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四十三章(3)  

2014-08-16 09:47:22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在堤上抢险一干人,一直忙到半夜,把龙合上,才陆续返回。德沃斯担心下半夜雨大,民伕住在工棚里头不保险,叫民伕全都转移到丰乐街上去。等人全走光得了,姜荣跟德沃斯带几个得力人,把海堤里外最后巡查一遍,看见几个泄水口都堵结结实实的,才放心往回走。

一路上,尽管黑古隆冬看不大真切,滩上白汪汪大水,还是把姜荣看的心惊肉跳。滩上不长树,除去圩堰、盐坨、房子,没得什么高出地面东西。下几个钟头大雨,滩上早已沟满河平。将才趁退潮,泄下去不少水了,滩上还是一片汪洋。没法子,盐滩地势低洼,最怕下雨。小雨还能通过河沟排排涝,大雨只好听天由命了。

姜荣忧心忡忡回到公司大院。这阵子,雨小了,风也不算大。闪电隔着好远,在天边忽闪忽闪的。闷雷声音低沉,跟辗子似的,在天上滚来滚去。姜荣他们牵着牲口,从大院后门绕过去。碉楼上瞭哨的看见他们,赶紧跑下来开门。院子里头积水倒不深,将才过脚面子。姜荣暗自庆幸,当初选这块地方,真是选对了,是块风水宝地哩!

牲口棚里有亮光,养牲口的正在拌草料喂食。听见槽头上牲口“喀吱喀吱”嚼草料,姜荣肚子“咕咕”叫起来,扔下缰绳,直奔伙房。路过草料场,发现草堆根睡好多人,正要问,忽听背后“哎呀”一声惊叫。回头一看,原来是德沃斯踩到人了。一问,才晓得圩下人家进水了,家里没法蹲,跑到大院来躲水的。来早的把屋子占满得了,来迟的只好挤到草堆根来。姜荣心里很不是滋味,不过也没法子,只得随他们睡去。往前路过伙房,借打闪亮光朝里看看,桌上、地上全是人,有打呼噜的,有放屁的,有说梦话的,一个个睡喷香。这得多少人哇?听见厨房也有打呼噜的,姜荣不想过去了,叫乔如阳进去找丁吃的出来。过半天子,乔如阳才出来,手里拿两块饼,说是伙伕压在枕头底下,才留下来的。姜荣顾不上干不干净,掰开来分给几个人吃。吃过,等两捧雨水喝喝,肚里渐渐生出一股暖和气来,各回各屋。

走到前院,见堂屋门前有亮光。原来是一帮从堤上下来伕子,大概屋里挤不下,在月台上升起一堆火,围在那块取暖。火堆离门窗多远的,估计不碍事,姜荣也不多管了,直哧回自己房间。他在门口除下蓑衣、斗笠,脱下褂子,把水拧干净,拿在手里,上去推门。门里拴上了,没推动。喊几声大成子,里头有人答应,把门打开来。推门一看,屋里横七竖八躺一地人。靠门口几人惊醒了,见姜先生回来,连忙要起身。姜荣轻声示意他们不要动,踮起脚尖子,从人缝里头走进里屋。里屋也有不少人,有人趴在床边子睡着了。床头上睡两个小鬏子,其余一大半倒还空着。姜荣心头一动,打算把床让给上年纪人睡。回头看看,屋里漆黑。他怕把人惊动了,反倒不美,只好摸摸索索翻出一身干衣裳来,悄悄换上,往床上一躺。

过了睡觉的点,很难入睡,加上满腹心事,周围又这么多人,姜荣很长时间没睡着。不晓得过多长时间,迷迷糊糊当中,忽然听见有人惊叫:“不好啦,发大水啦!”

姜荣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睁眼一看,屋里已经有一大半人惊醒了。各人慌慌张张收拾东西往外跑,你拉我,我踩你,大人嚷嚷小鬏哭,乱着一团。姜荣跳下床,冲到门外。外头雨倒是停了,看天色,约摸四五点钟光景。从院子里头水流来看,大概暴雨将停没多会子。好多人站在院子里头,叽叽喳喳,争论是往外走,还是留下来。姜荣朝堂屋望望,月台上已经空无一人。他担心的那堆火,终究没烧起来,眼下只剩下一堆灰烬。他一转脸,意外地发现人群中站着谢小麻子,连忙拉住他问道:“你怎也在这块?”

谢小麻子说:“我上半夜就来了。我家那两间草屋,哪经得起这么大风雨哇!内人还带着肚子哩。我不跑大院来躲躲,蹲家还不早淹死得了?不好意思,叫你们辛苦了。”

姜荣明白他说的是晚上冒雨带人修堤事情,朝他摆摆手,说声“没事”,接着追问他眼下到底怎么回事。

谢小麻子将要说话,铁拐李带一班人打后院匆匆进来,看见姜荣,似乎松口气。姜荣急切地问他:“到底怎的了?”

铁拐李把姜荣跟谢先生招呼到拐旯旮人少落头,铁青着脸说:“上头水下来了,得赶紧想法子。”

姜荣一时没听明白:“什么上头水哇?”

铁拐李说:“上头雨大,下一整夜,水全下来了,打埒子口河漫上来的。驳盐河已经漫堤了。眼下,除去我们脚下头这块地,滩上全淹得了。”

姜荣脸刷一下白得了,心存侥幸问:“海堤呢?”

铁拐李无情地说:“海堤顶子也漫得了。”

姜荣顿如五雷轰顶,身子不由自主摇晃起来。铁拐李连忙扶住他。姜荣不甘心地问道:“你亲眼看见的?”

铁拐李说:“你上谯楼看看就晓得了。”

大院四个拐角全有谯楼。姜荣急匆匆跟铁拐李爬上靠近的西南角谯楼。头一探出来,姜荣就傻眼了。围墙外边,成了一片泽国。湍急的水流,从西往东川流而下,在墙上打出一片片浪花,足有一人多高。要不是扶着砖头,姜荣以为此刻正站在船上哩!

“这怎办,这怎办?”姜荣急的捶胸顿足。

铁拐李跟姜荣好几年,头一回看见姜荣这样慌张。他也有些心神不安:“眼下要么留,要么走,旁没得什么法子好想了,我看。”

“走?上哪去,怎走哇,船呢?”姜荣一连串问出好几样事来。

铁拐李朝后头指指:“码头上有船,我们拴在那块的。”

谢小麻子气急败坏说:“哪还有哇!下半夜,全挨那些泥腿子划走得了。”

铁拐李不信:“不得会的。”

谢小麻子说:“不信,你去看看不就中了?”

两人争执不下。姜荣忽然明白,屋檐下头那些民伕怎法陡陡没有得的了。他有气无力说:“算了,这杠子不用抬了。有没有,回头看一下就晓得了。就算有,充其量不过几条船。几百口人,哪坐得下呀?”

铁拐李说:“哪还顾得了那些人?我们能走就中了呗。”

“那怎行呢?把人家留下来,我们跑得了,哪有这道理哇?”姜荣忿然作色,把铁拐李说的面红耳赤。

看完下来,姜荣叫人把德沃斯请到堂屋,又叫人把张老大、王有德、高老三他们几个领滩的喊来,大家一起商议。没多会子,铁拐李派出去人回来禀报,说找到两条小舢舨子。大家都同意先把女人、小鬏送出去,同时派个能干人,上东陬山去找几条大船,回来再接其他人。大船没来之前,各人最好蹲大院里头不要出去。粮食、柴禾全集中起来。粮食最好搬到碉楼上去,确保万无一失。说这些事情时候,大家都和和气气的,说到派哪个出去找船,派哪个去撑船,当地一帮人跟南边来的王有德他们,渐渐起了争执。

谢小麻子说:“不用派旁人了,桃花现成的。她带个小鬏,本来就算一个。人又能干,派她去找船,比有些男的还管用。高家、王家再各派一人撑船。这样你们几家都有人出去,中了啵?”

姜荣说:“还有老德。他不能留下来,他是洋人。他要有个三长两短,那麻烦就大了。”

商议定,各人依计行事。水已经漫到大门槛子了,小舢舨一直划到大院台阶旁边,人站门台石上就能上船。小凤她娘带大肚子,理所当然在头一拨出去人里头。临上船,她拉着谢小麻子手,号啕大哭。给她一惹,旁边那些女人皆哭哭啼啼闹起来。桃花把小扣子塞给她二嫂子,拼命要拉她妈妈上船。起先说好规矩,能生育女人才给走的。桃花她妈五十来岁了,不在这杠子里头。有人站出来打坝。桃花横眉竖眼跟人吵,还赌气说,不给她妈上船,她也不去了。有人找姜先生告状。姜荣把张老大喊过去说一顿。张老大出来,好说歹说,才把桃花压住。

看见两条船总算划出去了,姜荣好歹松口气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