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三十八章(1)  

2014-03-24 19:46:58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没过多久,从江宁传来捷报,开仪中了新科举人。报喜人一拨接一拨往姜家跑,前来贺喜的源源不断。开仪父亲姜桢升格当上老太爷,忙的四爪朝天。开仪在江宁还没回来,他那边老弟兄几个皆不善交际,只得上西家天把姜棻、姜荣弟兄俩请过来帮忙。姜荣本来已经拾当好行李,要上圩下的,遇上家里这么大喜事,只好暂先不走了。

姜桢把捷报一份一份全供在堂屋条案上,来人一进屋就能看见。姜荣拿起一张,只见上头写道:

 

“捷报贵府姜老爷,榜名开仪,取中江南乡试第十一名举人。”

 

后头还有一行小字,写着报喜人姓名,叫什么“连中”、“三元”。旁边有份题名录,姜荣翻开来看看,找到姜开仪名字,细看他房师,竟是从前在京师认得的老友崔实甫。当年姜荣在卞状元府里当文案,这个崔实甫是府里西席。崔实甫是云南进京赶考举子,当初会试未中,路途遥远不便回乡,经人举荐,到卞府来坐馆,因而与姜荣结识。姜荣回乡后,跟他还有书信往来。戊戌那年,崔实甫中进士,榜下即用分发到江宁,先在高淳做过一任县令,后转到六合。不料阴差阳错,竟成了开仪的房师。姜荣看罢,心里不免有丁酸溜溜的。

人多好办事。他们弟兄几个分一下工,老三姜楷管记帐,老四姜棣管酒席,老五姜棻管接待一般亲戚,老六姜荣管接待官绅。老大姜桂也把生意歇得了,把过道让出来,方便客人进出。将收拾好,商总许胜甫差公子来道贺。许胜甫跟姜桢算起来是姻亲。开仪娘子姓许,是许胜甫族孙女。不过许胜甫家跟姜家从没来往过,今天是头一回上门。许公子到底是阔人家出来的,出手大方,贺仪送一百块大洋。见姜家几房老太爷共居一宅,许公子跟二老太爷说:“舍下靠西门口有个宅子,不大,前后两进,眼下正好没得人住。家父叫我问问亲家,要不嫌窄背,就送给少姑老爷做个下处。往后少姑老爷同人来往,多少方便丁个。”

姜桢一听,欢天喜地,连忙道谢。许公子将走,许家十老爷许胜道接踵而至。听说老大家将送过宅子,他二话没说,送上一百亩旱地,第二天就叫管家把地契送过来。汪家、程家跟姜桢不沾亲,跟姜棻、姜荣总算亲戚,也纷纷上门来送贺礼。就连漕帮沈理岳,也打发白纸扇子李昌寿送帖子来巴结。董家跟姜家至亲,更不必说了。过些天,开仪从江宁回来。一到家,少不了要跟官家来往,姜荣就催他赶紧搬到西门去。屋里但凡缺什么,全由董家帮忙添置,从家具到摆设,收拾簇新。四邻当中有些家境破落的,纷纷投靠到府里来当奴仆,管家丫环什么的,一时三刻全有了。搬家那天,把苗家班请来,在新宅子里头连唱三天戏,请了三天客,方才把人情维持住。

姜荣前后跟着忙好多天,连李元济办的登高诗会也没捞到参加,一直到重阳节过后才歇下来。这段日子,杨婉罗“红眼病”又犯了。开仪中举才几天,家也有了,地也有了。他那媳妇,娘家是个摆个摊子的,她从小一字不识,如今整天穿金戴银,呼奴唤仆的,把杨婉罗看眼热心跳。这些东西,本来她也能有的呀!在她眼里头,她男人比开仪聪明多了,只要肯用功,中个举人轻巧的,保不齐还能中进士点状元哩。可恨这挨千刀的,放着阳关大道不走,偏偏要去做生意,当市侩,甘心做下九流。她这是哪辈子作的孽哟,嫁给这样不成器东西!那几天,杨婉罗在家气鼓狼嚎的,不摔碗打碟子,就指桑骂槐,把几个小鬏吓整天憋气不敢吱声。

这时候,新闻纸上登出一则消息,说两江总督刘坤一薨了,大印交给湖广总督张之洞兼管。张之洞在武昌,一时过不来,先由江宁布政使李有棻署理。姜荣看见,不免有些着急。他那场官司还没了哩!曹睿回去这么多天,案子还没批下来。刘砚帅一死,万一再有个什么变故,那岂非前功尽弃?他赶快打电报给老师,请老师帮忙询问。没过两天,收到老师回电,说上头已经批下来了,撤销从前那个八卦滩禁令,公文不日即到。姜荣欣喜万分,窜上把电报拿给表哥看。尽管公文还没下,不过有这份电报,姜荣底气十足。恒泰公司先期一共拿下五万亩滩地,去年才开出来一半。还有一小半,本来预备今年接着开的,夏秋遇上这场官司,耽误了,一直没敢动。这番官家解禁,终于可以正大光明晒八卦滩了。这阵子,恰好秋盐收上来,圩下预备歇冬。姜荣跟表哥商议,趁天还没上冻,赶紧把剩余滩地拿出来,招人开挖。今年夏盐收成很好,外地那些股东也听说了,纷纷追加股本,很快把恒泰公司发行的第一期股票买个净光。恒泰公司设在上海和扬州两个招募处,只好关门大吉。乔如阳和吴德章、董满承他们,全从南方撤回来。

这些人回到板浦,听说姜开仪中了举人,添家置业,一个眼热心跳。吴德章家是城外大吴庄财主,家里从前有人进过学。吴德章在上海时候,他大每回写信,都劝他回来考试,他一直没答应。这回从上海回到家,他大死活不给他再出来,专门请个饱学秀才在家教他。卞正恩跟乔如阳皆骂他不义气。姜荣劝阻说:“人各有志。眼下,科举还要算读书人正途。他家让他走这条道,原本无可厚非。就像你们,哪个要想回去念书,我二话不说,立马放人。”

这几个人里头,姜荣最看好乔如阳。乔如阳虽然比姜开保、卞正恩小一两岁,但是比他们有眼光,办事也稳当。姜荣从上海回来以后,招商募股事情,名义上由董玉洲统管,其实董玉洲多数在扬州,很少去上海。上海那边事情,差不多全是乔如阳当家。撤回来过后,姜荣有心好好栽培他,要带他上圩下去历练历练,没想到出这种岔子。姜荣心里虽然担心乔家也动起吴家那样念头,却不好阻拦人家,只得借吴德章这事,拿话出来试探试探。乔家在中正街是大族,枝繁叶茂,参言人多,遇事七张嘴八喘气的。果然就有人提出来,说乔家眼下这辈人里头,乔如阳是个可造之材,劝他家把乔如阳喊回来继续念书。乔如阳他大是个软耳根子,听族里人一说,就叫乔如阳回来。

乔如阳跟他大说:“要搁二十年前,我就有这么大,你老撵我出去,兴许我都不带出去的。眼下,说句难听话,中那秀才、举人的,除去名好听,还有个鬼用哇!不如趁年轻,跟我姜老师多学丁实在东西,长丁真本事,将来还能实实在在做丁事情。”

他大说:“那姓姜的,不也是个秀才么?”

乔如阳说:“这没错。不过,他这秀才,跟街上那些秀才大不一样哩!”

他大不服气:“有什么不一样的,还不都读圣贤书考上的哇?”

乔如阳说:“读圣贤书不假。不过此圣贤非彼圣贤也。我们从前供奉那些腐儒,光懂得温良恭俭让,教出来学生,在朝只会勾心斗角,在野就知道欺压良善。等洋人一来,个个脖子伸多长的,送给人砍。这种书,不读也罢了!我姜老师读的圣贤书,那是教人办实业,开民智,实行立宪,革除旧制,富民强国的。跟那些顽固不化者,岂可同日而语?”

他大念书不多,说不过他,又叫他女人规劝他。女人将跟乔如阳开口,就给乔如阳一骂,说你懂个屁!老实在家给我带小鬏子,男人事莫要管。女人给他一喝当,再不敢提这事了。乔如阳回来跟姜荣一说,姜荣非常高兴。吴德章给他带来的不快,很快扔脑脖后去了。

听说姜荣官司了结了,唐家林很高兴。姜荣出事那天,东家现起意派他到圩下来顶替姜荣。他在盐号那么多年,没少上圩下。不过在圩下住这么多天,这还是头一回。八卦滩他又看不懂,整天光看太阳出海下山的,实在太无聊。这番听说姜荣没得事了,他隔三岔五托人回来查问,巴不得姜荣早丁把换他回去。这天,圩下过来船上又有人捎口信来,说唐先生上火了,嘴上起一路泡子,贴多少黄豆瓣皆不管用。姜先生再不去,他就要先回来看病了。董玉洲骂道:“活该。嘴上起泡子,能不能吃饭哇?不能吃,饿死他才好哩!”话虽这样说,还是叮嘱姜荣早丁动身。

这段日子,杨婉罗火性大,常发脾气,姜荣一天也不想在家多呆。只不过这班后生从外地才回来,他不忍叫他们转脸就上圩下去,想留他们在家跟父母妻儿多团聚几天。他想一人先走,后生们又不答应,非要跟他一起去。他只好叫他们收拾行李,跟他一起走。到滩上一看,唐家林果然满嘴泡子。姜荣抓住他手腕子,替他把脉说:“鱼生火肉生痰呐。眼下秋燥,你少吃丁海货嘛!”

这话本来是好意,不料铁拐李在旁边听见,跟唐先生开起玩笑来:“是的哩!火没落出,憋又憋不住,全冲嘴上去了。”

各人皆听懂这话什么意思,一齐笑起来。唐家林朝谢小麻子望望,说:“我要有谢先生那福气,就好了。”

姜荣以为他说谢小麻子在圩下过惯得了,比他适应,没太在意。正好身后那班后生,一踏上码头,转脸看见滩上落白茫茫一片野鸟,惊喜的大呼小叫,他也就不再接这话茬往下说了,转过头去问道铁拐李,说官家剿匪那阵子,这边没算太平吧?

提起这事情,铁拐李顿时兴奋起来。他说,河西那些土匪挨官兵打散得了,有一小股窜到河东这边来,想趁机揩丁油。结果给他们长枪短炮一阵猛打,连边皆没沾上,全往灌河口那边跑得了。姜荣说,这事怎没听说过的呢?你没往公司报哇?铁拐李轻描淡写说,唉,小事一桩,有什么说头的!

唐家林把姜荣盼来,第三天就匆匆回板浦去了。姜荣把他送到码头上,回来拿上伙房替他预备祭品,请谢小麻子带路,到张大胆坟上去祭拜。他点上香烛,拿起一叠纸钱,一头烧一头祷告:“张三爷哇,告诉你老一好消息哪,八卦滩开禁了!你老人家泉下有知,多保佑八卦滩,保佑盐场,保佑你老子子孙孙,让他们多晒盐,晒好盐,快快过上好日子。往后,这块滩都托你老荫庇啦!你老人家在世没捞到好好享福,这丁钱,留给你老在那边慢慢花吧。”

祷告完,他趴下身子,在张大胆坟前“咚咚”磕四个响头。听说姜先生来上坟,张秋生得着信,赶紧往他大坟上跑。远远看见几个穿大褂的跪在他大坟前,张秋生心头一热,连赶三跑到姜荣跟前,“卟嗵”一声,跪下来回礼。姜荣磕过头,抢上一步,把张秋生从地上拉起来。张秋生手跟草绳子似的,又粗又糙,把姜荣手拿生疼。从坟上下来,张秋生硬要拉姜荣上他家去,说他新张不少麻虾子,皆透活的,透鲜。姜荣喉结“咕咚”一下子,咽口唾沫。不过他跟唐家林将才交接过,手头上事太多,实在没空去,只好推说下回的。晌心开饭,伙伕端上来一大碗麻虾坨子,滚溜圆,香喷喷的。姜荣看见,估计是张家送来的,嘴喜多大,伸手刀一个搁碗里头。伙伕见他欢吃,憨头憨脑说:“两个卤腿子送来的,钱皆没要,非叫弄给你老吃!姜先生,你老圩下还有亲戚哇?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