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三十八章(2)  

2014-03-31 13:52:25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听说恒泰那边还有滩地,要招人过去晒盐,淮北三场灶户皆蠢蠢欲动。恒泰公司晒的八卦滩,盐粒子结的又多又大,圩底下早传遍得了。去年没敢来那些人,在家跺脚后悔,皆说便宜那些南边来猫子了。南边来这些人,像王有德他们,去年新来乍到,不晓得一块滩要用多少人,生怕人手不够用的,多数是好几家合晒一块滩。今年一年晒下来,对八卦滩熟悉了,也想匀些人出去,多接几份滩。尤其看见董七老爷对高二黑子那番处置,他们认准这个东家了,皆铁下心好好干。这一来,僧多粥少,麻烦来了。姜荣他们只好挑些劳力精壮的留下来。有些身子不壮,头脑灵活的,赖在滩上不走,在圩子旁边做起买卖。滩上几百户人家,加上修堤还有几百号民伕,每天吃喝拉撒不少。从前,连缺个灯油葱姜,皆要划船上东陬山去买。这番好了,有人在老丰乐街这块摆摊子做生意,要什么有什么。有人怕灶户没空出来买东西,还划条小船,挨个圩子上门卖货。

在这些人里头,要算桃花最精明的。她大家上梁那天,她就盘算开了:滩上这么多人家,不可能一辈子皆住芦席棚子的,迟早要盖屋。砖瓦房,这些人家一时半间盖不起,草房也有檩条、门窗哩。这么多人家,该用多少木头哇!要能把这行市占住,那就发财喽!回到东陬山,跟老公公一说,孙掌柜也不得不佩服这儿媳妇心眼多。木料这生意,是大宗生意,得有本钱,圩下敢做的不多。孙掌柜不怕有人同他抢生意,先叫两个儿子出去打听打听行情。弟兄俩到板浦、新浦一带打听过,又到惠泽、新安镇那边打听。比下来,南边毛竹便宜,北边木料便宜。回到家一商量,先跟谢先生租块地,从南边买一船毛竹回来,堆在那卖。桃花是这样想的,就算圩下人不买,说不定修堤工地还会要哩!他们尽管有不少存货,不过用量也大,保不齐哪天刮风下雨,一时接济不上呢?果然,夏秋那会子雨水大,新堤决道小口子,德沃斯急死得了,不管张三李四,把滩上能看见长料子,全征用来堵缺口。过后他也不含糊,开给桃花一个好价钱。桃花得寸进尺,想把工地上毛竹生意全揽下来,挨谢小麻子一口回绝得了。桃花不灰心,又叫孙二出去拉一船毛竹来,堆在那块,慢慢等机会。

除去桃花,东陬山还有个女人,也把生意做到丰乐滩来了。这天晚上吃过饭,姜荣想找谢小麻子商量个事,一转脸,人没有得了。他们这院子,是个四合院,南屋当门是过道,两边各住两个打更的,两个护院的,堂屋空着,平时留吃饭、议事,东西厢房是两排长条子,德沃斯跟工地上一班人住东边,姜荣跟谢小麻子他们住西边,铁拐李带他手下人住后院。后院有厨房,有仓房,有料场、草场、牲口棚子伍的,还有个小码头,紧靠驳盐河旁边,有人日夜把守。厢房一排溜好多间房子,姜荣跟谢小麻子两人各住一间,当间公用。乔如阳他们住隔壁,另外开门。见屋里没人,姜荣以为谢小麻子串门去了,在院里喊两声,没人应。打更的听见,从过道伸出头来告诉他:“谢先生出去了。”说过,朝他玩个鬼脸子。

姜荣奇怪了:出去就出去呗,玩这鬼色做么的呢?他把打更的喊住问道。打更的悄悄套他耳根子说:“谢先生会相好的去啦!”姜荣一愣,连忙追问怎么回事。

打更的卖弄说:“料场那边,我们原先住那些窝棚,不是挨做生意人占住,后来没拆吗?这里头,有个女人住进来,听说叫什么喜子家的。嘿嘿,这女人,是干那个的!”

一听“喜子家的”, 姜荣什么皆明白了,脑门一皱。

黑灯瞎火的,打更的看不见他脸色,还只管说:“听说生意好着哩。后头那班小兔崽子,从马夫到护院的,个个皆跟她干过。后来谢先生跟她好上了,她就拿乔了,不肯跟旁人睡咧。你老没来那阵子,谢先生天天出去,夜夜不空,舒服着哩!你老一来,他大概没好意思去。今天估计憋实在受不住了,这才跑出去的。这阵子,大概正搂着那女人快活哩。嘿嘿!”

“什妈的!”姜荣小声咒骂一句。他没说过邋村话,那个字说不出口,又实在想骂,骂出来就变成这样子了。回到屋里头,他朝谢小麻子那边看看,不觉“嘿嘿”苦笑两声。“这鬼落头,好人也憋坏得了,没法怪他。”

喜子家的窝棚,在顶南头。干她这行名声不好,所以要躲远丁个。从东陬山来时候,她把小凤留在奶奶那块,把从前苦那些钱也留给小凤她奶奶,光身一人过来的。好在到这边很快就有生意做,吃的喝的,皆不用发愁。在她眼里头,滩上这些男人,跟东陬山男人没得什么不一样,往窝棚一钻,皆急吼吼脱裤子。稍有不同的,就是这个谢小麻子。算起来,谢小麻子跟喜子家的是老相识了。当初,谢小麻子在刘大善人家管事那会子,就跟喜子家的相好过。不过那番子,刘大善人门禁管严,家眷又常来小住,谢小麻子跟喜子家的相会并不多。喜子家的并不晓得谢先生也在滩上。她一来那会子,光顾她的,都是喂马的,赶车的,还有看家护院的。跟谢先生,是有天她在河边闲逛碰上的。谢先生那满脸麻子太好认了,一看见他,喜子家的就“嘻嘻”笑起来。谢小麻子起先倒没认出她来。见她朝自己发花痴,愣半天才认出来。这一认出来就不得了了,谢小麻子跟见着亲人似的,心潮澎湃。他顾不上大天四亮,跟喜子家的钻进窝棚,干柴遇上烈火,一下子就点着了。事先没打招呼,谢小麻子怕公司有事找他,当天没敢在喜子家的那块多磨蹭,天没黑就爬起来走得了。第二天,他跟打更的悄悄交待一句,这才敢放心大胆出来过夜。旧梦重温,格外香甜,他跟喜子家的一直缠绵到天要亮,累的小腿肚子都快抽筋了,这才搂着并头睡下去。打那过后,谢小麻子隔天把就要来一趟。喜子家的对他也格外温存,每回都把他弄神魂颠倒的。姜荣才来那几天,谢小麻子的确没好意思把他一人撇搁屋里头。不过他似乎对那女人奶子上瘾了,几天摸不着,连觉皆没法睡。咬牙忍几天,这天实在忍不住了,瞅个空子偷偷溜出来。

第二天,他早早爬起来,悄悄溜回自己那屋。听见姜荣屋里有动静,他装成才睡醒样子,大声打着哈欠,懒洋洋从屋里出来。过一阵,姜荣也从屋里出来,跟他一照面就问道:“回来了?”

“啊?”谢小麻子装讪。

姜荣笑笑,急匆匆出去上茅房。谢小麻子出来舀水漱口。乔如阳跟吴德章几人,正在院子里玩耍。他们跟谢小麻子不太熟,年纪又轻,不敢同他开玩笑。看见他出来,皆停下来朝他望。谢小麻子脸红得了,麻坑一个个发亮。他匆匆漱过口,回屋躲起来。姜荣回来,见他在屋里磨磨蹭蹭不出来,再看看门外那些人,心里有数了。

“走走走!该做么做么去。”把后生轰走,姜荣回头问谢小麻子,“怎的,对人动心哪?”

“哪里罕!”谢小麻子矢口否认。

“真要觉得她不错,不如把她收着。嫂子不在跟前,让她帮你焐焐脚,也不算过分。”

“我哪养起哇!”

“那你这一趟一趟的,不花钱哪?再说了,你把她收下来,她也有个靠头,不用再找旁人了。这样子,还干净丁个,对你,对她,不都好么?”

谢小麻子半天没吱声。

这回大成子没跟来,姜荣不好叫乔如阳他们服侍,自己出去打热水回来洗脸。见谢小麻子还坐那块不动弹,晓得他想心思,姜荣一头洗脸一头说:“这女人我认得,人其实不错。走这条道,那也是为过日子,逼上梁山的。你要真娶过来,还真不错哩!”

谢小麻子瞪着眼问:“你怎法认得她的呀?”

姜荣拿毛巾糙着脖项梗子,说:“你忘记哪,当初在刘圩那会子?”

“哦!”谢小麻子点点头。在刘圩那会子,喜子家的曾经问过他,姓姜那秀才,是真刚正,还是假刚正哇?谢小麻子猜到她在姜荣那块碰过钉子,就笑谝她说,你以为你是西施,还是杨贵妃哇?是男人,就非得欢喜你?喜子家的不服气说,哼,我就不信,猫还有不吃腥的!过后,她又对谢小麻子悻悻地说,那人有病!过去这么久,这些事早忘记得了。今天姜荣提到,他这才想起来。

见他犹豫,姜荣说:“要不,把嫂子接来?”

谢小麻子连忙摆手:“不行,不行。她身子不好,怕风。你没看她每回到刘圩,住几天就走哪?圩下这潮湿,她受不了哇。”

“那不正好嘛!你把喜子家的娶过来,当小嫂子呗。”

谢小麻子给他说的,真有丁动心。不过他又担心姜荣耍他,试探着说:“算呗,莫拿你老哥哥开玩笑了。”

姜荣正色说:“我说真的哩!你看我像开玩笑样子哇?”

谢小麻子朝他望望,见他一本正经的,不像是开玩笑,心里有丁慌乱,??头说:“这从哪里说起的哟!”

“你这年岁,身边老没得人照应,真不中哩!”

“这么多年,我不都一人过的呀?早习惯了。”

“那该享福时候,更要好好享福才对哩。老哥哥,你给句痛快话,想不想要?想要,我来帮你办。不用你操一丁点心,包你服服帖帖的。”

谢小麻子没说话,脸又红得了。姜荣把手一拍,兴奋地说:“中,那就这样定咧!”

立冬过后第二天,九月二十二,姜荣在大院里头替谢小麻子办喜事,请两桌客,把喜子家的接进门。为替他娶这女人,姜荣跑两趟东陬山,最后给喜子他妈送五块大洋,外加一口袋棒面子,两把老烟叶子,那老嫚子才答应儿媳妇改嫁。他好事做到底,又添两块大洋,把小凤要回来,给谢小麻子当个现成闺女。他把自己铺盖卷卷,睡到乔如阳他们大炕上,把原先房子腾出来,让这一家三口住进去。他悄悄关照手下人,不管从前跟喜子家的有没有瓜葛,往后通通改口喊嫂子。谢小麻子更不能喊她喜子家的了,改口喊小凤她妈。

小凤她妈在大院里住几天,诸样事皆称心如意。唯独一条子,就是跟从前钻过她窝棚那几人常会碰面,叫她格外难为情,恨不能地上立马裂条缝,她好钻进去。谢小麻子看出媳妇有丁不自在,就跟她商量,要不要搬出去住。能搬哪里去呢?眼下叫他出去盖房子,他还真盖不起。要搬回小凤她妈原来那窝棚去住,谢小麻子又不甘心。两口子十分为难。姜荣看他好几天恍恍惚惚的,晓得他心里有事。问明白是这事,他想个主意,叫人把看草场那两间屋腾出来,给他们住,把里头门封起来,重新朝外开个门,变成独门独户一户人家。看草场的,重新再搭个棚子将就将就。谢小麻子起初过意不去。姜荣瞪起眼来责问他,你有什么更好法子?把谢小麻子问哑口无言,只好恭敬不如从命,从大院搬出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