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四十四章(1)  

2014-08-24 15:16:14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下雨,是盐坨上最清闲时候。盐沾水就化,没人会在下雨天上盐坨来盘盐。眼看雨点要掉下来那阵子,各家都把垣子苫严实了。库头杨老四带人挨个垣子查看。手脚一向利索的刘老快,这回倒慢得了。坨上人全走光得了,他还没走。杨老四看见他,笑着问道:“舍不得走哇?是不想请客的呀?”

刘老快是伶俐人,一听就明白了:“杨四太爷肯赏脸,那求之不得呀。板浦还中正?”

“板什么浦哇?就这块将就丁个呗。”杨老四一脸无奈说,“不敢离这窝哇。”

刘老快晓得他职守所在,也不勉强,回头吩咐手下伙计,上中正街文昌宫对面会贤居订一桌海参席来。听说有海参吃,杨老四喜笑颜开,把刘老快拉到公廨,说菜还有一阵子才来,先摸几圈麻将玩玩。说着叫听差的出去喊人来凑场子。

刘老快是远近闻名快手,这绰号,就是打牌桌上赢来的。搁平常,盐坨这些营官、差头,没人敢同他玩牌。今天看在海参席面子上,一个个欣然前来。来迟的上不了台面,都站在刘老快身后,想从他这块偷学几招。大概嫌饭前时辰短,不过瘾,反正刘老快没拿出什么绝招来,牌打的很稀松。一将牌打下来,拢共才胡三四把,差不多还都是平胡,算算番,还亏几个钱。再想打一将,酒席送来了。

会贤居菜做不含糊,伙计冒雨送来的,一路上小心翼翼,没敢淋一滴水进来,各人吃很开心。坨上这些人,难得有雨天这样清闲时候,酒放开喝,一直喝到半夜,一个个喝的酩酊大醉,把打牌这事全扔脑脖后去了。眼看他们站都站不起来了,刘老快只好叫他带来那些伙计们架着,帮他们一个个送回家。盐坨上盐潮卤辣的,住家户没法住。当差带家眷来的,家眷不住板浦,就住中正,没有把家安在盐坨上的。杨老四家是南城的,离盐坨不远,上任没带家眷,平时都一个人住在公廨后堂屋。刘老快亲自送他。听差的把杨老四接进去,扶到房里,服侍他睡下来。

杨老四头朝枕头上一搁,就睡着了。不晓得睡到多会子,迷迷糊糊听见有人闯进来喊道:“太爷哎,坏事了!”

杨老四一惊,连忙爬起来。睁眼一看,外头雨停得了,天也透亮了。卧榻旁边站个听差的,气急败坏禀报说:“董家垣子漏水,盐全淌得了!”

“什么哇?”杨老四这一惊非同小可,头皮都麻得了,连忙找衣服往身上套。“你说清楚丁个,是新垣子,还是老垣子?”

董家在盐坨有两处垣子,一处是原先老盐号老垣子。后来董家成立恒泰盐业公司,在丰乐街滩上晒八卦滩,产量比原先多狠着了,老垣子装不下,盐坨就在旁边建一处新坨,专门堆放恒泰盐。今天早上,恒泰管坨的叶三见雨停了,地上还有不少积水,心里不放心,爬起来上垣子跟前转转。老坨这边平安无事,外头包严严实实的,没破没损。不料转到新坨这边,一下傻眼了。本来比屋脊还高的垣子,整坍得了,连原先一半都不到。垣子上盖的油布子,全掀翻在地上,七零八落的。叶三当即呼天抢地喊起来。他一喊,坨上人全惊醒了,纷纷跑出来。一时三刻,盐坨上围满满人。坨兵听见动静,鬼急慌忙打营房跑出来。到新坨跟前一看,个个都傻眼了,连忙禀报营官。营官得到消息,赶紧派人去喊库头。

杨老四得信,一刻不敢耽搁,口不漱,脸不洗,一路小跑,直哧奔新坨来。他胖,腰围少说三尺六,跑起来,浑身肥肉活灵灵打颤,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的了。汗往下直淌,也顾不上擦。一直淌到眼里头,把眼迷糊得了,才抬手抹一把。新坨在老坨外边,要绕到围墙外头去。墙里地面比墙外高,地上有不少水,哗啦哗啦往外淌。好在他穿靴子,在水里趟来趟去不碍事。跑到大门外头,发现香干河堤全淹得了,水一直漫到码头上,里外一片汪洋,他才晓得昨天夜里雨下多大,不由得朝外吐吐舌头。好在墙根没得水。他贴着墙根跑过去,路上不是鸟虫尸体,就是枯枝烂叶。他嗓眼浅,平常看见这些东西,早呕得了。眼下心里着急,全当没看见,“咚咚咚”踩着直往前跑。

新坨这边早已围狠着人了,看见杨老四过来,纷纷闪身给他让路。

恒泰在新坨一共有四个垣子,每个垣子大约堆四五万担盐。前一阵子,恒泰盘出去十来船盐。眼下,至少应该有三个垣子差不多是满的。满垣子堆起来,那得有一丈多高。眼前这几个垣子,圆顶子全瘪下去了,只剩一圈光秃秃垣墙,里头到底还剩多少盐没化,打外头看不见。杨老四只朝那些垣子上头扫过一眼,顿时两眼发黑,嘴里朝外吐白沫子,一头栽倒在地上,人事不醒。

听差的跟在他后头,吓得鬼喊狼叫。营官正在垣子跟前勘查现场,听见动静,回头一看,杨老四昏倒在地上,连忙扑过来救人。看热闹的里头,有人连喊叫掐人中。营官把那人拽到跟前,叫他掐。掐半天,杨老四也没得动静。这阵子,两个坨兵抬一副门板过来。营官叫他们赶紧把杨老四送到中正街去找先生。

叶三见杨老四晕过去,也没得主心骨了,经人提醒,才想起来找人上板浦街给东家报信。盐坨外头全是水,根本看不见路,只能找船去送信。平时停泊在码头那些盐船,这阵都划出去捞上流头漂下来浮财去了,眼面前空荡荡,一条船都没得。叶三急的直跺脚。碰巧这阵有条双浆快船划过来。划船的看见这块人多,凑过来看热闹。叶三逮住他,许诺回来给他一块洋钱,划船的才答应上板浦去帮他送信。

河堤全淹在水里头,好在河堤上杞柳还露出一大截子来。送信的顺着这些杞柳,打香干河拐进盐河,直哧把船划进板浦北水关。板浦街到底地势高,河水涨那么多,还没漫到街上去。尽管石头缝“哗哗”往下淌水,街上那些青石板还全露在外头,干燥燥的。送信的把船拴在四道桥墩子上,赤脚走到恒泰公司门前。他认不得门楣上字,不过叶三跟他说就是街上那座洋牌坊,他就明白了。这座洋牌坊,板浦、中正都是独一份的,不痴不嘲的,哪个认不得哇?

乔四跟崔元生两人正“噼哩叭啦”往下卸门板。崔元生是个机灵鬼子,见后头有个生人盯着大门乱望,估计有事。过来一问,果然是盐坨上叫来送信的。这么大清早来送信,笃定有急事。几个先生都还没来了,崔元生怕耽误事,赶紧把他往东家宅子里带。

董玉湘早上起来,推窗往外一看,雨停得了,痕迹还在,院子里头枝零花残,一片狼藉,一望可知夜里雨下不小。他心里有丁不踏实,穿上衣服出来转转。幸好那年把院子修葺修葺,不然,这么大雨,非有落头墙倒屋塌不可。明园没住人,只有看门老公俩个,是董玉湘最不放心的。走到明园门口,看见胡二带张二牛在墙根通阴沟,他朝院子里张一眼,果然看见二门前天井里头全汪水。

胡二害怕东家责备,连忙辩解说:“水太大了,院子里头淹得好几处。我跟二牛忙的呀,这一夜,几乎连枕头都没捞到靠。”

董玉湘问道:“仓房、库房进没进水?”

胡二说:“那还能进水哇?我们连夜打好几道堰,防死死的,你尽管放心。这块丁个,一阵也通得了。不碍事,淹不着。”

听说仓库没进水,董玉湘心放下来,交待几句,掉头往回走。路过和园,见老七穿戴整齐匆匆出来,他惊讶地问:“哎,你怎一大早起来了?急匆匆的,上哪去哇?”

“今夜雨大,我不放心,上盐坨去看看。”

他这一答,令董玉湘心头一喜:老七到底懂得顾家了!于是他连忙说:“这是正事。你赶紧过去看看吧。”

“我马都备好了。”老七得意一笑。

董玉湘心里感动,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。乔三牵一匹枣红马、一匹大黑马,在大门口前候着。老七接过缰绳,站到上马石上,预备上马,迎面看见崔元生带个人从巷口外头跑进来,劈头喝道:“站着。什么事,大清早鬼急慌忙的?”

崔元生叫送信的把信呈上来。老七接过来一看,顿如五雷轰顶,失声惊叫:“完了,这下完了。”

董玉湘见老七脸色陡变,晓得出大事了,伸手把信抢过来,颤巍巍展开来一看,只见上边写道:

 

“启禀四先生:

昨夜陡降大雨,恒泰新垣油布滑落,致雨水灌入,垣盐损毁过半。小的失察,罪该万死,听凭四先生发落。

另,老垣无恙,勿虑。

戴罪小人叶怀义顿首。”

 

董玉湘看罢,不由大惊失色,忍不住骂起来:“这混帐东西,这不作死么,啊?”

“这狗日的,我扒他皮!”老七挥起拳头,朝墙上恶狠狠捶一下子,撩起大褂前襟,往腰带里一塞,扳住马鞍子,骗腿就要上马。

董玉湘从后头一把拽住他:“你莫去了。叫唐先生去吧!”

“不碍事,我有分寸。”老七晓得四哥怕他真去扒叶三皮,撂下一句话,飞身跳上马背,脚后跟往马肚子上一磕,枣红马滴溜溜窜出去了。

送信的跟后头喊:“城外全淹得了,骑马过不去,坐我船走吧!我划的双桨快船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