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皋堂

诗云: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外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卦滩-第四十八章(2)  

2015-02-19 08:04:12|  分类: (长)八卦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没过几天,板浦街北门外走来一队人马,打头的是一挂蓝呢轿车,紧跟着是一挂满载的马车,头后跟着几个戈什哈,皆骑着高头大马。这一行人,打北门楼下头鱼贯而入,顺着西河沿大街,直哧走到赵家门口。前头轿车停下来,打车辕上跳下一个跟班的,走到轿厢跟前,打起帘子。一个中年汉子从轿厢里头钻出来。这人头戴黑瓜皮帽,身穿一袭铁灰色长袍,外罩一件团寿纹黑马褂,扶着跟班的肩膀拐子,缓缓走下车。等他头抬起来,这才看清他鼻子上头竟夹着两块眼镜片子,格外显眼。

“大爷回来了?”赵家看门的江老二朝这边睃一眼,惊喜地叫一声,连滚带爬跑过来请安。回头吩咐门上家丁,赶快往里头报信。

“江二爷哇,身板还不错嘛。”戴眼镜这人正是赵圣时,他伸手扶起江老二,仰脸朝大门两边望望。见街上有人停下来,赵圣时冲他们点头笑笑,抬脚走上自家门台石。

“托大爷福,还将就过。”江老二跟在赵圣时后头,殷勤地替他掸拂袍褂上的尘土。

穿过垂花门,赵圣时走进院子。将下台阶,前来迎接他的人,就纷纷从二门里头涌出来。跑在顶前头的,是他两个妹妹,淑芬、淑芳,后头跟着三弟圣晴,再后头是他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少爷,后头跟一堆下人、老妈子,一个个欢天喜地笑脸相迎。在这些人簇拥下,赵圣时直哧走进上房。赵瑞瑄老公俩个,站在堂屋门口迎接他。赵圣时规矩规矩给父亲和继母行了跪拜礼,转身又给庶母唐小娥请了安,这才在板壁下头坐下来,说起这段时间的行状。

他说话时候,二妹淑芳一直好奇地盯着他的夹鼻眼镜。等他停下来装烟,淑芬忍不住伸手去拨弄他眼镜上那条黑带子,差丁把眼镜弄掉下来。赵瑞瑄朝她一瞪眼,吓得她赶紧把手缩回去。

赵圣晴趁机往外撵她们:“去去去,我们谈正事了。”

唐小娥见状,乖觉地把两个闺女拉出去。

赵瑞瑄嗔怪道:“慌什么哇,先给你大哥歇口气的呀。”

“不碍事,我不累哦。”赵圣时说着,却先叫人把礼物抬进来。跟班的出去,吆喝戈什哈把车上箱笼一件一件抬进院子。赵圣时站起来,躬身对父亲说:“现起意来的,没来得及置办什么礼物。这些东西,都是我老师久香先生在赣榆替我预备的。他怕我空手回来,没法见人哩。”

赵瑞瑄直咂嘴:“啧啧啧,这怎说的?等你回去,替我好好谢谢久香先生。”

久香是许鼎霖的字。许鼎霖家在赣榆县城南。当年张謇在赣榆选青书院讲学时候,跟许鼎霖交谊深厚,赵圣时、姜荣等人在选青书院念书期间,皆师事之。许鼎霖聪慧过人,尤其善辩。其父许恩普是县城青口镇的名流,喜欢打抱不平,得罪过不少人,人送外号叫“许四坏瓜”。许鼎霖参加乡试其间,适逢其父蒙冤下狱。主考官受人怂恿,故意刁难他说:“许鼎霖,我已查明,你是赣榆县臭名昭著的许四坏瓜之子。俗话说,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养儿会打洞。你这种人,哪能参加乡试呢?”许鼎霖镇定自若说:“所谓‘坏瓜’,那是别有用心人强加给家父的,算什么数哇?再说了,‘瓜坏者,其籽(子)不坏’也,我为什么不能参加乡试呢?”主考官竟无言以对。这一科,许鼎霖高中亚元。他邀约同科举人,联名上书时任两江总督的左宗棠,为其父申辩,终于使其获释。许鼎霖中举后,先授内阁中书,后任秘鲁领事官,随后一路官运亨通。赵圣时自打光绪十九年跟随许鼎霖出使秘鲁,叨这位老师的光,不仅顺利走上仕途,还不断升迁。许鼎霖打秘鲁回国后,历任安徽盐运使、庐州知府、凤阳知府、芜湖道等职,其间把赵圣时擢升至寿州州同。光绪二十九年,许鼎霖从芜湖道转任浙江省洋务局总办,又替赵圣时保举了正五品的同知衔,调到浙江掌管文案。自从上海开埠以后,洋人在城北兴建了一座新城,筑起宽敞平坦的马路,盖起无数的花园洋房。朝中那些失意的官僚,为逃避官场尴尬,纷纷跑到上海滩,当个逍遥自在的寓公。江浙一带的官绅,也都欢在上海滩扎堆。许鼎霖到杭州任职以后,学老友张謇的样子,在上海滩十里洋场置办了一份家产,闲暇时候,从杭州回到上海,跟老朋友叙叙旧。有一回,他跟张謇闲聊,从张謇那块听说洋人看中宿迁一种砂土,打算高价收购去烧玻璃,便对张謇说:“宿迁离我老家赣榆不远,都在淮安府治下。不如我们上那块办个厂子,省得事事都让洋人抢先。”当下跟张謇一拍即合,又拉了合肥相国李鸿章的大公子李经方等人一起商议,皆愿意出钱出力,襄助这事。许鼎霖非常高兴,带上赵圣时等人,亲自赴宿迁考察。到了宿迁,收集了几包砂土样本,寄到大清驻比国使馆,请他们找比国化学家化验。考察结束后,许鼎霖顺道回老家省亲,也赏给赵圣时半个月假,叫他回家去看看。许鼎霖做事周密,思虑赵圣时空手回家不好看,专门安排家人替他预备下轿车跟礼物,让他风风光光回到家。想到儿子受人家这么多恩惠,赵瑞瑄怎法能不感激涕淋呢?

这时候,赵圣时的太太赵贾氏经过一番梳洗,能出来见人了,带上五岁的小闺女,匆匆从后头赶过来。看见大奶奶进来,赵马氏悄悄拉拉老头子袖子,朝大爷呶呶嘴。赵瑞瑄会意,赶忙吩咐赵圣时说:“你先回屋歇着去吧!”

赵圣时关照跟班的跟老管家李二把礼物交待清楚,带上两个少爷,携着太太小姐,兴高采烈往后头走去了。

听说赵圣时回乡省亲,当地官绅纷纷前来拜霭。州里的,学里的,盐司的,盐场的,整天络绎不绝。一时间,西河沿大街上车水马龙,冠盖如云。赵圣时足足应酬了三天,到第四天,才腾出丁空子来,会会从前的故交旧友。当年上赣榆念书求学的,拢共有六个人,号称“板浦六俊”。这六人当中,最年长的董玉清,中的也最高,跟先生张季直同科及第中进士,进了翰林院。满祺和朱治平先后去了南方。眼下留在板浦街的,就剩下姜荣跟程正磬这一对亲郎舅了。

老朋友见面,格外亲热。互相道过契阔,赵圣时也不回避程正磬,直截了当跟姜荣谈起三弟邀请他主持晋元公司的事情。程正磬听了大吃一惊,有心想要阻止,当着赵圣时的面,却不好开口,只得两眼直乐勾勾盯着姜荣,看他到底怎说。

赵圣时毕竟早有准备,说起来从容不迫。他先把姜荣这几年呕心沥血为八卦滩所做的事情大加一番赞赏,然后话锋一转,说你姜欣然做这些事情,旁人以为你是帮董家挣钱,实则你是替自己圆一场梦。他说话时候,姜荣一直吃烟不吱声。程正磬不吃烟,端着茶碗喝茶。

赵圣时说:“当初在赣榆那番子,我们这几个人里头,坦之得季直先生学问最多,故而他发的早,中的高。而你姜欣然,则最得季直先生个中三味。为什么这么说?只要看看我们这几个人里头,哪个跟季直先生所作所为最为契合,就一目了然了。季直先生以甲午状元之荣贵,视功名如粪土,毅然退出庙堂,返回桑梓,办纱厂,种桑麻,办书院,开学堂,十几年来乐此不疲。你姜欣然不去应试科举,一心一意回盐场开办八卦滩,走的不就是季直先生实业救国那条路么?以你这样聪慧,制艺上只消稍稍花丁工夫,怕不就早蟾宫折桂,金榜题名了?这些年,你封笔盖墨,举业不展,却整天泡在盐池子里头,引潮纳卤,推土扒盐,把自己弄咸齁齁的,图什么子的?不就是跟季直先生一样,怀抱一颗实业救国雄心,要一展其抱负么?如今八卦滩中途受挫,难道你会忍心看着它败落下去?舍弟虽然不才,是块朽木,不堪与俊杰为伍。然而其用心也是与人为善的,在实业上的想法,或许跟欣然兄异曲同工,都是为把盐场做的更好哩。在我们这海属地区,除去盐场,就数云台山的茶场,何许尚有可为之处。板浦临海而远山,自当以盐场为最可办之实业。欣然兄既然打定主意要弃科举而兴实业,何不扶舍弟一程,把八卦滩中兴之事做到底,既造福桑梓,又得偿夙愿呢?”

一番话,把姜荣说的心潮澎湃。他将要说话,程正磬抢先开口说:“如金兄,你晓不晓得令弟赵洞天,用什么手段把八卦滩弄到手的?”

如金是赵圣时的字。听程正磬这么责问,赵圣时脸一红,硬着头皮说:“这事我也听说过,舍弟做的确实有丁不妥当,对不起董家,尤其有负于子山。听说子山还为这事跑出去了,到顶今没回来?”

“晓得就好。”程正磬忿忿不平说,“这不伤阴鸷哇?”

赵圣时不朝他看,转脸对姜荣说:“等你见着子山,帮我跟他道个歉。这事,事先我一丁丁皆不晓得。我要晓得,非拦着老三不可。”

姜荣撇撇嘴:“洞天兄长袖善舞哇。商场无父子,成王败寇,这怪不得哪个。”见赵圣时要发急,姜荣笑笑补充说:“他是他,你是你。”

两个丫头各端一大盘果子进来,放到桌上。赵圣时拿起一个梨,塞到程正磬手上说:“玉鸣兄,这是海州有名的古庵梨,你尝尝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