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二十七章(3)  

2013-10-26 10:19:06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姜荣放下烟袋,伸手把衣领后头折扇拽出来,“啪”一下打开,贴在胸前轻拂几下,笑呵呵说:“岂止是过得去?徐老板这品貌、气色,莫说在两江两淮,就算走到京师上海这些大码头,也堪称梨园魁首、菊坛状元哇!今天能亲近徐老板芳泽,姜某真是三生有幸,足谓平生矣。初次相会,无以为贺,赠诗一首吧:

 

流莺清脆啭珠喉,

若个娇憨未解愁。

赢得尊前一凝注,

盈盈秋水剪双眸。”

 

董玉洲拉着姜荣说:“六弟呀六弟,将夸你不是书呆子,怎当场就给我吊起书袋子来了?这不叫我自己打自己嘴嘛!”他嘴上这样说,心里却十分开心,笑起来声音格外爽朗:“不过,这诗倒真是好诗呀。不愧人夸六弟才高八斗,诗词歌赋,张口就来哩,哈哈哈哈!”

徐梅香站起来,朝姜荣深作一揖,不卑不亢说:“姜六爷抬举了。既然姜六爷以诗相赠,小人无以回报,斗胆借姜六爷诗韵,也胡乱和一首罢,请姜六爷万勿见笑:

 

人生能得几良俦,

几番相思未肯休。

欲把梅花描小影,

一般傲骨有风流。”

 

姜荣惊呆得了。徐梅香会做诗,而且做的如此之快,实在出乎他意料。这样急才,恐怕敦善书院那些学生,也未必有几个哩。于是他站起来敛容回揖,说:“徐老板不光品貌出众,文采竟也如此了得,真是才貌双全,举世无匹哇!不过,小弟心中倒有个疑问,不知能否请教?”

徐梅香说:“姜六爷客气了。小人候教。”

姜荣问:“敢问尊号是何人所起哇?”

徐梅香一愣。没等他开口,费二光接过来说:“多承姜六爷下问。梅香这个拙号,是小老儿替他胡乱起的。当年他来搭我班子那时节,正逢早春,阶前有一枝寒梅,迎春怒放。小的就借用乡先贤淮海先生秦少游一句诗,‘入帘飞雪带梅香’,替他起了这么一个艺名。姜六爷大才,小的一向久仰。这号有什么不妥,还请姜六爷不吝赐教。”

姜荣说:“赐教不敢当。这‘梅香’二字,本来是极雅致的。唐人诗云:‘柳意笼丹槛,梅香覆锦茵。’又云:‘曲池苔色冰前液,上苑梅香雪里娇。’何其美妙?然而窃以为,若拿来用着人名,却有失妥当。诸君不闻宋词有云:‘朱帘更倩梅香挂,要放银蟾入座来’么?王修甫《八声甘州》说的就更直白了:‘正心焦,梅香抵报,报道晚粧楼外月儿高。’”

董玉洲一拍大腿说:“哎呀,这就对了!当初我听他改这名字,老觉得别扭,一直就没想起拐扭在哪块丁个。今天给你这么一说哇,那真再明白不过了。敢情这梅香,可不就是丫环嘛!拿这种称呼来做名字,岂不糟蹋我徐兄弟?改改改。六弟哇,今天正好就你这大才,帮我兄弟起个周正清雅的大号来。”

正在这当口,吴景澄陪邱继才进来了。他们跟费二光师徒都是见过面的。费二光看见两位老爷,拉着徐梅香要磕头请安。邱继才连忙拉住说:“老费不必拘礼了。都是老友,彼此作揖吧!”坐下来过后,他问董玉洲:“你们将才说什么呢,热热闹闹的?我们来,是不是打你们岔了?”

董玉洲把姜荣说的,跟邱继才一说。邱继才连连点头说:“嗯,欣然兄言之有理哇。”转脸问道姜荣:“你打算替他换成什么名字?”邱继才向日常在京城走动,每回都没少请部院那些郎中主事打茶围、吃酒席,对八大胡同那些歌郎再熟不过了。听姜荣说还没想好,他脱口就说:“八大胡同那些相公,不是叫什么素云、怡云,就叫小芬、幼芬,再不就叫兰芳、蕙芳,听着确实雅致。我看,徐老弟尊号,不如就改用‘小云’二字。他唱戏走南闯北,自然要行云流水,才能畅通无阻。你们说,这名字中不中哇?”

吴景澄摇头说:“不妥不妥。云乃无根之物,虽易聚,亦复易散。何况云彩全是白的。徐老弟若用这二字做大号,哪天能红得起来呀?”

董玉洲本来预备为“小云”鼓掌的,听吴景澄如此一说,顿时泄气了,坑头不吱声。

他们说话工夫,姜荣一直低头沉思。过一阵子,他忽然拿扇子在手掌心一击,眉飞色舞说:“有了,取‘凌寒’二字,诸位意下如何?”

董玉洲这回不着急鼓掌了,嘴里反复念叨说:“凌寒,凌寒,这有什么说法哇,贤弟?”

姜荣还没开口,忽见徐梅香眉毛一挑,喜形于色说:“先生这二字,莫非取自王荆公?”

姜荣如逢知己一般,朝他笑着点点头。在座都是读书人,经徐梅香一点,各人皆明白姜荣为什么替他取这名字了。他们料想徐梅香年少气盛,既然会出姜荣用意,不免要显露一二,便皆微笑不语,做出一副洗耳恭听样子,让徐梅香演说。

徐梅香果然意犹未尽地吟诵起来:“‘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’先生弃掉梅字香字不用,单单用‘凌寒’二字,实在大妙。这二字,看似跟梅、香无关,其实正点出寒梅之品行。真正是‘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’哇!多谢先生赐名。姜先生在上,请受小人一拜。”他起身走到姜荣跟前,就要跪下来行礼。

姜荣连忙阻止。费二光跟董玉洲都说,这个礼是该当的。姜荣这才勉强受他半礼,连忙把他拉起来。各人见徐梅香欣然接受姜荣替他所取新号,便皆改口称他徐凌寒。姜荣说:“我取这两个字,其实还有一层意思,是对徐老弟敬重。各位皆晓得徐老弟为我七表哥受伤这事吧?老弟这品格、节操、风骨,比诸寒梅之凌霜傲雪,岂非有过之而无不及么?”

经他这样一说,各人更觉这名字取的贴切,富有深意,皆连声称妙。对这意外收获,董玉洲非常高兴。他跟费二光曾经筹划过,要带三喜班东进上海、北上京师。他不仅要让徐凌寒红遍大江南北,还要让他唱红天下,成为大清国有名的旦角。到那时,要还用原来那名字登台亮相,给人家到处指指点点的,说来个会唱戏丫环,那真是颜面尽失了。幸亏今天遇上姜欣然。这家伙,简直就是及时雨哇!董玉洲以手加额,连称庆幸。

少顷,陈汝芬等人也到了。听说姜荣替徐梅香改名字,皆跌足后悔来迟得了,竟错过一场盛会。董玉洲见客人皆到了,大声嚷嚷说:“天这么热,冠冕堂皇坐外厅里头,实在是受罪哇。好歹大家都不是外人,不如我们上内书房去坐吧,也好宽宽衣裳。”各人皆说好,纷纷起身跟他往里走。到内书房,各人把马甲马褂脱下来,顿时凉爽多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