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四十七章(2)  

2015-01-17 20:04:09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个八月节过得最快活的,还数赵家。打从初一开始,赵家就跟忙喜事似的置办起过节东西了。赵瑞瑄关照儿子,请东门外苗家班来唱戏,十三到十五连唱三天,把二老太爷、三老太爷、四老太爷全家都请来听戏。赵圣晴在兴头上,说:“扬州三喜班在沭阳钱家唱堂哩,还请什么苗家班哇?干脆把老费请来!”

赵瑞瑄问道:“他家台柱子,是不跟董家老七要好那个?”

赵圣晴嘴一撇:“徐梅香跟老费早散伙了。人家这番在上海滩大戏台子上头唱戏,红着哩。哪还肯往我们这些乡下落头跑哇?”

赵瑞瑄顿时兴味索然,说:“那班人,也就这青衣唱的还入丁耳。他不在里头,还请他们做么哇?老费那戏,比老苗强不到哪块去,还花钱费钞的。”

三喜班是扬州大码头来的,价钱比土生土长的苗家班自然要贵丁个。老头子舍不得,赵圣晴也就不再违拗,最终还是请了苗家班。苗家班倒也有苗家班的好处,从前在赵家唱过堂会,人头熟,地头也熟,做起事来顺风顺水,倒让赵圣晴省不少心。

十二那天,远道的三老太爷赵瑞琮就拖儿带女先过来了。他来家过节的,手下那些先生、门客一概不带,只带了贴身侍候老太奶奶、小姐的丫头仆妇,还有他跟少爷的跟班,杂各里总十来个人,坐一条大客船,从北水关进城,晃晃悠悠停泊在三道桥西桥爪子石阶旁边。赵圣晴跟四老太爷赵瑞玘早在那块恭候多时了。看见三老太爷下船,叔侄俩赶紧迎上去,欢天喜地把他们接回家。

赵瑞瑄跟二老太爷瑞珏在家里候着。老弟兄四个见面,格外亲热,当下就在花厅摆下酒席,一头喝酒,一头叙话。家宴图个热闹,没得内外之别,男女老少全聚在一起,开了好几桌。晚一辈小弟兄里头,赵圣晴跟他们年龄悬殊十好几岁,不愿意带他们玩,硬挤到长班桌子上来,说要替他们倒酒。

赵瑞琮抢过酒壶说:“洞天哪,你虽说辈份小,在老宅子里头,你可是当家人呐,哪能叫你倒酒哇?再说了,晋元这杆旗子,能在我们元字店盐号升起来,你运筹帷幄,功不可没,算得上赵家最大的大功臣呐!按照有功者当赏这说法,除去你大不动窝而外,我们这老弟兄三个,都该跟你敬杯酒才对哩。”

赵瑞玘跟着附和说:“我二哥说对哩。贤侄哪,说句不中听话,当初真没看出来你竟有这么大本事,不光能看家守业,还这样老谋深算,真真是个智多星哩。都怪我眼拙,有眼识不得金镶玉。那番我大哥叫你接手管盐号子,我还说过不少歪怪话了。没想到冰寒于水,青出于蓝哪!你真正算得上我们赵家千里驹哩。小爷要好好跟你喝两杯子。”

赵瑞珏木讷,端着酒杯朝赵圣晴戆笑。

赵圣晴心里跟灌进蜜似的高兴,连忙站起来,诚惶诚恐跟几个老太爷说:“弄成这事,全靠你们几位老长班出力,我哪谈得上有什么功劳哇?跑跑腿、出出主意,这都该当的。今天请你们老一班来家聚聚,一来过节,二来正好有事要商量。这晋元旗帜树起来了,下头得有人哪,办事得有规矩哇。这些事,都要等你们老长班定下来哩。”

赵瑞瑄拦住他说:“今天替你三爷接风,说这些事做么的哇?过节哩!大家高高兴兴喝酒、看戏,莫谈生意上事情,扫兴。来,各人先把门面酒喝得了。照规矩喝,三杯子,一杯不能少。”说罢,端着酒杯站起来,朝女眷桌上也晃晃:“今天过节,各人都要尽兴哇。来,干。”

门面酒干过,热菜上来了。赵家规矩,头一道菜,照例是能看不能吃的木鱼。木鱼上来过后,才接着上酥蒸鸡、过油肉之类主菜。赵家虽说在板浦街已经传下来四五代人了,吃食口味却还没得多大变化,家宴菜肴还以山西菜为主。只有招待外人,才会上鱼翅、海参这类东西。家乡菜虽说不名贵,吃起来却蜜口香甜的。

自家人在一块喝酒,各人皆无拘无束。三杯下肚,赵瑞琮便放浪形骸,说起新浦街各种奇闻怪事来。新浦街才兴起来没几年,外来人口多,蛮子侉子各色口音都有,习俗更千差万别,五方杂处,难免闹出各种新闻故事。赵瑞琮说的绘声绘色,把满屋人听的捧腹大笑。

赵马氏抹着眼泪笑骂:“这死老三,一把年纪了,还这样好说。真是你到哪块,哪块就热闹哩。”

三老太奶奶说:“他呀,三斤半鸭子煮烂得了,剩下来两半斤,全是嘴。”

这句俏皮话,又把各人逗哈哈大笑。赵马氏差丁笑岔气,好不容易缓过来,指着他两人说:“你这老公俩个,真叫长三配丁四哩。一唱一和的,绝得了。”

各人说说笑笑,赵瑞琮最后又说到晋元上来:“哎呀,这晋元是个新潮公司哇。洞天贤侄,新潮公司就得按新潮规矩办。我们这些老朽,开个店,弄个铺子什么的,还将就。哪晓得新潮公司有些什么章程哇?你说要请教我们,这是你懂事,敬重我们。我看哪,这些事,还是你拿主意好。”

赵圣晴脸喝通红,把脸转向赵瑞玘:“我四爷在上海滩当过买办,见过大世面。对这些新潮东西,比我懂的多。是不是应该请我四爷出马,来主持公司大局更好哇?”

这话大大出乎赵瑞玘预料,连忙摇手说:“这话从何说起的?”

赵瑞琮也大感意外,转脸朝老大看看:“我大哥哇,这,你说呢?”

赵瑞瑄不耐烦说:“喝酒,听戏。”

酒席从一点来钟开始的,一直喝到天近黄昏。几桌席,小鬏那两桌散的最早,一个钟头没支,皆跑出去玩了。到三点多钟,戏台那边锣鼓家伙响起来,女眷也坐不住了,纷纷跑去看戏。只剩下当中老弟兄这一桌,喝的昏天黑地,五个人醉倒两对半。

第二天,赵圣晴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。洗漱过,到上房问安,看见他大跟他三爷已经坐在前厅吃烟喝茶了。他三爷问他:“昨晚戏好不好看?”

赵圣晴蹙着眉头说:“根本没看。顶这会,头还疼哩。”

“呵呵,昨天都喝不少子。”赵瑞琮笑起来,“一大家人坐一起,难得哇。不少年没这样聚过了。从前还是我大在那会子聚过。往后过年过节,都是各家忙各家的。前年我大嫂子过五十大寿,我都没捞到来讨碗寿面吃吃。欸!今年多亏我大哥,把我们几家团搁一起,多热闹哇!”

说过几句闲话,赵瑞瑄吩咐赵圣晴:“你先去吃饭。一阵你二爷、四爷过来,你再过来说话。”

赵圣晴答应着去了。吃过早点,跟王桂芹交待几样家务事,提着烟袋奔上房来。老弟兄四个都到齐了。吴振宁跟老邵等几个坐办,也规规矩矩在板壁下头坐着。赵圣晴进来朝他们看看,打个招呼,挨在四爷旁边坐下来。

赵瑞瑄说:“这阵人都齐了,你们想说什么的,尽管说吧。老吴他们也不是外人,用不着遮遮藏藏的。”

赵瑞琮说:“我们花这么多心思,好不容易把八卦滩弄过来,下一步,就得好好经营,千万莫让人董家看笑话。我还是那句话,晋元公司跟盐号不一样,公司得有公司章程。董家那会,人家有董事会,有总办,有会办,下头还有一大帮协办、伙计。这些规矩,我看还得照着办。”

他这提议,立刻得到大家支持。各人开始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董事会,自然由股东组成。他们收购恒泰股票时候,朝钱庄借过不少钱。这些人要不要进董事会?经过反复讨论,大家达成一致看法:钱庄不进董事会。理由是,钱是赵家跟他们借的,只能算借贷,不能算入股。既然不算入股,就不能算股东,自然也就当不上董事。这样算下来,股东只有他们赵家几个弟兄,外加在这件事上出力最多的杨若霖,也就是那个号称“杨公子”的杨润。若霖是他本名,“润”和“春雨”,都是他从本名中化出来的假名假字。他跟赵家事先谈好的报酬,是要新公司一成干股。他说了,将来决不参与公司事务,赵家也不用管他这些干股往后怎法处置。赵家答应了。如今事情办妥了,杨若霖便成了晋元公司唯一一个外姓股东。既然九成股东都是赵家人,那就好办了。兄弟几个共同推举老大当董事长,总办也顺理成章落到赵圣晴头上。

各人皆以为这样办千妥万妥了,不料赵圣晴却说:“总办这差事我干不了。我举荐一个人,你们看中不中?”

见各人一起睁大眼盯着他,赵圣晴徐徐吐出一个名字:“姜家老六,马脸秀才姜荣。”

赵圣晴蹙着眉头说:“根本没看。顶这会,头还疼哩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