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四十一章(1)  

2014-05-24 08:29:40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老七回到家没几天,杨公子电报就追来了,说“年伯光降,晚生未能侍奉,不甚惶恐。京中俗务,不日即可料理完毕。届时,晚生将躬往尊府负荆。”老七看过,以为他不过客气客气,没往心里去。不料快到端午节时候,杨公子果然践约前来。看见门上递的大红全帖上写着“侍晚生杨润奉拜”,老七还猜,这是哪个呢?顺子在旁边提醒他说,莫是新浦街那位杨公子吧?老七这才想起来,一拍脑门子,赶紧吩咐有请。

杨公子三十来岁年纪,四方脸,白净面皮,浓眉大眼,上嘴唇一抹短须,身上穿一领蛋青色洋绸大褂,外罩枣红底滚鹅黄边琵琶襟马甲,头戴蓝缎窄檐瓜皮帽,上头镶一块玛瑙帽准,有麻将牌大小,手上戴个羊脂玉扳指,腰里坠着扇套子、苏绣香荷包、玉珮,还有一串金牙签、金耳挖子伍的。他初次登门,又以晚辈身份来拜见的,贽见礼带来不少,光洋绸缎就几十匹,还有不少古董跟洋玩意子,林林总总拉一大车子。

七太太不晓得他来约她先生玩牌的。等人走得了,她摸着那些鲜光滑亮洋绸子,直夸赞这杨公子懂事,有礼貌。老七笑谝她说:“没想到你眼窝子这样浅哩。”七太太说:“女人嘛,哪个不欢嘴甜的?”

老七第二天叫乔三套车,上新浦去谢步。回拜是假,去玩牌才是真的。这回玩下来,双方打个平手,几天里头各有胜负。杨公子正在兴头上,忽又接到上海滩打来电报,说有事要请他去定夺。杨公子无奈,只得跟老七约好,事一办完,立马就回来。老七感叹说:“世兄真是年少有为,生意忙的狠哩!”杨公子连连抱歉说:“让年伯见笑了。”

杨公子果然没食言,到上海滩把公事处理完,很快就回来了。这阵正值中伏大暑,天热的不得了,白天不用说了,天黑过后还跟火炉子似的。这种天气,本来不适合坐屋里头玩牌,偏偏老七急着要翻本,杨公子只好奉陪。肖老板不亏是生意精,头脑灵活,从一个大户家,高价买来几块冬天藏在冰窖里的大块冰,砌在人字一号房里头,屋里顿时清新气爽。

老七这回运气不好,上回卖地剩下来几千块洋钱,没过两天,又输光得了。他还想找肖老板借,肖老板犯难为了,对中人说:“他上回把地都卖得了,往后拿什么还我钱的呀?”老七告诉中人说:“两个小庄子算什么哇?我家地还多着哩!我家从前挂过千顷牌的,不信你上板浦街打听打听。”中人把这话背给肖老板听。肖老板咂嘴说:“就算他家挂过千顷牌,那也是从前了啵?这些年,没分过家哇?人家名下那些地,也能算他的?”

肖老板担心没错。挂千顷牌,那还是乾隆爷那会子事情了。这老爷子欢讲排场,哪家田产超过千顷以上的,他替人家挂一面千顷牌子。哪家有耄耋老人的,他把人请到宫里去吃千叟宴。这种盛举,嘉道以后越来越鲜见,咸同过后,更是闻所未闻。董七老爷既然有胆这样说,假估计假不了。不过这毕竟百十年前事情了。老话说,富贵无三代。这么多年下来,哪个还能包着他家眼下还有那么多地呢?中人不过是绸缎庄帮闲的,对董家家底不太清楚,当然不敢拍胸脯做这个保。

见中人不撑头,老七干脆自己来找肖老板。他跟肖老板说:“就算我家地不多了,还有盐池子哩,怕什么的呀?今年春盐才收上来,都在盐坨上堆着了,上头插我家旗子:恒泰。一眼就能看见,这总假不了吧?”

肖老板五十来岁年纪,面皮黝黑,小眼。见董七老爷不高兴,他陪着笑脸,一说话,露出一嘴大黄牙:“不是不相信你老个。板浦街董家,方圆百里有名垣商,哪个不懂哇?大家大业的,从哪挤不出这丁钱来呢?再说了,这钱放出去,还有三分利息哩。我有什么不愿意的?只不过这些钱,我也是替人家看着的。放出去,总得给人家有个交待。七老爷既说有盐池子能做抵押,那当然最好不过了。这样,你我就都不犯难为了,我立马叫人上钱庄拿银票来。”

老七连忙摆手说:“盐池子哪能抵押给你哇?那是我家老根基哩!你要信得过我,我先拿盐坨上那些盐出来做担保,中不中呢?”

“七老爷,你老这就让我为难了。”肖老板眨巴着小眼说,“盐坨上那些盐堆子,都是浮财哇。这些盐,眼看着堆在那块,不错。不过,我说句不中听话,你老莫生气:哪些卖得了,哪些没卖,我们上哪去懂呢?再说了,我们又不是盐商。就算你把这些盐给我,我也不能拿出去卖呀!我们还要留脑袋瓜下来吃饭哩。”

老七这阵心急如焚,哪有工夫跟他开玩笑?翻白眼说:“这你就不懂了吧?盐要到西坝那边改过捆才能卖哩!我家垣子里头盐,那都是我的,你怕什么哇?”

偏偏肖老板是个犟精,说什么也不愿意拿浮财做抵押。肖老板屋里没得冰块子,热跟火炉子似的。老七着急,额头上汗珠直往下滴。他顾不上体面,抓起桌上芭蕉扇子,使劲搧。肖老板用东西仔细,芭蕉扇边子上缝一圈布条子,怕它坏。老七使劲搧扇子,把肖老板看的提心吊胆。几次想叫他慢丁个,话到嘴边,最终还没好意思说出来。

中人见他们剑拔弩张的,担心他们说恼得了,站出来拉弯子:“董七老爷,肖五爷,你们两位都是有头脸人,千万莫为这丁小事伤和气。两位爷谈正事,在下本不该置喙。不过,既承两位爷看得起,叫在下做个中人,在下食君之禄,也理该忠君之事。眼下两位爷看法相左,请恕在下斗胆,出个馊主意子。两位爷如能首肯,在下幸叨捭阖之誉。如若见弃,权当在下放个屁罢咧。”

肖老板听他文诌诌的,“嘿嘿”直笑。老七也忍不住咧咧嘴说:“愿闻高见。”

“在下意思,请二位爷各退一步。”中人说。照他意思,董七老爷先拿盐坨做抵押,从肖老板这块把银票借出去。但是在借据上要写明白,万一还款之前,盐卖出去了,董七老爷必须拿同等价值盐池出来偿还。他反复说好几遍,等两人都听明明白白的了,他最后问道:“这样中不中哇?”

这回,老七跟肖老板终于都点头了。天花板上吊下来一个蜘蛛,在肖老板眼跟前直晃荡。搁平时,他非把蜘蛛弄地上踩死不可。今天心里高兴,鼓起腮帮子,朝蜘蛛吹口气。蜘蛛一吓,赶紧收线爬上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