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三十三章(1)  

2014-01-18 09:50:46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在张家吃过上梁席,回到寨子里头,姜荣接到公司捎来口信,说四先生找他,叫他回去一趟。姜荣不晓得什么事,第二天早上,带上大成子,搭一条送毛竹来的回程空船,匆匆忙忙赶回板浦。下傍晚进城,船靠在三道桥底下,他请水手把行李先送到他家去,又把大成子打发回家,自己空身上公司来见他表哥。将进门,唐家林告诉他,四先生回家去了。姜荣见天色不早,身上又汗津津的,不方便上人家去。想找查文康问问什么事,结果查文康也不在。回头问唐家林,唐家林直摇头,说没听说有什么事。姜荣这才不着急了,回到家,叫杨婉罗烧一锅热水,舒舒服服洗个澡。晚上,想把杨婉罗搂过来亲热亲热。不料杨婉罗伸手把他挡回去,说来那个了,不方便。姜荣嘴一咕嘟,只把脸掉过来,“呼呼”睡了。

第二天,到公司见到董玉湘。当时屋里还有程正铎和唐家林,董玉湘没跟他说正事,光问些圩下碎事。等程、唐二人出去,才把姜荣叫到里间,板起脸问他:“你怎回事,手头缺钱哪?”

姜荣一听就明白了:笃定是挪用货款那事情,东窗事发了。他只好如实把事情源源本本说一遍。董玉湘“呼噜呼噜”抽着水烟袋,眼眯听他说。说完经过,姜荣检讨说:“这事都怪我,不该瞒你。本来我想,等我钱攒够了,悄悄把这窟洞堵上,各人皆不惊动。这样朱家面子上好看丁个,也不用欠那么多人情。没想到应那句老话: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既然公司晓得了,该怎处罚怎处罚,我二话不说。那些条规都是我订的。要不罚我,往后再罚旁人,旁人就有话说了。我就有一个人情要讨:罚我一人就中了,千万莫罚查先生。他是忠厚人。要不是我,他绝对不会做这事的。”

“你胡闹!”董玉湘把水烟袋往桌上一磕,“秀峰跟我东伙这些年,他家有事,我能不帮他么?他一出事,我就上他家问过了。他家在城北有几亩地,买好几年了,这我晓得。平常过日子,有这两亩地,应该能将就。他家眷也没提该人钱事情。我以为真没得什么大事了,也就没多问。到底你跟他家更近丁个,她肯跟你说实话。你掏到实话,告诉我一声哇!你要担得起,不告诉我,也还罢了。你又担不起。你说说,你做这种鬼事,到底挨哪上的呀?”

听他这么说,姜荣倒踏实下来了:原来他生气是为这个!这倒出乎姜荣意料。早知道他这态度,当初真不如大大方方直接跟他说,也省得干这种丢人现眼勾当。一二百吊钱,对他来说算什么呢?眼下说什么皆晚得了,听凭发落吧!外头树上有两只知了,赛着叫唤。六月心天本来就热,给知了一叫,更燥的慌,加上挨一顿数落,姜荣身上直冒汗。

董玉湘一筒烟吃清得了,又装一筒。他吃的是兰花烟,晓得姜荣不吃,也不让他。点着烟吃两口,又说:“这事呢,也怪我,有些事,没跟大家说清楚。你是自家人,跟你说说也无妨。是这样的:凡是在我董火字号干满十年的,我替他们每人都预备一笔养老钱。往后,每过十年,往上翻一番。这些钱,事先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?就怕他们老惦记。钱这东西,其实真不是好东西。人一旦背上这包袱,心就容易变。我怕这些老伙计心里头有负担,所以各人皆没告诉。秀峰在我盐号里头,打跟我三舅学徒那会子算起,也有十几年了。这笔养老钱,本来应该算给他家眷的。我老想,他朱治平还真能就这样不明不白走得了呀,哪天要回来呢?你晓得的,到顶今,总办这位子还空着哩。所以,这笔钱,当时就没跟他家提。哪晓得他欠一屁股赌债呀!要说,这也是他活该的。什么事不好干,偏要去赌?这要给他令尊朱大先生晓得,走坟里都能跳起来骂他:‘这败家子!’你说是不是的?”

这番话,更让姜荣后悔死得了。他真想埋怨表哥几句,说你怎不早说的呀?转脸一想,毕竟他事前没跟表哥商量,要怪,还怪他自己做事太鲁莽。他心头冒火,热的实在受不了,干脆把折扇拔出来,在表哥跟前搧起来。他替自己先找个台阶:“天太热了,受不了。”跟着附和道:“是的哩!我也没想到他会干这种事。幸好他家三个小鬏都不孬。两个儿子,书皆念不错。闺女也孝顺,一家人吃喝洗涝的,全靠她。”

董玉湘把腰一挺,上半身朝姜荣凑凑,盯着他脸说:“莫乱打岔中不中?将才你也说了,公司条款,全是你订的。那你说说,你这桩官事,公司应该怎法处置?”

姜荣挠挠头:“这事情,要根据数目大小,还有归还时间长短来定。数目不大,又能即时还上的,以训诫为主。数目较大,又无法归还,且给公司带来损失的,除责令其归还原款外,视损失大小,分别另给训诫、罚俸、降级、劝退等处分,并辅之以加倍偿还罚金,直到最后报官追比。”

董玉湘把头一抬:“没有家法处置这一条了?”

姜荣摇摇头说:“这是公司。公司是按股份的,有股份的都是股东,有上海的,有扬州的,有南通的,用哪家家法?”

董玉湘瞪起眼问道:“那我是干什么的?”

姜荣笑了:“你是董事长哇。你股份最多,在股东里头占大头,所以你当家嘛!其实,按规矩,董事长是要开股东大会选出来的。好在眼下我们公司这些股东都在外地,你股份又占绝对多数,所以你自然而然就成董事长了。”

“这我暂且不管他,我也弄不懂。”董玉湘把眼珠转转,手按在桌面上说,“你将才说那一大堆处分,你到底适合哪一条子?”

姜荣眨巴眨巴眼:“数目不大,又能即时归还的。”

董玉湘追问道:“你哪天还?”

姜荣说:“把他养老钱拿出来,不就还上了?”

董玉湘一捋胡子:“你想的美。桥归桥,路归路。他钱是他钱,你挪用款子,还得你来还。再说了,就算钱还上了,那也不能训诫几句就算完事。毕竟这些条款是你订的,你又是我老表,你犯错,那得从严一等。不然,往后怎法服众哇?”

姜荣站起来拱手作揖,打着戏腔说:“任凭表哥处置。”

董玉湘一挥手:“莫捣乱。这钱,你打算怎法还?”

姜荣:“我三朋四友还是有的。原先,怕人家晓得他欠赌债,没好大张旗鼓去借。而今既然东窗事发,也就不怕人晓得了。”

董玉湘“呸”他一口:“你骂我,是不是的?”

姜荣脖子一缩,装讪说:“嘿嘿,我哪敢哇!”

董玉湘说:“你明天上家里去,跟你嫂子拿钱。不过,话说搁前头,我要把你帮办降为助理,还要扣你半年年俸。”

姜荣还想用戏腔说“领教了”,想起表哥将才一脸不耐烦,遂一本正经说:“行,我认罚。”转脸,他又有些不甘心地说:“今年八卦滩出盐了,收成又那么好,不管怎说,我们这些人,也该有个奖赏吧?就算我功过相抵了,还有谢先生,李教头他们哩,对不对?”

董玉湘端起水烟袋,拿签子挑挑烟锅,抽两口,不紧不慢说:“我将才没说过哇,桥归桥,路归路?两件事,怎能毛打一捆柴,搁一起算帐呢?先把这事了得了,再说八卦滩那事。孔明治军,最讲究奖罚分明的。有过要罚,有功要赏,才能取信于人,号令三军哇!”他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。

晚上回屋,杨婉罗在灯下头替小鬏改衣裳。愁养不愁长,小鬏一落地突突长,衣裳没穿几天,就不够长的了。姜荣凑在灯底下看一阵书,直打哈欠。杨婉罗催他赶紧睡,他说等等一起睡。杨婉罗晓得他心思,故意说:“我那个来了。”

姜荣扫兴说:“真假的,昨天不还好好的么?”

杨婉罗绷着脸说:“这又不是我喊来的,我有什么法子哦!”

姜荣信以为真,放下书,要去拾当睡觉。忽听杨婉罗“噗哧”一笑,晓得杨婉罗啭他,抬起胳膊,在她肩上轻轻捶一下。不料杨婉罗手里拿针哩,一下戳在手指头上,疼的“哎哟”惊叫一声。姜荣晓得惹祸了,连声问:“戳哪了?”

杨婉罗气恼地把手指头伸给他看。姜荣一看,杨婉罗左手食指上有个小红点子,连忙把她手抓住,用力挤那个手指头。那红点子越来越大,一阵冒出个血珠子来。姜荣弯下腰,张嘴把杨婉罗手指头含在嘴里,使劲一吮。杨婉罗连忙把手指头缩回来,嗔怪他:“你做么的呀?”

姜荣也不解释,只说:“你再使劲捏一阵子,就不碍事了。”

杨婉罗果然把手捏住。姜荣见她没法做针线了,坐下来陪她嚓呱。嚓来嚓去,嚓到开骐身上。杨婉罗抱怨说:“开骐这阵子倒多淘气,不肯用功,先生老告他状。你这几天在家,正好管管他。”

姜荣不以为然说:“小鬏哪有不淘气的?”

杨婉罗不高兴了,噘着嘴说:“儿子就像你,一丁不上进。”

姜荣装讪搭痴说:“像我就对咧!要像旁人,那就麻烦了。”

杨婉罗生气说:“哪个跟你说笑哦!嫁给你,我算倒八辈子霉了,中看不中用。”

姜荣明知她说什么,故意往歪处扯:“我怎中看不中用的呢,哪回不把你弄叽哇鬼喊的?一下床就不认帐了。”

杨婉罗“呸”啐他一口:“不要脸!亏你还读书人,没皮没脸的,这种话也好意思说。”她叹口气说:“欸,当初,不就图你是个秀才,指望能改换门庭,才嫁给你的呀?哪晓得就是个绣花枕头哩。看来我这封诰,还得指望我两个儿子哇!”

姜荣说:“莫急,等我拾当拾当的,过两天就上省里去赶考。好歹替你挣个封诰回来,让你穿袍带花,回娘家好摆摆脸。”

杨婉罗两眼一亮:“真的,啭人是甩子?”

姜荣“哈哈”笑道:“八月初六进场,离眼下还有个把来月,我就算文曲星下凡,也考不了哇!”

杨婉罗气的把身子一转,不跟他央央了。

姜荣说:“早丁睡呗。”

杨婉罗气呼呼说:“睡你个头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