便说说的。我又不是媒婆嘴子,你怕什么的?”朱佩芳脸色这才缓下来。

杨婉罗装着嚓闲呱似地说:“女人,过日子难哪。尤其一人过日子,光哪些闲话,就能要人命。好在你人好,又守妇道,门户紧,不容易哩!你看西门口刘光头家的,还有南大街丁皮匠家的,男人才走几天呀,就守不住了,闹出那些笑话来,活活把人家祖上败相得了。你守这些年,真不简单。不是我说的,街坊邻居,哪个不夸哇?”

朱佩芳见她说起来喋喋不休的,早够的慌了。看在她是姜六嫂子份上,才没好意思打断她。她把杨婉罗将才拿出来挑拣那些花样子,慢慢拾回去,夹在书里头。拾当好了,杨婉罗话还没说清。朱佩芳几次想起身把书收起来,都没好意思。最后实在憋不住,端起杨婉罗跟前茶碗,要替她添水。

杨婉罗坑头一看,碗里水还满着哩。她晓得人家不耐烦听,只好打住不说了,连忙拉着朱佩芳手,说不用添了。她站起身要走,临了从袖头里掏几个铜钱来,放搁桌上。朱佩芳看见,拾起来要还给她。杨婉罗说:“那我下回哪还敢再来麻烦你呀?”朱佩芳这才把钱留下来。

杨婉罗走过后,朱佩芳把东西拾当拾当,接着上机织布。这架织机,是她从娘家拿来的。婆婆留下来那台织机,梭子有丁歪,老会打线,修几回都没修好。就这样一台破织机,两个嫂子还眼红八叉盯着,说她占便宜。她一气,干脆不要了,回娘家把老机子拿来。这台机子,原先是她娘用的,她八九岁开始用。她对机子格外爱护,经常扫灰校油,机刮、踏脚都透滑溜的,用起来得心应手。

今天织的是白坯布,不用多花心事。她一头忙活,一头回想将才杨婉罗说那些话。这女人嫁给六哥头十年了,从没到她门上来过,今天哪阵风刮过来的呢?嘴上说是来找鞋样子的,临了又说一堆不着四六话。从来“无事不登三宝殿”,她嘴上说的,恐怕未必应心。那她会有什么事呢?难道六哥出事了?就算六哥有什么,她也不必跑来问我哇。朱佩芳想半天子,也没想出个李张老来。正好二子、三子回来了。两个小鬏,一人拐一只拐篓。朱佩芳帮他们一个一个接下来,凑上去一看,每只拐篓里头,都装大半下野菜,有马菜,有灰条菜,有竹面菜,还有苦苣菜等。春夏正是野菜鲜嫩时候,她家口粮紧,挖丁野菜来家搭搭,正好又尝鲜又省粮食。不过,在家吃野菜,传出去毕竟不好听。所以杨婉罗问时候,她砍了个空。

吃过刷过,天还大亮,朱佩芳换件褂子,拎半篮野菜,上娘家大哥家串门子。朱大先生这房头,到朱治平这一辈,一共弟兄五个。老宅早住不下了,开枝散叶,分出去好几处。朱治平是长房长孙,还住在老宅里头。这条路,朱佩芳眼眯都能找到。到门口,看见门前停辆驴车,车上拉一车青瓦,大哥正张罗着往里抬瓦,朱佩芳问道:“要盖房子?”

朱治平拍拍手上堂灰,喜孜孜说:“是哇!你大侄儿该成家咧,不替他预备新房哪中哇?”说着,跟她一起回堂屋。朱佩芳把篮子交给大嫂子,姑嫂俩说些客气话。朱治平点上一袋烟,坐下来,不等她问道,先把大成子夸赞一番,说小鬏不孬,灵活,勤快,聪明。学生意能有这三样,将来笃定有出息。把朱佩芳说的,心里甜甜的,嘴上却说,还要请大舅舅多关照他。说说,借打听店里情况,有意把话头绕到姜荣身上去。朱治平晓得她对姜荣有意思,便劝她说:“他姑哇,你死这条心吧,人家两口子眼下过好好的,你瞎惦记有什么用?再说了,她女人厉害着哩!不光能持家,听说还往外头放印子钱,不是个善茬子哇。你呀,最好莫去碰她。”

几句话,把朱佩芳说满脸通红,连忙辩解说:“我哪有那心哇。”朱治平说:“你没这心,那这些年,劝你怎老不听的呢?远的不说了,前一阵许九爷续弦,这机会多好哇。他人又不老,又没得三妻四妾的,你过去就是当家奶奶。你说说,过了这村,哪还有这么好店哇?你一口帮人家回绝得了。你肚里想什么心思,旁人不懂,我是你亲哥哥,从小看你长大的,我能不懂吗?”嫂子也帮腔说:“是的哩!这些年,你哥为你,不晓托过多少人情。你想开丁个呗。”

朱治平说:“柏舟之节,理当守之,圣人说这话是没错的。但不拘常理者,古往今来多着了,这叫两害相权取其轻。人总要过日子哇!古人亦云,从权乃慰,不从乃溃。民间不也常说一句话,叫‘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’么?这故事,你们都听过吧。从前有个书生叫朱耀宗,高中状元,万岁爷招为驸马。他衣锦还乡,临走跟万岁爷请旨,说他娘年轻守寡,含辛茹苦将他培育成人,请求万岁爷替他娘立块贞节牌坊。万岁爷欣然准奏。哪晓得朱状元回到家,跟他娘一说,他娘说,我早就想嫁给你恩师张文举了,因你还小,一直未嫁。如今你已成人,我再无挂念,不日就要改嫁。把这朱状元吓的,卟通跪下来,恳请他娘收回成命。他娘叹口气说,‘那听天由命吧!’她把裙子解下来,交给儿子,说你拿去洗,一天一夜要晒干了,我就答应你,不改嫁。要是干不了,你就不要再拦我了。说这话时候,是个大晴天。哪晓得到夜里阴云密布,整整下两天雨,裙子一直湿漉漉的。他娘说,孩子哇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天意难违哇!朱耀宗没法子,只得回去跟万岁爷请罪。所以说,女人并非不能再嫁。所不为者,非其时也。只要遇到意中人,该娶就娶,该嫁就嫁!如果将才说这事,你嫌他市井俚语,不足为凭,那文君夜奔、昭姬归汉这些故事,书中言之凿凿,总该可信吧?这何尝不是千古佳话呢!他姑哇,你不为自己想想,你还有三个小相公哩,也得替他们想想才对哇。响鼓不用重锤敲,话多无益。你是明白人,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