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四十六章(4)  

2014-12-28 13:37:5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乔如阳费尽周折,最后总算在云台山后头一个叫猴嘴的落头,找到一个在六月初二那天晚上跟刘老快一起上盐坨做事的护院家丁。这人姓关,外号叫“关黑子”。听说乔如阳打板浦街来的,关黑子脸色窜上变得了,任凭乔如阳怎法软磨硬泡,死活不肯说那天晚上事情。乔如阳只好在猴嘴先住下来,慢慢等机会。

关黑子家住在猴嘴街东头一条窄巷子里头,家里只有两个人,除他而外,还有个年轻俊俏的小媳妇。关黑子没做什么营生,白天一般不出门,每回都是天黑后才出来。一出门,就直奔街后头。猴嘴街后头全是盐滩。盐滩上有个柴笆棚子,四周黑漆漆的,就这个柴笆棚子朝外透亮。关黑子一钻进去,轻易不出来,每回都等天要亮才回家。乔如阳跟人一打听,晓得这是个赌窝子,心里有底了。

这天,机会终于来了。乔如阳跟往常一样,在街头要一碗豆浆、一碗凉粉、两根油炸馃子,吃过蹓跶到关黑子家巷口头附近,看几个老头在树下头下棋。约摸过去个把钟头,看见一帮人气势汹汹走过来,直哧奔巷口进去,他跟看热闹人一起尾随在后头。那帮人直哧冲进关黑子家。没多会子,屋里乱哄起来。先是女人厉声尖叫,接着鬼哭狼嚎。一个大汉拽着关黑子辫子,把他从屋里拖到街上。另一个大汉在后头使劲踹他。乔如阳朝前凑凑,竖起耳朵一听,原来这伙人是来追赌债的。他心下大喜,当即站出来,喝止那帮人,说他可以帮关黑子还债。那帮追债的只管要钱,拿到钱,立马扬长而去。

见这人肯替他还债,关黑子戒心更重了,嘴上虽然对乔如阳感激不尽,心里却时刻提防着。果不其然,乔如阳又跟他打听六月初二那天晚上事情。关黑子起初死活不肯说。后来发现乔如阳不像公门中人,加上他女人对乔如阳心存感激,在旁边不住成催促他,关黑子最后总算开口了。

那天晚上,跟刘老快一起上盐坨去的,一共有八个人,其中四个盐号伙计,四个护院家丁。刘老快交给护院家丁办的差事,就是半夜把董家盐垣子扒开来。那天雨大,外头根本没得人,连巡更的也不晓得死哪块去了。他们几人大摇大摆把盐垣盖子掀开来。事成之后,刘老快给他们四个护院的每人一笔跑路费,叫他们有多远滚多远,两年内不要在海州地界上露面。关黑子领了钱,连夜跑到猴嘴。他从前在猴嘴贩私盐,认得一个相好的女人。正打算娶她时候,犯案挨逮住了。好在他机灵,没得把柄落在官府手里头,挨打一顿又放出来。出来过后,没法在猴嘴混了,经朋友搭线,上板浦街赵家当上护院。这番手头有钱了,他顾不上刘老快叮嘱,先回猴嘴把这女人娶了。他预备带女人一起跑路,偏偏这女人新婚燕尔,磨磨蹭蹭不想走。三耽搁两耽搁,叫乔如阳访到了。

乔如阳得知真相,心中大喜,立马赶回板浦。他想先禀报七先生,结果没找到,只好趸回来找江三宝。江三宝趁机又敲乔如阳一笔钱,这才带上两个皂隶,亲自上猴嘴去找关黑子录口供。哪晓得等他们赶到猴嘴,找到关黑子住那栋房子,却发现已经人去屋空了。原来关黑子撇不开情面,一时糊涂把秘密说出来,过后马上就后悔了,连夜带女人跑路。江三宝扑个空,把乔如阳好一顿臭骂。

乔如阳闹个空心大憋气,连着好几天怏怏不乐。这天听说四先生中风,约卞正恩预备一起上董府看看,这才晓得姜先生从上海回来了。乔如阳喜不自胜,从董府出来,迫不及待上公司来见姜先生。两人相别不过三四十天,相见之下却皆吃惊不小,你说我瘦了,我说你瘦了。说起这几十天情形,都感叹过的不容易。

听乔如阳说盐垣是赵家人破坏的,姜荣并不诧异,说他早就怀疑这事是赵家干的了。让他不明白的是,赵家为什么会在这当口干这种事。这事明显是帮姓杨那小子推波助澜呀!难道这杨公子跟赵家有什么瓜葛?两人苦思冥想不得其解。姜荣说:“要弄明白这事情,恐怕还得从绸缎庄那块下手。姓杨的跑得了,绸缎庄还在。那东家不一直没露脸么?耀山呀,你辛苦辛苦,上新浦街跑一趟。不信这东家就查不出来!”

乔如阳对先生的判断很佩服。他背上个褡裢,装成乡下做小买卖的,在新浦街转悠两天。很快,他从新浦街带来一条令姜荣目瞪口呆的消息。原来,瑞祥绸缎庄东家不是旁人,竟是赵圣晴的亲三爷,外号“铁算盘”的赵家老三瑞琮。

得知这一消息,姜荣很快把眼前这几条线索理清楚了。赵圣晴的令祖赵大眼,前后一共生了四个儿子。长子赵瑞瑄,是赵圣晴的令尊,子承父业掌管盐号。老二瑞珏在大寺前头开一家古玩店。老三瑞琮外号铁算盘,是板浦街有名的生意精,先是开家干货店,专卖海货。后来新浦街热闹起来,老三把货栈搬到新浦街西跳口,在盐河边筑起码头,兼做南北货生意。老四瑞玘最不安分,落第之后,先在上海滩混几年,当过买办,开过洋行,后来生意折本回老家,掌管赵家景字店盐号。既然乔如阳说瑞祥绸缎庄的东家就是赵瑞琮,那么如此看来,所谓姓杨的什么公子云云,极有可能是赵瑞玘从上海滩雇来的骗子。上海滩开埠年代既久,各色人物云集,三教九流无奇不有。赵瑞玘毕竟在上海滩混过几年,物色个江湖人物自然不难。瑞祥绸缎庄本来就是新开张的,先让这个“杨公子”当几天东家,外人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。他们跟同是山西老乡的肖老板等人串通好,设下这样一个赌局,把董七爷套进去,做的天衣无缝。董七爷生性豪爽,丝毫没猜疑过这些人。假使这局中有赵家人露脸,董七爷也许会起疑心。偏偏赵家人想的周全,从头至尾,莫说父子叔侄几人从未露面,就连吴振宁、刘老快这些帮闲的,也从没在赌局中出现过一回。直到最后,毁坏恒泰盐垣这事,不得不由赵家人出手,刘老快也做的干净利落。要不是关黑子贪恋女人,这事情瞒的像铁桶一样,根本漏不出一丝缝隙来。

中风过后,经过急救,董玉湘性命并无大碍,腿脚也活动自如,不过左半边脸明显下瘫,嘴抿不拢,嘴角上经常挂多长一道粘涎。彩云整天拿块毛巾在旁边侍候着,须臾不敢离开。听罢姜荣剖析,想到这几年跟赵家明争暗斗,董玉湘长叹一口气:

“欸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看来,董家命中该有这一劫哪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