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四章(1)  

2013-09-04 08:22:52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董玉湘这些天愁的,食不甘味,寝不安枕。早上,彩云替他梳头,四太太看见,惊讶地大呼小叫:“哎呀,老爷,你看你,一夜怎长出这么多白头发来的哟。伍子胥过昭关哪?”董玉湘没好气说:“行咧,行咧。莫添乱了,中吧?”

他将要出门,老五匆匆进来拦住他。老五名玉涟,字清漪,是三太爷跟前的,跟老六玉清、老七玉洲是同胞兄弟。他年幼时候体弱多病,整天抱个药罐子。医生担心他受不起药石浸淫,建议用食疗。董家是垣商,有什么吃不起的?于是董家一改过去勤俭家风,到处延请名厨,做出各种美味佳肴,供五爷享用。五爷长成五老爷,身体总算好了,却落下个毛病,好吃!海州有句俗话,叫“穿海州,吃板浦,南城土财主。”说的就是板浦街人好吃。垣商有的是钱,什么好吃吃什么,什么稀罕吃什么。在吃上,五爷花钱从不心疼。只要东西好,他看上眼,花多少钱都买。后大山不高,藏不住野兽,虎豹熊罴早就绝迹了。猎人偶尔逮到梅花鹿、人脚獾子这些东西,都先扛上板浦街来,找董五老爷过过眼。董五老爷说不要了,他们才去找旁人。要真遇上西北驼峰,或者东北熊掌这类稀罕东西,只要卖家敢开价,五老爷一律照单全收。收的东西多,一时吃不过来,五老爷便把家里地窖改成冰窖。寒里天,他雇人上河里捞冰块子,拉回家,锯成条石那么大,砌在冰窖里头。好东西藏在冰窖里头,想多会吃就多会吃。酷暑炎炎,他能吃上透心凉冰西瓜;等到过年,他家还有新鲜水嫩的海州古庵梨。五老爷心思全花在吃上头,家里有多少盐田、多少水旱田,有多少圩子、多少庄子,有多少灶户、多少佃户,他一概不懂,一概不晓。有一回,圩下有个灶户上来找东家老爷,哪晓得四老爷跟七老爷全不在家。下人只好跟五老爷回。五老爷从来不见灶户,嫌他们腿上烂泥瘆人腌臜的。听下人回,他直皱眉,吩咐赶紧弄点饭给他吃吃,吃过好走人。下人请示说,给他吃什么哇?在五老爷念头里头,肥肉是最难吃东西。他想处分这个灶户,就叫下人给他吃肥肉。他满心以为,灶户笃定给大肥肉吃漾死得了,心里头暗暗得意,预备出去看笑话。不成想下人回来告诉他说,灶户吃舔唇抹嘴的,自在着哩!五老爷气的跺脚发狠说,去,把脚踏子抽得了,叫他自在!大户人家讲究,吃饭脚不能乱跷,桌子下头有花梨木脚踏子,专门搁脚的。五老爷以为,没得东西跷脚,这回他肯定吃不消了。不料过一阵子,下人把灶户领来谢赏。五老爷一看,灶户嘴上油晃晃的,脸上一副心满意足样子。五老爷直恶心,赶紧叫下人把灶户打发走。

老五跟董玉湘虽然住在一个大院里头,但是平时很少窜门子。跟老五来往频繁的,都是街上那些有名老饕。跟他们弟兄,就算在院子里碰见,顶多打个招呼,很少像今天这样把他拦下来。董玉湘晓得他有事,就站下来跟他说话。老五比董玉湘还胖,浑身滚溜圆的。天热,又是在家,他连大褂子都没穿,上身就穿件夏布短衫,腿上穿条细纱裤子,脚上靸一双蒲鞋,手里拿一把蒲扇子。他拉着董玉湘说:“听说店里遇上麻烦了?我是个废人,旁用处没得,帮你出个馊主意吧。上回我请石道人教我做一道素斋,看见陶公祠新来个云游道人,尊号叫清玄真人。这人扶乩很灵验,连石道人都佩服五体投地,专门把他留在陶公祠,想跟他学艺哩!你既有为难事情,何不请他帮你指点指点呢?”

这话让董玉湘茅塞顿开。他忽然想起孙家桥左近那个瞎子。这瞎子,莫看沦落在街头算命,却很有些道行哩。替董玉湘办过几回事,回回如他所愿。于是他跟老五说:“哎,你说对!我还真把这茬子忘记得了。我这就过去请。”

他匆匆走到孙家桥,没想到瞎子不在那块,破柜子倒还戳在墙根。他叫来福上旁边姚记布庄去问问。老姚出来告诉他说,死瞎子好多天没来了,不晓得死哪块去了。董玉湘好不失望,站在那块呆望一阵,忽然想起老五说的清玄真人,匆忙转身赶往陶公祠。

陶公祠供奉的是前两江总督陶澍。陶澍,字子霖,湖南安化人,嘉庆七年进士,道光十年出任两江总督。在魏源等人辅佐下,陶澍大胆改革盐政,在板浦、中正、临兴三场,率先推行票盐制,允许小商小户经营盐业。这一举措很快收到实效,老百姓吃盐方便了,国库也充盈了。陶澍病故之后,道光皇帝追赠他为太子太保,谥号文毅。海州垣商为纪念他,报请朝廷批准,在板浦东大街敦善书院旁边,专门修建了这座陶公祠。陶公祠紧靠景阳河,前临东大街,周遭一带土黄围墙,里边松柏森森。前一进院子正中是崇楼,供着道光皇帝赐给陶澍的“印心石屋”御匾,四周墙上嵌着大学士穆彰阿等人墨宝。后一进院子是享堂,供奉陶澍以及魏源等辅佐诸贤牌位,墙上镌刻着陶澍两巡板浦的盛况。

董玉湘跟清玄真人未见过面,特意叫来福回去拿个名帖来。主仆两人从耳门进去,里头静悄悄的,一个香客没得。走到享堂,才看见有个火工道人在阶下扫地。来福走过去,请他进去通报一声。小道士从享堂旁边一个小门进去。没多会子,从里头出来一个道长。董玉湘朝那人打量一下,只见他头戴五岳冠,身穿蓝青道袍,脚上白袜青鞋,手里拿着一根檀木柄拂尘,年纪在五十左右,花白胡须,一副仙风道骨样子。他走到董玉湘跟前,躬身唱个诺,把董玉湘请到里头客座。石道长跟董玉湘是老相识,也走出来相陪。听董玉湘说最近遇到这些事情,石道长笑呵呵说:“卿翁尽管放心。清玄道兄本事大着了,不拘哪路神仙,一请就来。就连帝王师相,圣贤豪杰,统统都能启请。有什么难处找到他,那真算找对人了。”

清玄真人客气几句,先请董玉湘焚香默祝。他进屋把沙盘、乩笔拿出来,安好,先拜一拜,烧一道降坛符,然后把董玉湘请过来,站在沙盘旁边,扶住乩笔。清玄真人念一遍咒语,又烧一道启请符,乩笔就在沙盘里动起来。画过几个圈子,突然又停下来了。清玄真人再焚一道符,把石道长请出去回避,又把小道士跟来福也撵出去,乩笔才慢慢又动起来,写出四个字:“董生听判。”董玉湘连忙丢下乩笔,朝上拜问:“请问大仙尊姓大名?”只见沙盘上笔走龙蛇,写下一行字:“吾乃正阳开悟传道真君是也。”清玄真人连忙跪下来磕头:“今天请到正阳祖师降坛,董老先生真是洪福齐天哪。请钟离祖师明示。”沙盘上,乩笔接着鸾飞凤舞。真人赶紧拿笔一个一个抄下来,直到沙盘不动弹了,才把抄的字拿过来,跟董玉湘一起看。只见纸上写道:“得意时毋太快意,失意时毋太多愁。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两人一看,这上头写的明明白白,什么话也不用多说。董玉湘叫来福封一吊钱钱票,给清玄真人做香资,欢天喜地从陶公祠出来。回到公司,跟程先生他们一说,各人也都十分高兴。

正谈的高兴,大成子从前头飞奔过来,多远就喊:“四先生,我小表舅来了!”董玉湘厉声喝道:“慢丁个!大呼小叫的,成何体统。”大成子是跟丁耀祖学徒的。自从他师父跟他大舅出事以后,这些天,他跟掉魂似的,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。他在公司又是年纪最小的,人人都使唤他。给东家这一喝当,他吓得站在门口不敢进来,腿肚子直哆嗦。董玉湘见把他吓不轻,缓缓口气说:“你进来,慢丁说,哪个来了?”

大成子是朱佩芳儿子。朱家跟姜家是姻亲,大成子一直喊姜荣小表舅。不过这亲戚拐弯太多,董玉湘一时算不过来,不晓得他说的是哪个。他正问道,外头人已经从穿堂出来,走到天井里了。谢小麻子座位靠近门口,一眼看见天井里头进来三个人,头一个就是姜荣,后头跟着的,一个卞正恩,一个李宝奎。谢小麻子惊呼一声“姜先生”,烟袋都没来得及搁,拔腿从堂屋迎出来。他这一叫,各人全看见了,纷纷扭头朝外头看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