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三十七章(1)  

2014-03-10 12:23:29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姜荣发觉杨婉罗对他越来越冷淡。他吃官司这一个多月里头,杨婉罗没上衙门看过他一回,连饭皆没给他送过。这些,姜荣倒还不介意,毕竟衙门不是女人进出地方。大成子一天给他送三顿饭,都是公司厨子做的,每天变花样供他吃,他肚里没缺过一丁油水。让姜荣不痛快的,是杨婉罗连个口信皆没有。有一回,姜三爷带三子来看他,说到三子他娘,把姜荣好一顿埋怨。姜三爷问姜荣,是不挪用柜上钱,替朱家老大还帐了?姜荣一听,嘴瘪得了,连忙问道,她生气了?姜三爷板起脸,把他好一顿教训。姜荣还暗自庆幸哩!心说,只要她不把这事往朱佩芳身上扯就中了。哪晓得姜三爷接着就说,你跟陆家那个,趁早断得了。姜荣连忙喊冤,我跟她有鬼事哇,断得?说跟真的似的。姜三爷不管他,夹七夹八说他一顿,连吃好几袋烟,才把三子喊进来,一起回去。姜荣这才晓得杨婉罗生他气了。他多少天不痛快,心说这女人,心眼太小了。看来,在她跟前,往后什么话皆不能说哩!

人心本来就隔层肚皮子,两人一旦有隔阂,裂缝越来越大。姜荣具保回来那天,一家人皆高高兴兴的。杨婉罗帮他行李接下来,先摊在院子里晒,回头张罗替他换衣裳。看见四子直往姜荣身上扑,杨婉罗吵四子,说你大累哩!姜荣听出她话里满是关切,心里甜丝丝的,直说不碍事。他把四子架搁脖子上,在院里来回跑好几趟,把四子逗的“咯咯”直笑。杨婉罗好不容易才把四子接下来。听姜荣说要洗澡,她赶紧央告嫂子烧水。然后进屋把澡盆搬出来,叫闺女去找找毛巾,胰子,找丝瓜瓤子。她帮姜荣里外干净衣裳找出来,摞在澡盆旁边小板凳上。等汪秀卿水烧开,一桶一桶拎过来,兑好冷水,才叫闺女喊她大进来洗澡。姜荣坐在澡盆里头,想来想去,没想出杨婉罗有什么沙眼子,心情渐渐放松起来。晚上吃饭时候,姜荣讲起牢头陈二胖子那些趣事,把各人逗哈哈大笑。姜荣偷眼看看杨婉罗,见她笑的面如桃花,一丁不像生气样子,心总算踏实下来。

哪晓得晚上回房睡觉,姜荣傻眼了,床上铺两个被筒子。他将要问,杨婉罗端灯过来,也不跟他搭腔,自顾自撩起帐子,往里一钻,睡下去了。姜荣满心指望跟她亲热亲热的,看这架势,哪还有那种心肠?他慢慢脱下衣裳,掀起外边被筒钻进去,半天没吹灯。他想跟杨婉罗嚓几句呱的,不料杨婉罗脸朝里“呼呼”睡着得了。姜荣靠在床头上,想来想去,想到八卦滩这事究竟是哪个透露出去的,不由朝杨婉罗看看,心里恨恨说:“我还没找你算账咧,倒先给我脸色看。哼,等我抓着把柄,看我怎法拾当你!”

两口子闹别扭,瞒不了家里人,姜三爷很快察觉了。趁那两人皆不在家工夫,他悄悄问大儿媳妇。汪秀卿是乖觉人,早发现小叔子跟小婶子不对茬子。她私下问过杨婉罗,无奈杨婉罗不承认,咬屎橛酱(犟)。她又旁敲侧击问小叔子,小叔子光戆笑,不吱声。她男人在家只管吃饭睡觉,旁诸事不问。她要跟他说这些话,反挨他叱唝,嫌她嘴长。这番老公公过问了,她正好把一肚话全说出来。姜三爷跟她嘀咕半天,皆估计根子还在陆三嫂子身上。姜三爷关照大儿媳妇,好好劝劝小婶子,抽空再去找找陆三家的,叫她莫再跟姜荣来往了。

老公公发话,汪秀卿不敢不用心。不过她在这两人跟前皆碰过钉子的,哪还敢再多此一举呢?想前想后,总算想起一个人来,顿时眉开颜笑。在这些亲戚里头,小婶子最听表嫂子话了。请表嫂子出面来说和,包管一说一准!这天下晚,她从地里拔几个青萝卜出来,拿篮子装上,换身干净衣裳,推说回娘家,一拐拐到董家。见着表嫂子,她不好直说,先拐弯抹角说些家长里短,什么多会要替老姑太太过冥寿了,二伯家嫁给沭阳钱家那姑奶奶有喜了,先生叫她家小大子开骏明年去应童子试了,滔滔不绝说上一大堆子。

董家跟姜家虽说是至亲,表妯娌之间来往并不多,年节以外,很少串门子。五表婶子半晌不夜拎几个萝卜过来,四太太晓得她非有事不可。哪晓得大半天下来,她光说闲话,四太太听急得了。四太太家里最近也出一桩跷蹊事情,她正烦心哩!哪有工夫听这样她呱呱呀?耐住性子听半天,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开口问汪秀卿,究竟有什么事。

汪秀卿装讪说:“我没事,真没事,就来看看嫂子的。多少天没见,想慌哩。他小婶子本来也想来的,小鬏累腿,没捞来。要不,哪天我再同她一道来一趟?”

四太太一听就明白了:“他小表奶奶怎的了?”

“没怎的。”汪秀卿暗喜,心说,还是表嫂子聪明,一猜就猜中了。她假装若无其事说:“大概跟他小叔闹丁小别扭。两口子过日子,铲子哪有不碰锅的呀。真没怎的!”

她越说“没怎的”,四太太越不信。汪秀卿临走时候,四太太叫老妈子抱几块布来,让她挑一块拿回去,做个棉袄面子。又拿块靛蓝的,叫汪秀卿带给三舅舅,说能做件大褂子。最后吩咐汪秀卿说:“他小表奶奶欢什么花式,你叫她自己来挑。”

汪秀卿抱着花布,欢天喜地要走。四太太叫老妈子进去,把二奶奶喊出来。她先替儿媳妇解释说:“她屋里奶妈跑得了。锁子这两天天天闹人,把他娘闹死得了,也没捞到出来见见五表奶奶。”

汪秀卿连说:“不碍事。都家里人,哪讲这些虚礼呀。她有事忙她的。”

正说着,董周氏抱着锁子打后头进来了。锁子趴在她肩膀拐上又哭又闹。后头跟两三个丫头、老妈子,皆揸着手,随时预备捧接。董周氏要行礼,汪秀卿连忙上前拦住。她摸摸锁子粉脸,心疼说:“哎哟,你看看,把小乖伤心成什么样子,啧啧啧!抱进去吧,外头有风,小心受凉哩。表嫂子,我走咧!”

她夹上布,拎上空篮子往外走。四太太把她送到上房门口,叫老妈子替她送送五表太太,回来问董周氏:“还没得一丁音信?”见董周氏摇头,她叹息道:“这真怪得了。这么大一人,说没得,一下连影子皆找不到了。”

锁子在董周氏身上扭来扭去,把她衣襟子全揉开来,急得董周氏扬手要打,又舍不得下手,气恼说:“干脆报官呗!不报官,上哪去找哇?”

四太太端起水烟袋,见里头空的,又放下来,叹口气说:“唉!你报她什么哇?她又没拐走我家东西。再说了,要是报官还找不到,这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的,反过来给人倒咬一口,还说我家虐杀奴婢的哩。这不自找麻烦么?”

董周氏急得跟热锅上蚂蚁似的,两眼滴溜溜望着太太说:“那锁子怎法弄哇?他哪个皆不要,非要他妈妈。”

四太太无奈地说:“替他再找一个呗!要不怎办呀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