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三十四章(2)  

2014-02-05 09:25:01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江书办回到刑房,找出姜荣卷宗袋子,拎到二堂来。二堂不比大堂。大堂是老爷升堂问案地方,二堂是老爷料理日常事务地方。老爷吩咐把姜荣带到二堂去问话,那是还没把姜荣当作人犯,这其中差别,江书办干这么多年刑房,心中当然跟明镜似的。姜荣是个生员,虽不在缙绅之列,却也是衣冠中人物。自古“刑不上大夫”,只有将他生员参革过后,才能跟普通人犯那样,将他收监发落。眼下,自然不宜把他带到大堂去刑讯。当官的皆是读书人,大家互相皆要存些体面嘛。

天热,二堂大门没关。站班班头祝富站在门外头,跟二爷王贵小声嚓呱。看见江书办过来,朝他挤挤眼。江书办走到门口,看见李元济坐在正中主位上,吴师爷站他旁边,邱继才坐在西边首座,姜荣站在当中空地上回话。靠门口有张条案,上头有笔墨纸砚,江书办晓得这是替他预备的,朝上告个座,走到条案后头坐下来。李元济把王贵喊进来,叫他江书办手上牛皮纸袋子递给邱老爷。邱继才接过袋子,从里头找出原告状子,先看后头署名,写的是“周二贵”三字。这人是哪个,一丁想不起来。再看那状子,写的白字连篇,狗屁不通,不过大意还算明白,揭发姜荣大逆不道,擅晒八卦滩,实属违禁云云。

等他看过状子,李元济开口问他:“状子看过,事也明白了吧?就这么个事情,很简单。贤达兄有什么高见哇?”

邱继才把状子放下来,半天头没抬起来。恒泰公司这桩买卖,在板浦街一共招募多少入股,他不晓得。不过,他是有份的。姜荣送他一百份干股,连一文钱皆没收。邱继才思量,姜荣既能送他干股,未必不送旁人。想到这块,他不禁偷眼朝李元济看看。见李元济面沉似水,一丁声色不动,邱继才在心里暗骂:这家伙,真是老奸巨滑。他大概想让我当出头椽子吧?我才不上他当哩。他转脸问姜荣:“你做事向来牢靠把实,这我晓得的。这桩事情,做的如此莽撞,实出我等意外。我猜这里必有原因。你能不能开诚布公,把这其中原委,说出来听听呢?”他见李元济捻着胡须点点头,便朝姜荣身后那排座位指指,请示李元济说:“眼下他身着衣冠,料想生员尚未褫夺,能不能让他坐下来,慢慢说话呢?”

“不敢不敢。朝廷法度,罪晚生岂敢不遵?”姜荣连忙推辞。见邱继才问过之后,李元济未置可否,他更不敢贸然坐下去,稍微定定神说:“两位老爷在上,容晚生细禀。惟我大清自庚子罹难,二圣蒙尘,国运维艰。虽有文忠公力挽狂澜,与洋酋签订城下之盟,救黎民于水火。然赔款数额巨大,国力难支,关税盐课,自此悉归于洋人。盐课既质,不论垣商、运商,负担皆剧。原课未完,新课又至,不能如数交纳者,远非一二。晚生久处阎闾,悉知盐商所难:悉数完课,则所余不足;国课不完,则良心难安。窃以为,惟有丰产增收一途,可缓盐商两难。然则盐田所产,悉有定数。虽旱涝不均小有出入,阴晴天数,又岂人力可为?因思光绪初年,圩下有晒八卦滩者,虽遭官禁,其物产实丰于砖滩甚矣,至极者甚或倍之。当初所禁者,为其出产盐中,偶有泥而已。实则有泥者寥寥,瑕不掩玉。如用此法晒盐,则国课可完,民亦富足,实为公私两便。晚生以为,朝廷将颁新政,革除陋习,志在维新。如斯癣疥之禁,自当在革除之列。前者,晚生已就此事向列位大老爷上过禀帖。因新滩已辟,惟恐耽误时日,故而未奉尊谕,即擅自开晒,实非故意违禁。以上陈情,还请两位大老爷明察。”

李元济听见吴师爷在旁边冷笑,回头问他:“先生有何高见哇?”

有邱继才在场,这是老爷们会办公事,吴师爷哪敢插嘴?。等李元济一再叫他说,他先朝邱继才拱手致歉,这才开口说道:“邱老先生,在下有僭了。姜相公适才所言,恕在下不敢苟同。什么叫‘关税盐课,悉归于洋人’哪?朝廷不过拿它做个抵押而已。等到庚子赔款还清得了,这些东西,还是要回归我朝的嘛。姜相公这么说,似乎有非议朝政之嫌哪。还有,哪个不晓得盐商一个个皆富的流油哇?说他们‘悉数完课,则所余不足’,那真是天大笑话了。他们所余不足,那我等岂不是只能喝西北风?至于说到盐商‘国课不完,则良心难安’,更是滑天下之大稽。这些盐商,有几个是讲良心的?若要等他们凭良心来完课,那国库不晓得猴年马月才能有银子哩。由此足见,他这些话,皆是为盐商争利,也是替他违禁狡辩的。夫官者,国之重器也。官府查禁的事情,百姓当然要一体凛遵,岂可为一已之私利而蘧废之?这样的话,法度何在,纲常何存哪?在下浅见,请霖翁和邱老先生明断。”

邱继才一听忍不住了,烟袋往茶几上一磕,站进身说道:“这叫什么话!照我看来,姜欣然晒八卦滩,非但无过,实则有功。我在板浦场也好些年了,有关八卦滩种种传说,听过不少。”他把光绪初年八卦滩遭禁前因后果,跟李元济细述一遍,然后说道:“诚如姜欣然所言,八卦滩所产之盐,有泥者十不足一,较其产量之丰,实属微不足道。前官为何查禁,盐商灶户至今不解。囿于官威,数十年间,盐场无人敢犯禁,致八卦滩晒法几乎失传。姜欣然钩沉刨根,历经艰辛,始得此法。今夏首晒告捷,照同等亩数测算,产量较砖晒高出三成以上。不惟盐商得利,敝场盐课今年增盈亦颇丰厚,全赖恒泰公司鼎力相助。如此看来,姜荣岂非功不可没?”

邱继才这番话,大出李元济意料。这场官司,李元济本来以为很简单。姜荣在圩下晒八卦滩,眼下板浦街垣商当中,几乎没有不晓得的。原告告他犯禁,这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,人人都能出来指证他。案情一清二楚,只要把他口供录下来,画上押,就能定他罪。他头上那个小小功名,只消往州学里去一道公文,就革掉了。断这种案子,李元济最欢喜的,几乎不用烦什么神。至于好处嘛,那要看两头有没有眼色了。原告这边,是先打招呼后递状子的。状子上这个周二贵,不过是原告为掩人耳目找出来顶缸的,背后真正原告是他东家赵圣晴。状子递上来之前,赵圣晴托吴师爷在李元济跟前探过路,说圩下有人犯禁,官府查不查问。做官哪有不欢喜打官司的?李元济当即就准了。赵圣晴这才跟吴师爷商量,找周二贵出面,花十文钱在孙家桥找人写个状子递上来。李元济接过来一看,虽然被告是姜荣,也只得公事公办,把姜荣传进来问话。在这之前,他问过吴师爷,说姜荣是板浦场人,案子不可能把邱继才绕过去。吴师爷晓得赵家打点过邱继才,就说,不碍事,都说好了。李元济这才把邱继才请来一起问案子的。不料,临了邱继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跟吴师爷说的,恰恰相反。按说,李元济是主审。对邱继才说的话,他可用可不用。但是他仔细琢磨琢磨,觉得这案子并非是查问犯禁那么简单。邱继才不说了么,“前官为何查禁,盐商灶户至今不解”?看来,这里头大有文章哇!我要稀里糊涂把姜荣问个罪,会不会又上赵家当呢?乡里别,上回差丁就上他套子,焉知这回不是借机又给我挖个坑?想到这块,他朝吴师爷看看,见吴师爷一副洋洋得意样子,心里不禁一阵犯恶:浅薄小人!对这位师爷,他早就看不惯了。但是偏偏这位师爷,是他顶头上司两淮盐运使荐来的。他想辞,却不好开口。这回,这家伙肯定没少拿好处,拼命帮赵家说话。我可千万莫轻信他们。想到这块,他笑呵呵对姜荣说:“欣然哪,你上圩下头那么多天,我们几回诗会,你都没来。诗会全是老头子,不热闹哩!这样吧,敝衙有个土地祠,我让人收拾干净了。委屈你在祠里住几天,学生也好随时请教。”

姜荣明白,这等同于替他收监了,连忙作个大揖,向李元济道谢:“多谢大老爷周全。老爷有何吩咐,罪晚生理应奉陪。”

李元济把祝富喊进来,叫他把姜欣然带到土地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